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頁

有關健康專題的文章

作者負責網路醫療諮詢的問答整理

兒科相關新聞

醫療與衛生的相關評論文章

醫院與醫學教育的相關文章

評論網路流言與錯誤健康醫療觀念

醫學最新發展與消息

兒科專業非同步網路教學

來自網友對於本站的批評

記父親行誼

對於母親的思念

一、凡經行政院衛生署「健康資訊網站評獎活動」獲評為「優良健康資訊網站」者,並於93-94年連續獲選優良健康資訊網,得於獲獎網站首頁張貼「93-95年優良健康資訊網站標章」。  二、本標章係行政院衛生署頒予「93-95年度健康資訊網站評獎活動」獲獎網站之網路辨識標記,旨在表揚與彰顯獲獎網站優異之健康資訊內容與網站服務,並提供民眾在搜尋健康資訊時有所依循。然因健康資訊的日新月異,故衛生署無法對張貼本標章之網站所提供資訊之正確性與完整性時時刻刻負責。因此對於網站所刊載的內容,以及衍生的法律訴訟問題,概由網站經營者自行負責;而民眾對於網站內醫療、衛生保健等相關資訊,仍應與專業人員當面討論,以保障自身權益。  三、本標章之著作權屬行政院衛生署所有,主要提供「93-95年度健康資訊網站評獎活動」獲獎網站張貼於網站供民眾辨識之用,非經本署同意,任何網站不得私自下載與使用。

最新著作

回上一頁

走出學術的象牙塔

本文刊登於台大醫學院校友會景福醫訊 2005; 22(8):9-13.

口述:前衛生署副署長黃富源

採訪:台大醫院小兒部陳慧玲醫師、李秉穎醫師

建立:2005.07.28

本校醫學系校友黃富源教授,現任馬偕醫院副院長、台灣兒科醫學會理事長,應台大醫學院教師聯誼會之邀,於2004年11月17日前來醫學院演講,題目為「走出學術的象牙塔」,侃侃而談於2000-2002年間出任衛生署副署長的經歷。演講內容充滿了對台灣醫界未來殷切的期盼,相信與會者都有很多收穫。侯勝茂署長在被提名後未入閣前,也特別前來聆聽這些寶貴的經驗。以下摘錄演講內容。


服務、教學、研究與公職


今天接受台大教師聯誼會之邀前來演講,主要目的是希望能鼓勵台大的老師、校友們,走出學術的象牙塔,進一步貢獻社會。
我們這些教學醫院的醫師們,在工作崗位上的貢獻,不外乎服務、研究、教學這三個層面。在服務的層面上,看病是醫師的本職,一次診治一位病人,對整個社會貢獻了一小部份。而在教學的層面上,將學生教好才能期待未來有好的醫師,一次教學可以影響數十位、甚至幾百位學生,可以很有效地提升醫療品質,對社會貢獻較大。在研究的層面上,如果能獲得重要的研究成果,其影響層面則可達千萬人類,例如台灣早年率先推動新生兒全面注射B型肝炎疫苗,對整個世界的疫苗政策與幼兒健康都造成很大的影響。然而研究成果是否能實際應用在社會或病人,卻常有可遇不可求之憾。


個人認為一位經驗豐富的醫師如果希望貢獻所學、造成更大影響,最立即而有效的方法是出任公職。在我的理想中,如果校友們能夠有百分之一的比例出任公職,那將是救人千萬的好事。不像一次影響一人的醫療工作,也不像一次影響數十人的教學工作,公職人員具有醫療決策上的權力(power),這種權力可以立即發揮影響力,其影響範圍則及於全國民眾。


舉例來說,推動騎機車戴安全帽的成果,可能超越一百位神經外科醫師救治腦外傷病人的成效。推動兒童水痘疫苗全面免費接種,對社會成本的節省,猶勝過一位醫師診治千百位水痘病患。流感疫苗的免費接種政策,讓老年病患受惠,也省下許多病床支出與負擔。最近強制維士比等所謂提神飲料加註含18%酒精成份、孕婦不可飲用等警語,這種政策可以拯救許多未來本將罹患胎兒酒精症候群(fetal alcohol syndrome)的兒童。以上事例說明了擔任公職者對於整個社會的影響力,這種影響力是天天辛苦看病人的醫師所不及的。


