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頁

有關健康專題的文章

作者負責網路醫療諮詢的問答整理

兒科相關新聞

醫療與衛生的相關評論文章

醫院與醫學教育的相關文章

評論網路流言與錯誤健康醫療觀念

醫學最新發展與消息

兒科專業非同步網路教學

來自網友對於本站的批評

記父親行誼

對於母親的思念

一、凡經行政院衛生署「健康資訊網站評獎活動」獲評為「優良健康資訊網站」者,並於93-94年連續獲選優良健康資訊網,得於獲獎網站首頁張貼「93-95年優良健康資訊網站標章」。  二、本標章係行政院衛生署頒予「93-95年度健康資訊網站評獎活動」獲獎網站之網路辨識標記,旨在表揚與彰顯獲獎網站優異之健康資訊內容與網站服務,並提供民眾在搜尋健康資訊時有所依循。然因健康資訊的日新月異,故衛生署無法對張貼本標章之網站所提供資訊之正確性與完整性時時刻刻負責。因此對於網站所刊載的內容,以及衍生的法律訴訟問題,概由網站經營者自行負責;而民眾對於網站內醫療、衛生保健等相關資訊,仍應與專業人員當面討論,以保障自身權益。  三、本標章之著作權屬行政院衛生署所有,主要提供「93-95年度健康資訊網站評獎活動」獲獎網站張貼於網站供民眾辨識之用,非經本署同意,任何網站不得私自下載與使用。

最新著作

回上一頁

詠歎年輕 - 寫給台大醫院的年輕主治醫師們

作者:台大醫院小兒部李秉穎醫師

原文刊登於台大醫院院內刊物:楓城科技與研發報導, 1997年

建立:2000.01.22

最近,我的身分由臨床講師變成兼任副教授,雖然在薪水收入上沒有任何變動,但可能可以算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但是仔細想來,我的頭銜卻變得有一點複雜。目前教育部並不承認臨床教師制度,所以規定臨床講師不能升等為臨床副教授,他們 (包括我) 必須先依循兼任教師制度,提聘為副教授,經過一年以後,再正式報教育部升等為副教授;有了部定的副教授資格以後,才能改聘為臨床副教授。說起來有一點複雜,大致上的情形是對於有教職的主治醫師而言,每三年可以升一級;對於沒有正式教職的年輕主治醫師而言,在升等考核通過以後,必須先等一年才會拿到證書,然後再等六年 (亦即專任教師三年的兩倍),可以有資格升下一級,所以每升一級至少七年。如此算來,在以後有助理教授的制度之中,沒有正式教職的醫師由講師升到教授至少需要 7 X 3 = 21 年;如果其中有所耽誤 (例如論文出不來、服務考績被打不及格、教師身分沒有提報教育部等),則大概要到年屆退休之齡才可以升教授,真是活到老,升到老。


雖然臨床教師與兼任教師在目前的制度下並沒有什麼不同,它們都是無給職,升等的年資計算也是一樣的。但是無教職教師如果按照規矩來的話,每一次升等都需要一次升等為高一級的兼任教師,外加一次改聘為同一級的臨床教師。所以萬一能夠很順利地升到教授的階級,總共需要八次的升等或改聘考核,真是嚴謹而密集的考核。


這裡還有一個問題,目前的制度規定升等或改聘考核的時候,五年以內的論文才有效。無教職教師既然每升一級需要七年,前兩年的論文當然就無效了。所以,在升等考核萬一通過了以後,無教職教師應該休息兩年。在這一段時間可以多加休息,以儲備將來再出發的動力。如果還是認真地發表論文,就有一點可惜了。所以,無教職教師的升等是辛苦的,但還是很有人性地留下了一些休息的空間。


每年我都會申請國科會與衛生署的研究計畫,本來這些研究計畫都是由醫院負責督導,最近改由醫學院管理。醫學院的負責人員曾經打電話來查詢我的身分,問我是不是臨床副教授,我答稱不是。他有一點迷惑,又問我今年是不是已經通過提升副教授,我說是的;他又問那我有沒有改聘過臨床教師,我說有;於是,他滿意地說了解了。不過我還不太了解,這兩件事加起來並不等於臨床副教授。


雖然我以前曾經改聘過臨床教師,但是我已經突然地失去這個名稱,也就是說三年前我曾經經歷提論文、印資料、接受面試等等審核的工作,然後改聘成臨床講師,這一切工作都是徒然。明年,我必須再來一次,才能被稱為臨床副教授。有一點迷惑,這個名稱有什麼意義?我真的還要再來一次嗎?師長說既然今年我的教師資格還沒有報教育部,那我說自己是副教授就是假的。是的,我只好承認那個頭銜是假的,那只能在台大醫院裡面用。對外而言,我還是講師,因為我只有講師證書。是什麼講師我就不知道了,因為我不再是臨床講師 (醫學院給的是兼任副教授的聘書),大概是兼任講師吧。咦!弄了半天,我還是兼任講師!


