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頁

有關健康專題的文章

作者負責網路醫療諮詢的問答整理

兒科相關新聞

醫療與衛生的相關評論文章

醫院與醫學教育的相關文章

評論網路流言與錯誤健康醫療觀念

醫學最新發展與消息

兒科專業非同步網路教學

來自網友對於本站的批評

記父親行誼

對於母親的思念

一、凡經行政院衛生署「健康資訊網站評獎活動」獲評為「優良健康資訊網站」者,並於93-94年連續獲選優良健康資訊網,得於獲獎網站首頁張貼「93-95年優良健康資訊網站標章」。  二、本標章係行政院衛生署頒予「93-95年度健康資訊網站評獎活動」獲獎網站之網路辨識標記,旨在表揚與彰顯獲獎網站優異之健康資訊內容與網站服務,並提供民眾在搜尋健康資訊時有所依循。然因健康資訊的日新月異,故衛生署無法對張貼本標章之網站所提供資訊之正確性與完整性時時刻刻負責。因此對於網站所刊載的內容,以及衍生的法律訴訟問題,概由網站經營者自行負責;而民眾對於網站內醫療、衛生保健等相關資訊,仍應與專業人員當面討論,以保障自身權益。  三、本標章之著作權屬行政院衛生署所有,主要提供「93-95年度健康資訊網站評獎活動」獲獎網站張貼於網站供民眾辨識之用,非經本署同意,任何網站不得私自下載與使用。

最新著作

回上一頁

台大愛錢!

作者:台大醫院小兒部李秉穎醫師

本文刊登於景福醫訊:2000; 17:12-14

建立:2000.05.31

去年的某一天,報紙上出現了斗大的標題:「台大愛錢!」。相信這一條新聞一定讓所有台大人的內心為之一震,趕快去看台大人又做出什麼見不得人的事了,又是某紅包事件嗎?仔細一看,原來這一條新聞的內容是說,台大醫院都不釋出慢性病連續處方簽,衛生署的長官於是認為,這一定是因為台大醫師都很在乎病人每一次回診的診察費,為了增加個人的收入,所以故意不釋出連續處方簽。於是,我們找到健保局入不敷出的原因之一了:台大愛錢?而發言的長官,不但是台大人之一,也曾經是台大醫院的一份子。


仔細想一下,其實幾乎所有人都愛錢,筆者也相信所有的台大人都愛錢,否則我們所實施的績效獎金制度,就不會有任何激勵作用。所以那個觸目驚心的標題內容,或許並沒有什麼不對。問題是我們必須自我反省,為什麼新聞媒體要把這句話弄成版面上的頭條新聞?為什麼我們的長官要指責我們貪圖回診的診察費,而使健保局的負擔加重?


比起其他醫院的醫師,台大醫院的醫師應該是相對地比較不愛錢的。記得幾年前報紙上曾經報導,台北市有市議員提出質詢,說某市立醫院醫師的薪水是台大醫院醫師薪水的一倍半,顯然不合理。這一位議員先生的質詢目的是說市立醫院醫師的薪水不合理地高,但是以公衛統計的學理而言,我覺得他引用的對照組醫師並非正常族群,所以其結論不能成立。


台大醫院醫師薪水不正常地低,所以這種比較會有bias。筆者教過的醫師到其他醫院任職以後,回來都會笑著說:我的薪水比老師高喔!也曾經被住院醫師笑過,某些醫院派來代訓的住院醫師,每月領的薪水比我們的主治醫師高。所以這一位議員先生忽略了很重要的一件事:作為對照的群組必須有代表性,而這是公衛老師曾經教過我們的。如果這一位議員先生用其他醫院的醫師作為對照組,相信就會得到市立醫院醫師的薪水是合理的結論。


翻閱一下從前留下的檔案記錄,民國八十五年快過年的時候,有某大報刊出一則應景新聞,裡面列出了各大醫院醫師的年終獎金與平均薪資,有些聳動地報導醫師酬勞的豐厚。其中提到台大醫師的年終獎金特別低(是最後一名),而且平時的薪水也是最低的(記得好像是跟三軍總醫院並列最後一名)。不過,該報記者特別提出解釋,說台大醫師比較容易接手很多研究計畫,這些研究的主持人費是台大醫師的主要收入之一,所以台大醫師還是願意留下來。


當時剛好要寄賀年卡,我就趁機對該報另一位我比較熟的記者發牢騷。我說台大醫師做研究都是基於學術上的興趣,這些研究大多是沒有酬勞的。以筆者而言,我們的計畫在申請了助理薪金以後,因為有人事費用百分比的限制,根本沒有空間容納主持人費。筆者倒是拿過兩年的主持人費,那是因為審查的委員是我們的師長,在師長的關照下衛生署主動要我們編列主持人費。而那些主持人費,只是每個月區區幾千元;筆者也沒有將之納入私囊,而把它們都充當實驗室的公費。因為讓人比較擔心的是研究沒有辦法進行下去,而不是薪水有沒有多出幾千元。