在我答應來醫學院演講之後,很巧的是侯勝茂教授也剛獲任命為衛生署副署長(註:2005年2月正式接任署長職務),這是一件令人非常高興的事情。許多人視公職為畏途,原因之一是薪水不增反減,進衛生署以後薪水大概會縮水一半以上,這個侯教授應該也知道(註:觀眾大笑,侯教授苦笑);其它的原因還包括壓力太大、吃力不討好等等。但正如今天的演講題目所示,宏偉壯麗的象牙塔雖值得駐足,往外跨出一步或許辛苦,但這一步才能讓我們看到社會的全貌,也讓我們有機會去改造社會。一直在工作崗位上辛勤工作的醫師固然可敬,但台灣醫界需要有人更積極地走出象牙塔,引導醫界走向正確的未來。在此我願意談談出任公職的始末,並希望與各位校友共同勉勵,一起打造台灣更好的明天。


密會與沈思


2000年陳水扁先生當選總統,內閣人事無可避免地全部翻新,新聞媒體不斷猜測包括衛生署署長在內的內閣閣員可能人選。當時報派的衛生署署長一變再變,讓人眼花撩亂,個人則猶如閒雲野鶴地事不關己。新聞媒體令人暈眩的鎂光燈並沒有照過來,所以我也只是站在遠處看著後續發展。


經過報派衛生署署長的一陣混亂之後,終於確定將由李明亮教授接任署長一職,亢奮的新聞媒體才慢慢鎮靜下來,一個攸關台灣衛生醫療未來走向的政治新局開始成形。那年5月20日總統即將就職,而5月15日,我突然接到已經確定接掌衛生署的李明亮署長來電,要我晚上到某飯店見他。接到這電話時心裡有點訝異,七晚八晚跑到飯店見面,大概不會是為了作詩賦詞吧。於是在不明所以的情形下,隻身前往赴會。


李署長一見到我,沒多說什麼話,單刀直入地點明晚上「密會」的目的─就是要我考慮接下衛生署副署長一職。原來,在選舉期間許多人高喊著政黨輪替、換人做做看,但在政治已經開創新局而且需才孔急的時刻,很多被徵詢意見的優秀人才卻選擇迴避。或許因為不願踏出學術,或許因為不願離開臨床,也或許有種種個人因素的考量,但李署長自述他是在這種有點無奈的情形下,毅然決然地踏上這條並不平坦的道路,他也希望我能夠擔下這份不討好的工作,跟他一起打拼。


之前從來沒有「當官」的經驗,也沒有類似的人生規劃,但事到臨頭總得仔細思考一下。於是回家考慮了一個晚上,隔天回覆答應接下這工作。外界並不知道我們私下的承諾,而且工作馬上就來了,於是我在5月20日赴衛生署上任,從醫院副院長搖身一變成為衛生署副署長。馬偕醫院的工作同仁沒有人知道當天為何突然看不到我,後來才知道原來是跑到衛生署去了。在這段過程中,完全沒有報派消息或其他風聲耳語,看來副署長就任一事可算是「最高機密」呢。

甘苦談


擔任公職有甘也有苦,總覺得苦好像多一些,這條路走來果真不太平坦,以下一一道來:


苦處之一:極端忙碌


衛生署的會議極多,而且很多都需要副署長主持,包括署內大大小小的會議,以及署外的部會協商、行政院會、接待外賓、接受民眾陳情等等,有時覺得只是芝麻綠豆大一點事情,但因為業務牽涉到衛生署,就得拋頭露面去開那永遠開不完的會。大家常看到民眾陳情,這可都是需要有人出面安撫的。本來以為副署長可以躲在幕後納涼,沒想到大部分時間還是得站在第一線直接面對外界。當署長出國或有其他公務的時候,大約有三分之一的場合需要副署長出面。