或許,年輕本身有時候就是一種負擔。今年我提升等的論文之中,有一篇是研究B型肝炎病毒的突變,後來刊登在 Journal of Infectious Diseases。這個研究的執行,曾經遭遇種種困難。其中包括一開始申請中研院研究補助,被退回;再申請衛生署補助,又被退回;後來只能藉由小兒科陳炯霖教授基金會的些微補助,再挖東牆補西牆,勉力完成。雖然在計畫之始,我就知道這是一個很有價值的研究,因為我們有著別人所沒有的特殊研究材料。但是......,年輕有時候就是一種負擔。


記得以前報紙上曾經報導,台北市有市議員提出質詢,說某市立醫院醫師的薪水是台大醫院醫師薪水的一倍半,顯然不合理。這一位議員先生的質詢目的是說市立醫院醫師的薪水不合理地高,但是以公衛統計的學理而言,我覺得他引用的對照組醫師並非正常族群,所以其結論不能成立。如果他以其他醫院的醫師作為對照組,相信就會得到市立醫院醫師的薪水是合理的結論。


去年快過年的時候,有某大報刊出一則消息,裡面比較了各醫院醫師的年終獎金,有些聳動地報導醫師酬勞的豐厚。其中提到台大醫師的年終獎金特別低,而且平時的薪水也幾乎是最低的。不過,該報記者特別提出解釋,說台大醫師比較容易接手很多研究計畫,這些研究的主持人費是台大醫師的主要收入之一,所以台大醫師還是願意留下來。


當時我就對該報另一位我比較熟的記者反映,我說台大醫師做研究都是基於學術上的興趣,我們做研究大多是沒有酬勞的。以我而言,我們的計畫在申請了助理薪金以後,因為有人事費用百分比的限制,根本沒有空間容納主持人費。我倒是拿過兩年的主持人費,那是因為審查的委員是我們的師長,在師長的關照下衛生署主動要我們編列主持人費。而那些主持人費,只是每個月區區幾千元;我自己也都沒有將之納入私囊,而把它們都充當實驗室的公費。因為我比較擔心的是研究沒有辦法進行下去,而不是薪水有沒有多出幾千元。


後來那位記者告訴我,他去跟那一位寫年終獎金文章的記者反映過我的說法。但是,他說那一位記者仍然頗不以為然,還是認為他所寫的就是事實。我想,是很少有人能夠理解這些有能力賺大錢的醫師,會為了金錢以外的原因留在一個單位。局外之人,是無法體會突破學術知識瓶頸的樂趣,無法了解幫助病人自疑難雜症中康復的成就感。大概,只有台大醫院的醫師能夠了解台大醫院的醫師吧。


其實,很多師長還是關心年輕人的問題的。我的師長就曾經與院方談過七年才能升一級的嚴苛條件,結果知道院方正準備把無正式教職醫師的年資折半計算的規定取消。所以,以後應該是每四年可以有升級的資格。而現在雖然不是大家都滿意,但是總是有了績效獎金。臨床教師制度開始實施的時候,就希望年資能夠不必折半計算。現在,這個希望還是希望,而我已經無法了解臨床教師是什麼定位,因為臨床教師的 “好處” 好像只是讓我們多一次被審核的機會。


每當我說到年輕主治醫師的時候,就會有人提醒我,我已經不再年輕。是的,我應該已經是中年主治醫師了。在正式告別年輕之前,我想為留在台大醫院真正年輕的主治醫師們,為文抒發年輕。這些年輕的主治醫師,不是為了錢而留下,也不計較升遷的麻煩,他們只是真正地為了學術興趣、為了教學樂趣而留下;讓我們繼續地詠歎年輕。

 

很多住院醫師看了本文以後,跟我反映說看不懂我寫的升等制度是怎麼一回事。這種制度本來就不合理而難以理解,大概只有身歷其境的人才會了解。

後來發現無教職醫師每一次升等不只是經過兩次考核,而是三次,包括升等為高一級的兼任教師、一年後申請教育部教師資格審查(才會有證書)、半年後申請改聘為同一級的臨床教師(必須要有證書而且必須擔任小組教學教師以後才能申請改聘)。為了改善無教職醫師的升遷困難問題,最近的新訂辦法規定如果由博士班畢業,可以縮短升遷所需要的年資,聽說臨床教師也可以直接升等,不必再經過兼任教師的階段。

下一頁
本站提供的健康資訊為一般性的參考資料,生病時應該讓醫師親自診視才能得到最適當的醫療。

網站外觀改版:2003.10.01

Copyright(C) 台大醫院小兒部李秉穎醫師
上次更新:2014年05月19日
台灣健康資訊網

(TMN) Since June 09, 2002

 

No. of page hits since March 22, 2012

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