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下一頁

有關健康專題的文章

作者負責網路醫療諮詢的問答整理

兒科相關新聞

醫療與衛生的相關評論文章

醫院與醫學教育的相關文章

評論網路流言與錯誤健康醫療觀念

醫學最新發展與消息

兒科專業非同步網路教學

來自網友對於本站的批評

記父親行誼

對於母親的思念

一、凡經行政院衛生署「健康資訊網站評獎活動」獲評為「優良健康資訊網站」者,並於93-94年連續獲選優良健康資訊網,得於獲獎網站首頁張貼「93-95年優良健康資訊網站標章」。  二、本標章係行政院衛生署頒予「93-95年度健康資訊網站評獎活動」獲獎網站之網路辨識標記,旨在表揚與彰顯獲獎網站優異之健康資訊內容與網站服務,並提供民眾在搜尋健康資訊時有所依循。然因健康資訊的日新月異,故衛生署無法對張貼本標章之網站所提供資訊之正確性與完整性時時刻刻負責。因此對於網站所刊載的內容,以及衍生的法律訴訟問題,概由網站經營者自行負責;而民眾對於網站內醫療、衛生保健等相關資訊,仍應與專業人員當面討論,以保障自身權益。  三、本標章之著作權屬行政院衛生署所有,主要提供「93-95年度健康資訊網站評獎活動」獲獎網站張貼於網站供民眾辨識之用,非經本署同意,任何網站不得私自下載與使用。

最新著作

回上一頁

醫藥論壇

作者:台大醫院小兒部李秉穎醫師,本文歡迎轉載

本文刊登於聯合報民意論壇 (2011.5.14)

建立:2011.05.14

修改:2011.05.14

血汗健保 醫護悲苦根源

最近血汗醫院突然變成熱門話題,議者將醫護過勞的責任,完全歸諸醫院經營者。醫護人員流血流汗早已是傳統的一部分,他們基本要求並不多,只希望維持專業尊嚴,讓付出能夠有價值。

但現在的專業尊嚴已經被破壞殆盡,一方面是醫病關係緊張,引起的醫療糾紛不斷增加,甚至出現打醫師的怪象;另一方面則是極度壓縮的健保給付,使醫師的行醫自主權,受到健保局核刪的桎梏。

血汗醫院這類指責的邏輯,是醫院只要有盈餘,就應全部回饋員工。若然,則政府應該調查所有公民營機構是否都遵循此原則。如果營利歸諸股東、經營者或國庫,或將營利應用於擴大規模,都可算是血汗公司嗎?

醫療給付幾乎都來自健保,在醫療成本大幅成長的同時,健保給付卻一直緊縮。雖然外界一直有醫界浪費的誤解,但醫師收入下降、健保給付不足以因應成本上升則都是不爭的事實。衛生部門推動的評鑑工作,已經大幅提升醫療品質,但因而提高的醫療成本,並未反映在給付上。類似的事例還有很多,例如健保局要求兒科基層簡表給付必須多開藥水,卻沒有對應地提高兒科基層給付,而是降低沒有藥水的兒科處方,這是不合理地打壓兒科給付。

選舉時合理提高國家醫療給付總額的政見,到目前還是空頭支票。議者又以藥價黑洞之類的議題責難醫界,卻忽略了最近的健保點值幾乎都沒有全額給付,全部打八折或九折不等。這就好像規定月薪三萬元的工作,老闆以入不敷出為由,每月薪水少給三千元、六千元,全台灣大概只有醫界可持續十多年一直忍受這樣的不公。不只如此,所有醫院醫師的健保給付都會被核刪,每個月幾千元到幾十萬元,甚至上百萬元不等。我們的血汗工作真的很不值錢,有時還虧錢。醫護悲苦最大的根源是「血汗健保」。

