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下一頁

有關健康專題的文章

作者負責網路醫療諮詢的問答整理

兒科相關新聞

醫療與衛生的相關評論文章

醫院與醫學教育的相關文章

評論網路流言與錯誤健康醫療觀念

醫學最新發展與消息

兒科專業非同步網路教學

來自網友對於本站的批評

記父親行誼

對於母親的思念

一、凡經行政院衛生署「健康資訊網站評獎活動」獲評為「優良健康資訊網站」者,並於93-94年連續獲選優良健康資訊網,得於獲獎網站首頁張貼「93-95年優良健康資訊網站標章」。  二、本標章係行政院衛生署頒予「93-95年度健康資訊網站評獎活動」獲獎網站之網路辨識標記,旨在表揚與彰顯獲獎網站優異之健康資訊內容與網站服務,並提供民眾在搜尋健康資訊時有所依循。然因健康資訊的日新月異,故衛生署無法對張貼本標章之網站所提供資訊之正確性與完整性時時刻刻負責。因此對於網站所刊載的內容,以及衍生的法律訴訟問題,概由網站經營者自行負責;而民眾對於網站內醫療、衛生保健等相關資訊,仍應與專業人員當面討論,以保障自身權益。  三、本標章之著作權屬行政院衛生署所有,主要提供「93-95年度健康資訊網站評獎活動」獲獎網站張貼於網站供民眾辨識之用,非經本署同意,任何網站不得私自下載與使用。

最新著作

回上一頁

醫藥論壇

作者:台大醫院小兒部李秉穎醫師

建立:2003.06.06

SARS風暴的省思

2003年3月14日我由捷克與匈牙利開會返國,因為時差作怪,正躺在床上即將陷入昏迷的前一刻,突然接到聯合報民意論壇主編來電,邀我為最近的非典型肺炎寫文章。腦子仍然昏昏沈沈的我不知發生何事,只好出去買了兩份晚報,才知道台大醫院收治了兩位非典型肺炎成人病例,已經住入隔離病房,並且被懷疑與大陸、香港最近所傳出的致命性非典型肺炎有關。當時我心中一凜,馬上跑到電腦前面開始寫作,這篇文章隨即刊登在隔日的聯合報上。

從2002年年底開始,我就相當注意大陸南部所傳出的非典型肺炎致死病例。我多年從事於社區肺炎研究,非典型肺炎常見的黴漿菌、披衣菌、退伍軍人症與各種病毒,再怎樣也不會引起多位成人死亡的疫情,一開始就認為傳來的訊息顯示有新的東西在作怪。一開始我猜測可能是發生抗原移變 (antigenic shift)的流感病毒,因為這種大突變本就是醫界一直擔心什麼時候會突然爆發的重大傳染病,而稍後香港又傳出過年回福建的香港居民,罹患H5N1禽流感引起的肺炎,並導致死亡。這個案例有家族聚集現象,暗示這種「新的東西」可以有效地在人與人之間傳播。心中在想,萬一是流感大突變,那影響將擴及包括台灣在內的全世界。想來想去,腳底不禁有點發冷。一天回家路上,望著台北的夜空,心想一場風暴或許即將來臨。2月20日給一位朋友的e-mail中,我寫著:
 
聽說香港有人得到禽流感死亡,且家人有四人發病,此事與幾年前不一樣,顯得有點不尋常,買幾盒Tamiflu放著(註:Tamiflu為抗流感用藥)。
 
後來在3月6日出國前夕,看到一則不起眼的新聞報導說,香港有些照顧病患的醫護人員都病倒了,甚至讓醫院無法正常營運。一般人對於被擺在報紙一角的這則新聞不會有什麼感覺,但在我心中卻產生莫大震撼,我認為事情愈來愈大條了,不知道在出國期間會不會出事。很多醫護人員得病的事實,一方面表示大家都沒有免疫力,那可能真的是新型病毒,一方面顯示這病毒可以藉由飛沫傳染,這是一種連醫護人員都很難預防的傳染方式。新型病毒再加上飛沫傳染,使這種傳染病有能力影響全球。但是當時大陸方面一直宣稱沒有疫情,讓我感到相當困惑。
 
回國以後知道香港已經逐漸陷入水深火熱之中,自己認為台灣出現的這兩例大概只是初期的警訊,之後一定會陸續出現其他病例。於是在聯合報的文章中,我做出兩種猜測:「如果(這次疫情)不是常見的非典型肺炎,那就有兩種可能性,其一是出現了我們以前都不知道的全新細菌或病毒,其二則是流感病毒出現重大突變而變成一種新型病毒。」
 
