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頁

有關健康專題的文章

作者負責網路醫療諮詢的問答整理

兒科相關新聞

醫療與衛生的相關評論文章

醫院與醫學教育的相關文章

評論網路流言與錯誤健康醫療觀念

醫學最新發展與消息

兒科專業非同步網路教學

來自網友對於本站的批評

記父親行誼

對於母親的思念

一、凡經行政院衛生署「健康資訊網站評獎活動」獲評為「優良健康資訊網站」者,並於93-94年連續獲選優良健康資訊網,得於獲獎網站首頁張貼「93-95年優良健康資訊網站標章」。  二、本標章係行政院衛生署頒予「93-95年度健康資訊網站評獎活動」獲獎網站之網路辨識標記,旨在表揚與彰顯獲獎網站優異之健康資訊內容與網站服務,並提供民眾在搜尋健康資訊時有所依循。然因健康資訊的日新月異,故衛生署無法對張貼本標章之網站所提供資訊之正確性與完整性時時刻刻負責。因此對於網站所刊載的內容,以及衍生的法律訴訟問題,概由網站經營者自行負責;而民眾對於網站內醫療、衛生保健等相關資訊,仍應與專業人員當面討論,以保障自身權益。  三、本標章之著作權屬行政院衛生署所有,主要提供「93-95年度健康資訊網站評獎活動」獲獎網站張貼於網站供民眾辨識之用,非經本署同意,任何網站不得私自下載與使用。

最新著作

回上一頁

走過共同筆記與臨床教學

作者:台大醫院小兒部李秉穎醫師

本文刊登於醫學教育 2001; 4(4): 506-8

建立:2001.03.18

筆者擔任台大醫院小兒部主治醫師已經有十年的時間,平時的工作雖然一直與教學有關,但是具有「真正教師身分」的時間卻只有一年。謹藉此文敘述一下在這十年的臨床教學過程中,曾經進入思緒的相關感想。
 
從共同筆記談起
 
共同筆記的爭議由來已久,老師有反對的意見,也有贊成的意見。筆者學生時代的那一屆台大醫學系,就是全班動員開始作共同筆記的第一屆。現在我們都已經變成老師,對於共同筆記或許有著比較多的感觸。


共同筆記的出現,主要是為了應付那過度緊張的臨床醫學大堂課程。這些課程的老師大多使用幻燈片教學,出現的場景是在一片漆黑之中,學生必須拿筆寫字、拿筆型手電筒看字寫在哪裡、拿望遠鏡看遠處的幻燈片,所以兩隻手必須做三件事。此外,這種教學不像傳統在黑板寫字的教法,利用幻燈片教學可以在很短的時間裡面說出大量的知識,所以學生往往無法跟上老師的進度,筆記上面通常都是斷簡殘編,也充滿了各種錯誤。共同筆記的好處,是它可以集中每一位同學的力量,把老師講授的內容儘量忠實地記錄下來。


很多人反對共同筆記,是因為學生的共同筆記常常有錯誤。共同筆記的好壞,當然與負責同學的用心有關。但是大體而言,共同筆記總是比那種亂成一團的個人筆記可靠。其實,如果因為有錯誤而反對共同筆記,那老師應該去校正它的錯誤。我想,個人的筆記錯誤更多得多,老師反而沒有能力去一一修正。老師的責任應該是把正確的上課內容傳授給學生,而不只是去放很多幻燈片而已。
 
中文化的醫學
 
台灣學生的英文讀寫能力,總是不如中文。要去看一頁英文,所花的時間大概可以看完相同內容中文的好幾頁。如果老師上課時都準備了詳細的中文講義,而且不是那種拼湊了很多教科書圖例的講義,或者老師寫出包含了自己的經驗與智慧的中文教科書,那麼,反對共同筆記是有理的。問題是我們仍然缺乏理想的中文教科書。


有人認為英文讀寫能力對於醫學這門科學算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所以多看英文教科書或論文,還是對學生有幫助。但是根據筆者以前的經驗,看英文教科書不但吃力而且有事倍功半的感覺。厚厚的教科書其實應該當作參考書,相信科內的同事也沒有一位讀完小兒科的聖經教科書。我們還必須考慮到,我們隨時都可以練習英文,是否需要為了練習英文而讓我們的學生付出更多的時間學習?我們也需要考慮到,我們所教出去的學生大多會從事臨床醫療,英文的好壞並不太重要,重要的是他們醫術的好壞。


此外,只看那些國外的教科書,可能永遠不會了解本土的情形。以小兒科而言,我們常常講的「厭奶期」、「夏季熱」、「生理性黃疸」、「蠶豆症」、「日本腦炎」等情形,有的在教科書上面根本沒有,有的則是稍微帶過。這些東西都需要靠中文教科書或我們的老師,才能作出正確的闡述。
 
學生為什麼不來上課
 
另外一個反對共同筆記的理由是,學生會偷懶,不再寫筆記,甚至不來上課。所有學生都必須了解,聽老師講課是可以增進學習效果的。但是如果沒有共同筆記,我相信那些會蹺課的學生大部分還是會蹺課,因為他們可以去影印同學的筆記。如果學生不上課,只念共同筆記還是能得到老師所傳授的知識,那麼老師授課的目的也達到了,何必在乎蹺課的同學太多?學生失去上課所能得到的學習效果,那是學生自己的損失。在學生時代就常常有一個感想,老師上課講一個小時,往往會比看三小時的英文教科書還有用。時至今日,一直駐留在筆者腦海中的,不是學生時代所念書籍的內容,而是李明濱教授所說的JOMAC、宋瑞樓教授講B型肝炎的情景、侯書文教授說發炎反應很「笨」的過程。
 