過勞似乎是醫護人員的宿命,台灣的醫護人員沒有怨尤地,一直兢兢業業地以助人為職志。除了健保給付偏低的困擾之外,醫師們也都沒有勞基法之類的法律保障。勞基法開始實施前的公聽會中,大家同意醫師應該要有類似勞基法的特別法律保障,但現在醫師過勞的問題被發掘出來之後,這種保障依舊闕如。

過勞的醫護人員需要保障,這不是責怪醫院管理者就能解決的問題。有遠見的為政者,應該要有魄力突破健保給付不足的困境,並給予醫護人員適當的保障。

 

2011.5.12 聯合報相關報導

拿盈餘「攻城掠地」 楊志良點名3血汗醫院


衛生署前署長楊志良昨天接受中廣專訪談「血汗醫院」,直接點名長庚、彰化基督教醫院及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拿盈餘併購、擴建,就像「春秋戰國攻城掠地」,少用來提升醫護薪資、增加人力。

對醫界抱怨健保錢不夠,楊不客氣地說,有醫界人士只會「吵著要加錢」。就算金融海嘯期間,健保總額仍是正成長,健保保障醫界財務,現實問題在於分配不均,例如眼科、皮膚科等五官科「吸走」婦兒科資源;中醫以前雇用推拿師傅卻申請給付,占盡健保便宜。

國內大鬧護士荒,他認為,癥結不在薪水,而是工作條件不佳,醫院沒足額聘用護士,小夜班護士上班及交班要花八到十小時,「三更半夜才能下班,有哪個父母會放心?」

楊志良說,長庚醫院抱怨有錢也請不到護士,長庚每年盈餘數十億元,抽出三分之一盈餘,用來改善護士工作條件,「我不相信請不到護士」。

對楊的說法,長庚體系最高顧問吳德朗回批說,楊志良「黑白講」,如果楊還是衛生署長,「不排除提告」。長庚醫院昨天還發聲明,近年除了在嘉義縣太保市、雲林縣麥寮鄉擴建分院外,未再新設其他分院;近期向衛署申請投資四十五億元質子治療機,是為提升癌症病患放射治療品質。

楊志良認為,不管是健保資源或醫事人力問題,總是「環環相叩」,醫院及各界應一起關心,不能只期待行政手段,等著看衛生署怎麼做,「就像減少小偷,不能只期待警察」。

楊志良說,他卸任時曾表示,希望新任署長邱文達做好兩件事,一是除弊,改革署醫,另外就是改善醫院人力。楊志良說,國內現階段醫院人力設置標準是廿、卅年前訂定的,不符目前實際需求。他每次到醫院,看到醫事人員疲於奔命,積欠的加班時數,到年底就一筆勾消。因為人力不夠,護理人員既要管病歷,還得到開刀房、放射科幫忙;許多醫師中午只吃一口麵包,就要撐到三點。

 

2011.4.20 中央社相關報導

說血汗醫院太沉重 醫團喊冤
 

醫改會今天抨擊多家醫院是血汗醫院,醫院團體喊冤指出,醫院靠美食街或停車場來挹注虧損的醫療業務,醫療人員鎮日應付評鑑及研究,也會導致過勞,血汗醫院的指責太沉重。

台灣醫院協會秘書長林佩萩說,有的公立醫院開出新台幣6萬到8萬元的月薪,還請不到護士,月薪6萬元也留不住藥師,這是各種複雜的制度因素,使得「國家虧待白袍勞工」,不會有醫院有賺錢還故意苛扣剝削勞工。

林佩萩分析,台灣醫療改革基金會認為健保總額年成長3%,醫學中心醫務獲利率也成長3%;實際上,健保總額不足,等於醫院提供12個月的服務,健保給付只給付11個月多一點,醫院是以美食街、停車場的收入補貼醫務,長庚醫院持有台塑四寶股票,則有股利進帳。