原先我認為流感大突變的可能性最大,但後來卻證明是第一個可能性,而且是醫界以前都不太注意的冠狀病毒。當時好像在玩猜謎遊戲,各大專家紛紛亂猜。類鼻疽、披衣菌(=衣原體)等假說紛紛出爐,國內的專家小組後來猜是副流感病毒(註:忘記有沒有這一項了)、流感病毒、腺病毒、呼吸道細胞融合病毒當中的一種。在這場猜謎大會中,以大陸專家的「中心信仰」最堅定,在大家都已經同意冠狀病毒是元兇的時候,大陸還一直放話堅持是衣原體在作怪,甚至出現SARS可能有六、七種病原的說法,真是奇怪。
 
當記者找我猜時,我都先猜突變的流感,然後猜其他呼吸道病毒發生突變。有人問我為什麼都不講細菌而猜病毒,這是因為我認為細菌的基因構造很複雜,不像簡單的病毒基因容易出現大突變。而且,目前已知的非典性肺炎細菌都有藥治療,根本不會導致疫情快速擴散,也無須恐慌。
 
3月15日我在聯合報的文章又寫道:「這段期間,民眾應該避免到中國大陸、越南、香港等傳出疫情的地區。如果台灣也出現確定病例,則不論非典型肺炎的病原為何,其傳染途徑一定是飛沫傳染,所以預防的方法與一般感冒一樣。……….為因應這次疫情,國內衛生機關必須馬上動員起來,最好是成立緊急應變小組。應變的重點除了加強監視國內外疫情以外,還必須擬定萬一出現疫情的對策。」在疫情不明的初期這樣寫,覺得有點聳動,而我一向不喜過份聳動的言辭。但在個人的直覺中,認為這些是必要的警示。接下來的幾個星期,這些呼籲一一成真,也變成衛生單位的具體作法:3月19日衛生署新聞稿中提到「提醒民眾注意自我保健及個人衛生習慣,並建請暫停非必要的中國廣東、香港、或越南旅遊」,稍後,衛生署疾病管制局召開SARS專家會議討論相關防疫事宜,後來相繼出現北市和平與仁濟醫院院內感染事件以後,才有行政院SARS疫情防治及紓困委員會的設立。
 
SARS衝擊了我們社會的各個層面,實質層面上,很多人的生活受到限制、人人很奇怪地戴上口罩、人們有點畏懼握手;心理層面上,很多民眾感到無所適從、第一線醫護人員感受到無比的壓力。SARS實在是一個大怪獸,它帶來很多以前我們沒見過的事情:全民戴口罩運動、量耳溫才能進大樓(有的大樓還有其他要求,例如一定要戴口罩、必須用酒精噴手、要查健保卡)、醫院規定戴N95口罩才能看病人、進出醫院必須填檢疫單、鼓勵員工吃便當以各自散開、兒科有史以來停掉一段時間的晨會、出現所謂的拱手不握手運動、世界衛生組織官員首度來台、有醫院被完全封閉、成千上萬民眾被強制居家隔離、防疫層級上達行政院院長。有記者問我,自己會不會怕得到感染。我的回答是,我認為自己當然有得到感染的機會,即使做好所有防護工作,一位醫師不可能在天天接觸病患的情形下,可以有百分之百的信心說不會得到感染,但醫護人員是不能退縮的。
 
疫情發展之初,對於是否需要將SARS列入第四類法定傳染病,中央與地方出現觀點不同的對立。一次小兒感染科內部集會時,我提到除非採取堅壁清野的鎖國政策,否則無法絕對防止SARS疫情繼續擴大。考慮政治因素的話,遲遲不列入法定傳染病,以後疫情擴大時將受到延誤防疫時機的責難。隔沒幾天,衛生署就宣布將SARS列入第四類法定傳染病。當時已是山雨欲來風滿樓,開會時大家心裡或許都想過,再過一段時間之後,在座同事不知會有幾人倒下。一開始我提到如果疫情擴大,必須設立SARS醫院、科內晨會應該取消,後來這些事情都變成事實。
 