後來那位記者告訴我,他去跟那一位寫年終獎金文章的記者反映過我的說法。但是,他說那一位記者仍然頗不以為然,還是認為他所寫的就是事實。我想,是很少有人能夠理解這些有能力賺大錢的醫師,會為了金錢以外的原因留在一個單位。局外之人,是無法體會突破學術知識瓶頸的樂趣,無法了解幫助病人自疑難雜症中康復的成就感。大概,只有台大醫院的醫師能夠了解台大醫院的醫師吧。可惜的是,好像又不一定都是這樣。


人愛錢是必然的,台大醫院醫師只是不太在乎很多金錢,而且大部份也不喜歡看太多病人。以我本身而言,早上門診從九點看到下午一點多,每次總是步伐很重地去找午餐,這是一種折磨。如果去統計一下台大醫師平均的開藥天數,也一定高於其他醫師。我常常面對的問題是抗生素無法開超過七天,而有些細菌感染就需要連續服用抗生素十天以上;另一個常見問題是非慢性病就無法開超過七天的藥,所以總要確實地作出一個符合慢性病的診斷,以免病患頻繁地往復奔波。如果去統計一下台大醫師拒絕加號的比例,相信也是很高的,因為實在看不完。


那麼,台大醫院為什麼不釋出慢性處方簽?理由很簡單,因為電腦程式沒有配合做出相關的功能。公務機構要進行一項新的業務,常常需要耗費很多時日,這應該是所有在台大醫院做過事的人所知道的。如果沒有特殊的壓力,很多事情都可以緩一緩;當指責的聲音傳來的時候,電腦程式很快就改了。所以,問題的癥結不在於台大醫師愛不愛錢,而是有些事情被耽擱了。但是,我相信台大醫院的名聲或多或少已經受到損害。


在一般民眾心中,醫師愛錢本來就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因為愛錢所以不釋出慢性病連續處方簽這件事,可能也已經深入每一位閱報者的腦海中。一個單位的名聲是日積月累而來的,日積月累的內容就是這種斷續出現的資訊。雖然台大醫院在事後也作出澄清,但是我懷疑這種澄清是否能夠抹去每一位閱報者原先的印象。資訊的獲得常常有先入為主的傾向,所以我們會要求新聞媒體在發布某些要聞的時候,必須事先經過查證。


去年有一天搭乘火車返回台北,在半睡半醒之中聽到前面數排有一些人在聊天。談話的內容都是cloning、DNA、plasmid等一些科學用語,我當時在想,大概也是一些科技方面的同行吧。後來有人提到前年的腸病毒疫情,然後有人回應說:聽說前年的腸病毒疫情之所以會有很多死亡病例,都是因為小兒科醫師開了什麼藥。然後我等著更正的說法,卻只聽到那群人當中出現附和的聲音。


前年腸病毒疫情發生的時候,流行病學調查發現有些兒童使用了阿斯匹靈,主持調查的專家認為此事極為重要,所以發布新聞指出在小孩使用阿斯匹靈的不當。那一條新聞的內容並未說使用阿斯匹靈導致死亡,只是在提醒所有醫師正確的用藥。無奈的是,新聞標題給人的印象就是阿司匹靈導致腸病毒病例死亡。閱報者必須具有相當的醫學知識,又曾經仔細檢視過新聞的內容,才會發覺該新聞的真正含意。


其實在腸病毒的死亡病例之中,只有一小部份使用過阿斯匹靈,在對照的腸病毒感染輕症病例也有部份使用過,無法推論使用阿斯匹靈導致死亡。而且,該新聞也並未指出開藥的醫師都是小兒科醫師。在出現一片爭論以後,筆者還曾經以兒科醫學會新聞稿的方式澄清阿斯匹靈的使用,也再度強調腸病毒死亡與阿斯匹靈無關。


從腸病毒這一件事,我們可以看出什麼叫做先入為主,我們也可以知道斗大的標題常常就是進入閱報者腦海中的東西,很多人並不會用心去看詳細的內容。當阿斯匹靈新聞以頭版頭條的方式呈現以後,絕大部份的人都認為找到腸病毒致死的原因了,事後澄清的效果十分有限。即使是懂得DNA的高級知識份子,仍然會有這種錯誤的先入為主觀念,我們又怎能要求一般大眾?


台大愛錢這一件事,點出了台大的缺點,也讓我們有機會反省,應該更緊密地配合社會的脈動,不能一直沈醉在往日的令名之中、不能一直緩步而行。台大醫院的令名是無數前輩所共同創造的,這一代的我們還是應該繼續努力保有它,希望台大人永遠以台大為榮。

下一頁
本站提供的健康資訊為一般性的參考資料,生病時應該讓醫師親自診視才能得到最適當的醫療。

網站外觀改版:2003.10.01

Copyright(C) 台大醫院小兒部李秉穎醫師
上次更新:2014年05月19日
台灣健康資訊網

(TMN) Since June 09, 2002

 

No. of page hits since March 22, 2012

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