林佩萩說,台灣醫院每年平均得接受38次大大小小的評鑑,例如:醫學中心、專科醫師、癌症醫院、母嬰親善醫院、衛生署業務督導及健保專案計畫等評鑑,醫療人員忙著應付文書作業和各方評鑑委員,再加上衛生署、健保局、勞委會等主管單位頻頻關切,曾出現護士忙到流產、醫師忙到離婚的案例。

她指出,不只醫師,護理師、藥師也要寫論文,既要寫英文論文投稿醫學期刊,還要病歷中文化;研究和評鑑占據醫療人員的心力,有責任感的醫護人員忙著醫療分內事,下班走不開,因為交接班要花時間才能交代清楚,怎麼不過勞?

她說,台灣健保奇蹟,是壓榨醫院微薄收益及醫療人員血汗換來的,醫改會抹黑醫院,還提供所謂的爆料專線,不少醫院抱怨,有的病人帶著攝影機、錄音筆上醫院,搞到醫病關係緊張,互信基礎薄弱。

台灣私立醫療院所協會秘書長吳明彥指出,醫改會以財務較好的財團法人醫學中心來指控血汗醫院,是故意以偏概全,極盡污衊醫院的名譽,協會的會員醫院已經「忍很久了」,將在協會理監事聯席會中,提案控告醫改會妨害名譽。

吳明彥說,醫改會以日本護士與藥師的人力設置標準,來批評台灣比不上,卻刻意不提日本的國民所得近台灣2倍,醫改會如能督促提高台灣健保支付標準與日本一致,才是造福醫界。

 

2011.4.25 台灣醒報相關報導

血汗醫院? 楊志良:醫院人力運用問題


血汗醫院是誰的責任?前衛生署長楊志良今天投書聯合論壇主張,應加強規範醫院結餘使用,促使人力合理擴充,並要提升健保財務穩定;馬偕醫院副院長施壽全投書指出,健保給付偏低是不爭的事實,不該只把責任推給醫院;長庚大學護理系講師蔡佳玲亦強調,唯有合理的護病比,才能真正保障病患權益。

血汗醫院論戰未休,衛生署醫事處指出,已在今年1月19日公告修正「醫院評鑑基準」,將醫事人力列為必要項目,並將在3個月內,清查醫院住院醫師工時,以確保醫療品質。

針對這項爭議,楊志良今天以「醫事人力精簡 血汗醫院阻醫改」為題指出,若干醫院一再精簡人力,廣泛使用約聘雇,而將結餘用於擴建醫院、併購,反對任何興革,他對此深不以為然。他舉例表示,數年前,醫院協會自認醫院經營困難,竟然要求降低醫院評鑑人力設置標準,實在「匪夷所思」。

但他也舉奇美醫院為例說,該醫院盈餘1/3提升員工待遇、1/3提升病患照護、1/3為基金和設備更新,就相當合理,醫院結餘使用應強加規範,同時也要提升對健保財務的投入,以達永續和提升品質目標。

「醫療市場萎縮 別全怪醫院苛薄」施壽全則以此為題投書聯合論壇表示,沒有聘足人力需要先弄清楚,是醫院不想聘人,還是聘不到人?如果社會氛圍與整體工作環境不好而招不到人,或招到卻又很快離職,就不該全怪醫院「苛薄」員工。

「健保給付偏低是不爭的事實,有些大醫院竟是靠業外收入(如停車場、餐廳等)才能勉強彌補虧損。」他質疑,提高薪資增加成本,醫院承受得起嗎?不該只把責任推給醫院,否則最後吃虧受害的,還是民眾與病患!