苦處之二:立法院的煎熬


和立法院打交道可算是副署長任內最痛苦的經驗,折衝之間不知耗掉多少腦細胞。立法院各委員會和衛生署最有關係的是環境衛生委員會,每一個法案推動的過程,都必須先拜會相關的立法委員,並拜會各黨團進行溝通,有幾個黨團就得去協商幾次;那時候三黨加上無黨籍一共有四個黨團。等黨團協商過了,最後才提到院會。而黨團協商可算是密室政治,每個法案在問世之前都需經過無數次的溝通及協商,到最後還不一定能成功。例如當年投下大量精力的菸害防治法修正案,一直到卸任時都還被利益團體擋著。


苦處之三:重大的壓力


在副署長任內,無可避免地必須面對很多難以承受的壓力。舉凡健保準備金不足、地方政府欠健保費、3%的教學費用被砍、醫師弊案、各層級公私立醫院及署立醫院各種需要介入的事件、民間團體的抗議或遊說等;衛生署都得去溝通、協調。這些事情接踵而來好像不曾停過,而每一件事都令人腦壓上升,常常陷入不知該如何解決的左右為難中。例如一家私人財團醫院發生院長任期的紛爭,兩邊人馬各帶立委向衛生署施壓;一家署立醫院實施院長輪調制度,得不停地向推薦的民意代表說明,為何沒有接受他推薦的人選。如何妥善處理這些事務,除了臨場決斷的智慧,更需要很大的耐心逐一破解。擔任政府長官的要訣之一是彎下腰默默打拼,投入很多的心力與智慧以後,才可能順利解決各種難題。


以上提出個人經歷過的各種苦處。但是在衛生署任職這一段時間,倒也不是天天吃苦瓜,其實偶而也會嚐到甜甜的滋味。這些深深打動內心的歡喜,常令人回味無窮。以下談談這些甘甜的經驗:


甘甜之一:進軍國際醫療舞台


台灣在國際間一直是一個被選擇性遺忘的孤島,在衛生醫療事業上更是如此。但個人曾經於2002年以副署長的身份,帶著一支浩浩蕩蕩的護理界菁英隊伍,遠赴丹麥哥本哈根,除發表多篇論文外,同時爭取國際護理學會(International Congress of Nursing,ICN)於2005年在台灣舉行的主辦權。在壯大宣傳隊伍的吶喊助威下,當時我代表台灣官方在大會致詞,並大聲地告訴各國代表:”Welcome to Taiwan”。從入場式揮舞著國旗進場,到會期中的各種造勢宣傳,終於促成2005年在台灣舉行ICN的結果。余玉眉教授也榮膺理事之職哩!回想起這段經驗,因能夠代表國家站在國際場合中奮戰,最後並能達成任務,這種喜悅實足以令人忘卻所有辛勞。另外如李明亮署長年年赴日內瓦為台灣對WHO發聲,爭取入會等,也成了近年來衛生署努力的方向。


甘甜之二:公僕受禮遇


擔任衛生署副署長期間,配有專用的座車與司機,要去哪裡都不需要擔心交通問題,有非常專業的司機會負責帶到該去的地方,也可以在車上好好休息一下。那些專用司機都是受過訓練的,上下車都會過來保護一番,例如用手護住你的頭以免上下車不小心撞到。卸任之後,突然覺得所坐的車子在走走停停之間有點魯莽,這才想起那些專業司機平穩開車的特殊感覺。


此外,能幹而內行的秘書會把每天的行程都安排得好好的,各種相關資料都早就準備妥當,在需要致詞的場合也有人準備好講稿,即使頭腦空空也不必擔心會有什麼事情應付不來。以前當過幾十年醫師,從來沒有經歷過很多禮遇,例如出外視察面對列隊歡迎的隆重場面;出國通關時,衛生署疾病管制局在機場的檢疫人員會招待你在VIP room休息,這些禮遇讓人感覺很有尊嚴。可能因為這樣,有些人無法適應下台的感覺,所以終其一生汲汲營營於仕途,這大概就是所謂的政治大頭病吧。還好自己只是政治的一個過客,離開衛生署回到專業的崗位上從事醫療,仍然有如魚得水的喜悅。