台大醫院自收治第一位SARS病例以後,儼然變成SARS中心。在大量湧入疑似病例的情形下,我們相當苦惱於沒有空床可以收容病患,卻又難以找到其他醫院願意幫忙。我建議在沒有空床的情形下,可以找台北市衛生局幫忙安排轉院。我們當場就有人打電話去衛生局詢問,結果衛生局人員先是罵一頓,說他們有各醫院負壓隔離病房的資料,就是沒有台大醫院的資料,所以台大醫院是台灣防疫最大的漏洞,然後說對於我們找不到其他醫院願意收治SARS病患的事情,他們無法幫忙。處於防疫成敗的關鍵點上,政府官員只會亂罵,無法提供任何幫助,那要這衛生主管機關有何用?衛生主管機關只需負責收集各種資料,卻可以不協助執行防疫工作?我們也相當難過地看到台灣醫界自掃門前雪的心態,而這種各醫院避SARS唯恐不及的情形,直到更高層行政單位出面整合以後,才有所改善。
 
在這次SARS風暴中,我們看到各種自以為是的畫面。有人被居家隔離時,鄰居會加以排斥並視為異類,甚至有人買了大風扇整天往別人的家裡吹;轉送SARS病患到某醫院時,出現民眾抗議醫院不得收治病人的畫面;設立發燒咳嗽門診時,鄰近住家紛紛出來抗爭;規定出入境必須量體溫,就有民眾表示人權應該受到尊重,所以拒絕被量體溫;依規定應被隔離者,在報紙上投書指出,拒絕被限制自由是憲法所賦予的天賦人權。當這許多民眾抗議事件出現於國際媒體畫面時,別人會怎麼看台灣?大概會認為台灣是一盤無法團結的散沙。
 
是的,很久以前我就認為台灣過度民主、台灣是一盤散沙,卻鮮少有人認清此點。台灣每個人都認為自己最大,每個人都認為保障自己的人權是無限上綱,至於這樣做是否會傷害別人的人權則無所謂。過去,此點是造成醫療糾紛不斷增加的原因之一;現在,SARS疫情更暴露出台灣人這種自私的狹隘心態。前年我在康健雜誌上面寫了篇文章,名為「只要我喜歡症候群」,內容即在批評台灣人這種自以為是、不顧別人的過度民主,裡面寫道:「追溯這種疾病的病因,可以發現它跟很多因素都有關係,但是最重要的則是對民主與自由概念的過度擴張與扭曲。民主概念中的『服從多數,尊重少數』,被擴張成『服從我!尊重我!』;自由概念中的『以不侵犯他人的自由為範圍』,被扭曲成『以不侵犯我的自由為範圍』。於是,一切都以自我為本位。」
 
疫情擴散以後,新聞媒體的邀約不斷。如果有空,我都不會拒絕接受採訪或上節目,這算是盡己心力讓大家能獲得我所知最接近真實的訊息。除了幫內科陳宜君醫師修改醫學系學生建立的SARS網站部分資料以外,自己也早就在個人網站上弄了一個SARS問答集。4月28日接到天下文化出版社鄭主編來電,邀我以網站上的資料為基礎,寫一本有關SARS的書。我認為這是很有正面意義的工作,馬上就答應了。沒想到出版社要求的截稿日期是5月1日,只好在網站七千多字的基礎上,拼了老命在4月30日晚上寫完二萬六千字文稿。這算是破紀錄了,沒想到我可以在三天之內寫出一本書。這寫作的過程很倉促,難免有些未臻完善之處,也有些是沒有被認同的個人意見,但這些是在我個人經驗與推理過程中,所能夠做出的最佳建議。
 
SARS疫情帶來很大的衝擊,也暴露出我們很多需要檢討的地方。或許,在這次疫情中將有多位醫護人員倒下,也或許那將包括自己在內。但想像在一個寧靜的夜晚,走出戶外去看看天上的星星。在浩瀚的宇宙星空籠罩下,思考一下自己生命的意義何在。人之所以存在,其目的是否只在於自己活得很好?當生命走到無可避免的盡頭時,當我們必須回頭看看這一生的過程時,我們會不會為了自己曾經自私地維護權利而驕傲?在那個告別的時刻,是否只有不論代價、無悔付出的經驗才能豐富生命的色彩?

原文刊登於景福醫訊,2003.6

上一頁 下一頁
本站提供的健康資訊為一般性的參考資料,生病時應該讓醫師親自診視才能得到最適當的醫療。

網站外觀改版:2003.10.01

Copyright(C) 台大醫院小兒部李秉穎醫師
上次更新:2017年05月16日
台灣健康資訊網

(TMN) Since June 09, 2002

 

No. of page hits since March 22, 2012

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