蔡佳玲則以「1名護士 照顧30床病患」投書中時論壇,她指出,醫院為了符合白天班的醫院評鑑,護理人員一個人要照顧八到十一人個病人,但夜班、小夜班就很慘,有些護理人員甚至要照顧二十到三十人,幾乎是歐美國家的五倍以上。

「醫護人員工作繁重又過勞,沒有聘任合格數量的人力,迫使護士爆肝超時工作而導致過勞或出錯。」蔡佳玲強調,如此將會嚴重威脅醫療品質與病患安全,唯有合理的護病比,才能真正保障病患權益。

 

2011.4.25 聯合報民意論壇楊志良前署長讀者投書

醫事人力精簡 血汗醫院阻醫改

擔任署長期間,八八水災、美牛、健保費率、二代健保、醫療弊端,接踵而至,然耿耿於懷的是,醫院醫事人力的配置。

近年來,由於人口老化,家庭照護功能的弱化及新科技的發展,原有人力設置標準,早已不符當前需要。醫事人員早就在上班打卡制、下班責任制下,疲於拚命,一方面過勞,一方面影響醫療品質。

幾經籌劃,終在今年元月廿八至卅一日舉行「醫事人力需求推估論壇」,邀請產、官、學,考量經濟發展、人口結構因素下,可行的設置標準,比起先進國家雖仍有一段距離。

另一方面,於元月十九日公告修訂後的「醫師評鑑標準」,將醫事人力列為必要項目,且不得以評鑑當日為準,而以全年加權平均為準,此事曾特別向邱文達署長報告,請他務必排除困難實施之。

若干醫院,特別是財團法人醫院的領導者或董事會,以及若干公立醫院院長,一再精簡人力,廣泛使用約聘雇,不用正職人力,而將結餘用於擴建醫院、併購及軍備競賽,對醫療改革只會不斷抱怨支付標準太低,對任何興革多持負面的態度,甚且反對,個人深不以為然。

數年前,醫院協會自認醫院經營困難,竟然要求降低醫院評鑑人力設置標準,個人多次嚴詞批評,甚至對理事長指名道姓,認為匪夷所思。理應讓民眾瞭解,若要為維持一定品質,除減少浪費、提升效率外,應雇用更多醫事人員,此事應向民眾宣導及要求社會給予更多的資源,如增加預算及調健保費率,當時並未獲得回響。

目前各醫事團體訴求的重點,薪資待遇為其次,首要在人力的合理擴充,及照護病患的合理配置。個人曾受奇美醫院院長詹啟賢指派,擔任奇美柳營分院的執行長,他主張,將醫院的盈餘三分之一提升員工待遇,三分之一提升對病患的照護,另三分之一為基金及未來更新設備之用。取之於病患、用之於病患,相當合理。

因此,強力主張應對醫院,特別是財團法人及公立醫院的結餘使用強加規範。另一方面,巧婦難為無米之炊,目前台灣對醫療體系的投入,有如諾貝爾經濟獎得主克魯曼的觀察,投入太少,健保財務目前雖因去年稍有調整而略趨穩定,若要健保永續及維持,甚至提升品質,除二代健保外,仍需更多的努力。

 

2011.4.25 聯合報民意論壇馬偕醫院副院長施壽全讀者投書

醫療市場萎縮 別全怪醫院苛薄

日前醫改會公布了一項評鑑,稱沒有聘足人力的醫院為「血汗醫院」。稍早前,監察院也因麻醉醫師不足糾正衛生署。事實上,醫事人力不足問題早喧騰多時;只是,分析原因或追究責任論點未盡公平。

以產、兒科醫師人力缺乏為例,直接原因是新生兒人數銳減:市場萎縮,導致人才投入意願降低,道理很明顯。然而,若要解決這個問題,那就要去思考「直接原因」背後的「根本原因」:為何年輕人不生小孩?在「根本原因」沒有妥善因應前,光只在醫療範疇內打轉,是不可能徹底解決人力不足的問題。