甘甜之三:夢想的實現


在副署長任內有機會將行醫多年的夢想付諸實行,藉以改造更優質的醫療環境。如前文所說,當臨床醫師可以見一個病人救一個,但是擔任衛生決策者推動重要法案,馬上會對全體民眾造成影響。在兩年兩個月任內,李前署長與我推動的成果包括:
- 醫學倫理委員會:提昇台灣醫界重視醫學倫理及教育。
- 醫療廣告規範:規範醫療廣告防止氾濫,讓民眾逐漸遠離沒有根據甚至有害的醫療。


- 幹細胞研究草案:促成台灣向尖端醫療繼續邁進。


- 器官捐贈登錄中心:讓有需要者有固定而公開的管道可以遵循。


- 提高健保費率及部份負擔:讓最棘手的健保虧損可以獲得暫時喘息的機會。


- 署立醫院經營效率之提昇等。


甘甜之四:意外的經歷


在從政的這段時間,有許多次意外的經歷,例如隨同總統坐專機巡視災區(這才見識到台灣「空軍一號」的模樣)、參與漢光演習(軍隊動員原來是這個樣子,也見識到一些先進武器的測試)、訪視一些平常人所不能到的地方,以及了解一些國家重要事務,這些都是非常難得的人生經驗。還記得一件趣事,那是在一次全國公立醫院運動會時,由我擔任司令官。當時知道儀隊通過司令台操槍敬禮的時候,司令官必須回禮,但是眼見儀隊操槍「啪-啪-啪」地響,那一連串動作迅速而緊湊,但不知自己該在那個動作出現後回禮。由於先前未受提示,因此有點緊張。一直在想是儀隊指揮將指揮刀舉在胸前時回禮呢?還是在指揮刀放下後回禮?後來還好矇對了,經過求證,當時自己在儀隊指揮將指揮刀往下甩的時候回禮,是正確的舉動,謹供以後為官者參考。


結語


在教學醫院工作三十年後,人生難得有出任公職的經驗,時間雖短卻是多采多姿。各位醫師在研究工作的潛力是無窮的,可以用一生的時間投入,但是如果有機會在不同的領域奉獻,頂多付出2-4 年的光陰,暫時換個人生跑道,經歷一些新的事情,卻是難能可貴的。我個人認為投入公職最合適的年齡約在50~60歲之間,此時人生的歷練與專業經驗已足夠,體力又能負荷沈重的負擔,是可以貢獻社會的大好良機。擔任公職不但可以擴大視野,還可學習許多新的事物,並運用所長服務更多人。如今我已卸任兩年,但是想起過去一些溫馨的事情,還是覺得很感動。當時苦不堪言的經驗,逐漸變成難得的回憶,現在也不再覺得那麼苦了。包括卸任後仍於2003年4月至6月與李前署長協助推動全國「抗SARS」之艱鉅任務,都與衛生署同仁結下共同努力打拼的「革命情感」哩!


卸任後有一次再回衛生署,遇到一位立委,對他說:「哈哈,我現在不用再怕被你質詢了」,逗得那位立委也哈哈大笑。擔任公職者必須不以名利為務,但求為國犧牲與奉獻,時時抱著感恩之心,最後將會得到甜美的喜悅與滿足。

下一頁
本站提供的健康資訊為一般性的參考資料,生病時應該讓醫師親自診視才能得到最適當的醫療。

網站外觀改版:2003.10.01

Copyright(C) 台大醫院小兒部李秉穎醫師
上次更新:2014年05月19日
台灣健康資訊網

(TMN) Since June 09, 2002

 

No. of page hits since March 22, 2012

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