啟發與填鴨並重
 
目前的醫學教育十分重視啟發,也十分強調學生應該能夠主動學習。筆者認為啟發是很重要的一種教學手段,但是我們應該記得,醫學知識的本質有很多是需要強記的。回想一下學生時代的我們,不也是需要抓破頭去背那很多特殊的專有名詞與特殊疾病的所有症狀。這些醫學知識的建立,常常跟啟發無關,而是要求學生必須有歸納、整理、記憶的能力。學生在記憶這些繁複知識的時候,還是需要老師幫助。例如,列出一大堆參考文獻與教科書的名字讓學生自己去看,這可以說是啟發式的主動學習,其名稱既冠冕堂皇又合乎時代潮流。但是如果沒有老師幫忙組織一下重點,學生所面對的將是一堆沒有頭緒的知識而不知所措。


又例如我們知道兒童非典型肺炎的處理方式,因為其中大約有一半是黴漿菌或披衣菌所引起的,巨分子抗生素 (macrolide antibiotic) 應該是首選用藥。如果要學生自行去唸書,我相信學生在看完教科書中所有有關肺炎的章節以後,還是不知道該如何處理在門診看到的一位肺炎兒童。在這裡我們所「填鴨」的不只是一些生硬的知識,而是老師多年的心得,而這些心得,是無法馬上經由「啟發」習得的。或許學生終究會經由「啟發」而習得老師所知道的,但是在這期間,可能有一些病人的正確處置受到延誤、有些病人被使用了不該使用的抗生素。
 
教學與研究、服務的互斥性
 
臨床醫學的教學與基礎醫學有一個相當不同的地方,就是擔任臨床教學工作的醫師除了需要教學以外,還需要付出很多心力在服務病人與進行研究等工作上。教學、服務與研究並稱為醫學中心的三大任務,但是其中常常出現互相衝突的矛盾。在目前的情形下,有些醫師可能最注重個人的服務績效,所以不會有太多時間從事研究與教學,其收穫是金錢上的;有些醫師可能最注重個人在研究上的成就,所以不會有太多時間從事於服務與教學,其收穫是學術上的,那會表現在教師升等的考核;有些醫師認真地從事教學,可以花在研究與服務的時間就會減少,其收穫是精神上的,一般這種收穫不會表現在實質的層面中。


我們無法期待所有臨床醫師,都能夠抱著不計收穫的教學態度。所以如何在教學、研究與服務之間取得平衡點,是鼓勵臨床醫師認真從事教學的前提要務。筆者曾經對住院醫師做過問卷調查,要求他們寫出教師升等的時候,三大考核要素在他們心目中理想的比例。結果這些答案的中位值是:教學40%、研究30%、服務30%。這些答案的結果,與目前以研究為最重要考慮因素的制度顯然有所不同。其實我們應該思考一下,我們講的是教師升等,而教師就是要去教學的老師。筆者在這次問卷調查中,也讓住院醫師回答他們認為哪一級的教師對他們幫助最大。結果第一名是副教授/助理教授,第二名是講師,第三名才是教授。這個結果正告訴著我們,教師職等與教學滿意度並沒有正比關係。這個結果也質問著我們,我們對於目前的教學體制有沒有客觀的評量與檢討的措施?我們有沒有積極地鼓勵教學?
 
放棄教師的優越感
 
最近寫過一篇文章,筆者認為在目前的教學體制下,可以讓一位老師持續教學熱忱的原動力,最有效的是去當一個亦師亦友的老師。在傳統的觀念裡面,老師總是學生的長輩,所以老師可以去電學生、罵學生不用功。在這裡面其實包含了很多以師為尊的優越感,因為老師與學生是不同輩分的兩種東西,而長輩對於後輩的無知是應該感到不滿,甚至是憤怒。如果老師將學生當成自己的同輩,或更進一步當成是自己的朋友,那麼當學生回答不出問題的時候,我們是不會去罵朋友的,我們應該會跟朋友解釋事情的真相;當學生站在一旁的時候,我們也不會視若無賭,我們會去說明病人的病情。


實際上要老師完全放棄優越感與輩分的觀念,是一件很困難的事。不過,時間的推移終將淡化老師與學生間的差距。有一天學生的學問可能會超越老師,學生所專精的醫療也可能是老師所不懂的。現在自覺優越的老師,以前其實都是笨笨的學生。當老師發怒起來想要罵學生的時候,必須想一下自己以前當學生時笨笨的樣子,想一下自己以前被電的糗樣子,這樣就會了解為什麼學生們看起來總是笨笨的。這時候我們也會想起,教師是用來教人的,不是用來罵人的;學生是喜歡被教的,他們不喜歡被罵。

下一頁
本站提供的健康資訊為一般性的參考資料,生病時應該讓醫師親自診視才能得到最適當的醫療。

網站外觀改版:2003.10.01

Copyright(C) 台大醫院小兒部李秉穎醫師
上次更新:2014年05月19日
台灣健康資訊網

(TMN) Since June 09, 2002

 

No. of page hits since March 22, 2012

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