同樣道理,社會能否提供給他們安居樂業的條件,及職場上權責關係穩妥的保障,是人才供需充不充足的決定性因素。這些因素,與社會許多層面都有關連,譬如說,醫療爭議,有些人不循正常管道申訴,卻採用非理性方式抗爭,甚至造成傷人情事。又如,絕大多數國家對醫療疏失都不以刑法究責,我國法律卻未能比照等等,直間接造成了如今醫師選擇執業專科極不平均的現象。若沒有觸及真正的癥結所在,問題顯然就很難獲得有效改善了。

再說沒有聘足人力,亦需要先弄清楚,是醫院不想聘人,還是聘不到人?如果社會氛圍與整體工作環境不好,招不到人,或招到又很快離職(譬如護理人員),就不該全怪醫院「苛薄」員工。

當然,提高薪資是吸引人才的方法之一,然而,如今幾乎所有醫院主要收入都來自健保局,健保給付偏低是不爭的事實,有些大醫院竟是靠業外收入(如停車場、餐廳等)才能勉強彌補虧損,所以,提高薪資增加成本,需要仔細精算,醫院承受得起嗎?

如果真心關懷民眾就醫權益,那就應該切入問題核心,並提出具體可行的建議或辦法,不該只把責任推給醫院,製造醫病間的緊張關係,把醫院逼到運作更加困難,最後吃虧受害的,還是民眾與病患!

 

2011.5.14 中國時報時論廣場台北榮總副教授蔡清標讀者投書

健保血鑽石vs.血汗醫院

前衛生署長楊志良又發飆了,這次矛頭指向財團醫院,應該提高護理人員薪水,財團醫院也有話要說,因為健保給付過低,很難再提高護理人員薪水;到底孰是孰非,健保給付合不合理, 其實攤開健保給付標準馬上分曉。

 健保給付護理費每天為516元(地區醫院)或643元(醫學中心),以四十床病房佔床率九○%而言,每個月病房護理費收入為56萬元,依規定每病房四十床需有二十位護理人員,每位護理人員分配到28000元,萬一佔床率過低,則每位護理人員可能分配不到20000元,因此事實非常明確,護理人員薪水過低,是健保給付不合理,而非醫院刻意壓低薪水。

 反觀目前醫院給付護理人員薪水,遠高於健保給付的28000元,為此醫院必需外包如餐廳、停車場等謀求一些額外收入,來彌補健保之不足,但衛生署又規定醫院不准有太多外包事項,否則評鑑會有問題。衛生署也要求醫院需將盈餘分配,不准做太多軍備競賽,這種規定是否希望台灣醫院不要進步,留在上個世紀水準;既然衛生署有這麼多理想,為何不自行辦理一家模範醫院?很遺憾的,衛生署署立醫院卻又是弊案連連。

 不只護理費偏低,藥師費也是低得離譜,藥師把一張處方交給病患,調劑費是32元,相信賣一包檳榔的收入都比藥師費高。住院病患每天醫師費為310元,這也是相當離譜,麥當勞的工讀生薪水都比這來得高,況且醫院必需廿四小時有醫師值班,廿四小時時刻監測病患變化,如果只靠醫師費沒有其他收入,未知醫院如何聘請醫師,也難怪新醫學生不願選擇必須值班薪水又低的重症科,一昧選擇輕鬆的皮膚科、美容科,未來台灣病患,只能要求面子好看,內臟爛了沒關係,重症科人才日益缺乏,只是我們的大官似乎不重視這個問題。

 大官喜歡炫耀台灣健保俗擱大碗,也批評血汗醫院,可是別忘了,當炫耀台灣健保俗擱大碗這顆「血鑽石」的時候,請切記這是犧牲多少醫藥護人員的血汗,換來的榮耀。

 

上一頁 下一頁
本站提供的健康資訊為一般性的參考資料,生病時應該讓醫師親自診視才能得到最適當的醫療。

網站外觀改版:2003.10.01

Copyright(C) 台大醫院小兒部李秉穎醫師
上次更新:2017年05月16日
台灣健康資訊網

(TMN) Since June 09, 2002

 

No. of page hits since March 22, 2012

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