腎細胞癌的腫瘤內基因異質性與其在預後上的重要性
Intratumoral Heterogeneity of DNA Content in Renal Cell Carcinoma and Its Prognostic Significance


出處: CANCER
作者:Jose L. Ruiz-Cerda, Migual Hernandez, Amparo Sempere, J. Enrique O'Connor, Bruce F. Kimler, Fernando Jimenez-Cruz
譯者: 楊智傑






一、前言:
一般而言,對於癌症的預後評估,偵測一群細胞含有不正常DNA的比例和特性具有提供癌症預後指標的價值。並能彌補傳統組織病理來評估預後的不足,然而,對於腎細胞癌,這樣的的預測指標尚未得到廣泛的認同。
實質腫瘤含有多樣性的細胞分群,其特徵為染色體基因的不穩定性造成的基因異質化。我們已在許多癌症腫瘤內發現存在著基因異質性,其中也包括腎細胞癌。
DNA分析不僅受到分析工具的影響,也取決於分析的標本,此因自腫瘤取出的標本不一定具有代表性。因此取樣的精確度與樣本數量決定了DNA分析是否能正確的解釋臨床表現。但就另一方面而言,DNA異質性也許不僅能提供腫瘤的特性(如腫瘤的成長模式),也許真的能解釋腫瘤在臨床上表現的行為。
因此,我們需要對腫瘤內基因的異質性作進一步的研究,並驗證DNA量測分法的穩定性與其結果所能提供的預後價值。

二、方法:
自1969年7月至1997年3月,共370位病人在本院因腎細胞癌接受腎切除術與淋巴節切除術,而這些病人並未做化學或放射線的輔助治療。總共有211個腫瘤以流動細胞計數法來研究其基因異質性。 我們選擇了124個腫瘤,分別來自於66位男性(61%)與48位女性(39%),年齡分佈在26歲至77歲之間。
病理學方面,腫瘤依據國際認定的標準來進行TNM分期。
DNA分析方面,所有標本皆以福馬林或石臘封存,所有的標本皆是隨機的自手術中取得。另一方面,我們也取了正常的腎皮質組織作對照組
所有的結果以卡方檢定與線性回歸進行分析,並以P=0.05作為統計差異的判別水平,所有的統計分析以SPSS軟體進行。

三、結果:
在124個腫瘤標本中,83個(67%)來自石臘標本,41個來自(33%)來自新鮮的標本,我們共取了372個樣本,其中有228個(60%)有雙倍體DI,144個(40%)有非雙倍體DI,在DNA均質性方面,124個有61個(49%)為雙倍體,63個(51%)為非雙倍體,而在後者中,有36個(29%)整個樣本全為均質性,27個樣本(22%)為非均質性。在63個非常數染色體腫瘤中,有50個被正確的偵測,其餘的13個則必須配合之前的樣本綜合判定才能偵測,這影響了26%的偵測比率。明顯的,對單一腫瘤取的樣本數越多,所能偵測到的非常數染色體比率也越高。
在所有樣本中,DNA的一致性相當高,琠w性為83%。
在病理變化與DNA模式的相關性方面,我們檢定了腫瘤的分期,大小,級數,與組織學的變化,其中只有腫瘤的分期與級數明顯的與DNA的倍體數有關。
在預後評估方面,結果發現只有腫瘤樣本為非雙倍體數的組別能勉強提供獨立的預後因子(p=0.03)
關鍵問題是要如何例用DNA分析的結果來評估預後呢?我們將所有的病人按照腫瘤的分期分為三群進行世代分析,這三群分別代表癌症的前中末期,對於末期癌症的組別,DNA分析不具有任何意義,因為這群病人的預後約僅6個月左右。然而對於前期與中期的組別則有差異(P<0.001),在癌症前期的組別裡,21位病人中有17位找不到任何DNA 非常數染色體的證據,其存活率也很高(5年存活率97%,10年存活率88%),但其餘發現有DNA 非常數染色體的癌症前期病人,其5年存活率僅65%。相同的,對於癌症中期的組別也有同樣的結果,沒有發現DNA 非常數染色體與有發現的組別其5年存活率分別為77%與42%。

四、結論:
過去十年來已有許多文獻探討腎細胞癌的DNA分析,而DI的預後價值也仔細的評估。研究發現如果病人的腫瘤細胞有非常數染色體 DNA則其預後也較差。然而我們也發現,在同一個腫瘤中也存在著不同的DNA倍體模式,因此,DNA倍體檢定方法的信賴度和穩定性,與倍體模式和腫瘤的行為模式的相關性。皆是重要的研究課題。我們的研究結果指出,對於單一的腫瘤,以流動細胞計數法來偵測DNA的倍體模式具有再現性與穩定性。然而,對於非雙倍體腫瘤細胞的偵測,較多的樣本才能得到較精確的結果。同時,腫瘤細胞常表現DNA的異質性,對於這樣的表現有兩種假說,一是認為在腫瘤發展的初期,臨近不同區域的細胞同時增生,最後合併為單一的腫瘤表現,另一種說法則是同一種細胞經過分化再發展成不同的細胞, 這兩種說法皆尚未定論,但DNA的異質性檢定容易受到取樣方法和分析技術的影響,我們的研究顯示DNA異質性和病理的發現沒有明顯的關聯,也無法找到一個參數能作為獨立的預後因子。這些結果顯示腫瘤內的DNA異質性在臨床上的真正意義仍有待研究,而我們也強調單一的標本會導致DNA倍體數的判定錯誤率大增。這顯示了DNA異質性也許是腎細胞癌的天生特性,同時也否定了其作為預後因子的價值。

登錄時間:89年2月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