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頁

有關健康專題的文章

作者負責網路醫療諮詢的問答整理

兒科相關新聞

醫療與衛生的相關評論文章

醫院與醫學教育的相關文章

評論網路流言與錯誤健康醫療觀念

醫學最新發展與消息

兒科專業非同步網路教學

來自網友對於本站的批評

記父親行誼

對於母親的思念

一、凡經行政院衛生署「健康資訊網站評獎活動」獲評為「優良健康資訊網站」者,並於93-94年連續獲選優良健康資訊網,得於獲獎網站首頁張貼「93-95年優良健康資訊網站標章」。  二、本標章係行政院衛生署頒予「93-95年度健康資訊網站評獎活動」獲獎網站之網路辨識標記,旨在表揚與彰顯獲獎網站優異之健康資訊內容與網站服務,並提供民眾在搜尋健康資訊時有所依循。然因健康資訊的日新月異,故衛生署無法對張貼本標章之網站所提供資訊之正確性與完整性時時刻刻負責。因此對於網站所刊載的內容,以及衍生的法律訴訟問題,概由網站經營者自行負責;而民眾對於網站內醫療、衛生保健等相關資訊,仍應與專業人員當面討論,以保障自身權益。  三、本標章之著作權屬行政院衛生署所有,主要提供「93-95年度健康資訊網站評獎活動」獲獎網站張貼於網站供民眾辨識之用,非經本署同意,任何網站不得私自下載與使用。

最新著作

回上一頁

台大醫院的怪鐘文化

本文刊登於楓城新聞與評論第135期,2004.10.1.

作者:台大醫院小兒部李秉穎醫師

建立:2004.09.13

修改:2014.10.02

每到下午五點鐘,隨著下班的樂聲響起,台大醫院的電梯動不動就被塞爆,一天的工作終於結束了。奇怪的是,各病房護理站的醫師大多留在原地。到各出口看一下,也很少看到有醫師準時下班走出醫院。是這些醫師的聽力太差聽不到樂聲?還是台大醫院禁止醫師準時下班?打聽一下才知道台大醫師的耳朵功能並不差,而是因為台大醫院有許多傳統,這個存在於大多數台大醫師心中的怪鐘正是其中一個(並非所有科別)。

回想我的住院醫師時代,兒科住院醫師的傳統是下午四點半交班、五點下班。還記得當年我這個可憐而無知的R1(第一年住院醫師),有次提早在下午四點二十分去加護病房交班(超過時間交班是會被學長罵的,而當年晚上值加護病房的就只有一個本院R1)。交班結束後時鐘指向四點三十分,突然聽到一位護士大叫:「心臟不跳了,快!CPR!」旁邊有包括負責白天醫療業務醫師在內的一共三名R2(第二年住院醫師),馬上停止聊天,說聲:「下班了!」於是一哄而散,剩下一個可憐而惶恐的R1衝向病床。

這個誇張的例子說明當年小兒科並沒有怪鐘的傳統,大家再怎麼忙,大多會在六點以前下班,準五點下班是正宗的傳統,上述四點半的例子則算有點混。當時有位在內科的同班同學問我下班時間,當他知道我們可以準時下班時,就開始抱怨內科無法在五點下班,否則會被批評或遭白眼。他有點生氣地說即使沒事也不能準時下班,真是奇怪而不近人情。沒想到曾幾何時,此怪鐘之風吹入很多其他科別,小兒科也是其中之一。只要準時下班,隨時會飄來疑惑或甚至鄙夷的眼光。

最近小兒部有位住院醫師突然離職,臨走前在部內網站發言提到不願留下的原因,其中一句話是:「我好希望每天可以六點下班。」咦!什麼人規定過住院醫師不能在六點下班?我們的下班鐘聲不都是在下午五點響起嗎?我認為我們必須正視這個問題,因為這怪鐘顯然已經造成醫師們沈重的心理負擔。一個每天都得在七、八點下班的人,是很難快樂起來的。

學術界好像常有一種想法:要成功就必須肯拼,肯拼的最好表現是不眠不休地工作。如果有人準時下班,那種人大概不太肯拼也不太認真,於是形成怪鐘文化。事實上,有些研究工作的確必須不眠不休地做,例如為了讀取實驗數據,週六、週日也得來研究室。但如果因此而要求所有人週六、週日都必須來醫院,那就完全沒有道理。如果我們認為無須要求所有人週六、週日都上班,我們也認為週六、週日的醫療責任應該交由值班醫師負責,那為什麼我們並不認為下午五點以後應該讓值班醫師來負責。如果我們認定必須操到剩半條命才算執著於學術,那基礎醫學的老師都必須禁止放寒暑假?所有老師都必須一年365 天早八晚五?

醫師的平均壽命比一般人要短上十年左右,我們為什麼要自虐地讓這已經被打折扣的生命充滿那些不必要的不眠不休?每當醫院有醫師生病或過世時,總有人出來呼籲大家要好好照顧自己、要注重休閒,但久了以後這些就被淡忘,直到下一位同事出事。行政院也一直以鼓勵休假為職志,要求公務員必須認真休假,並到處發國民旅遊卡(當然拼經濟也是原因之一)。對比之下,對我們最差的不是醫院、不是別人,卻正是自己。

有住院醫師對我反映說他們真的很忙,不可能在六點以前下班,這是我無法同意的。連兩個颱風天不來上班,一位值班醫師仍然有能力照顧一整個病房;平時七點下班的醫師去看三個小時門診,不會因此而必得在晚上十點才能下班(7 + 3 = 10);相反地,如果提早在早上五點上班,我們不會因此而可以在下午四點下班(7 - 3 = 4)。真正的理由是我們的腦袋已經僵化了,那個怪鐘就是要我們晚上七、八點才能下班,沒有其他理由。

再舉些簡單的算術:一位每天兢兢業業忙到七點才下班的人,當他請七天假的時候,他已經荒廢了7 X 8 = 56小時,這相當於56/(7-5) = 28天準時於五點下班的結果。所以執著於怪鐘的醫師,完全不可請假才能體現自己堅決的意志。再看看人事行政局最近公布的1995年「政府行政機關辦公日曆表」,一年中公務員可休假112天。天啊!這是多麼荒廢學術的事情啊!最好是這112天都免了,才能貫徹我們把自己操到半死的決心。

反過來看這個怪鐘,晚晚下班的人真的就是優秀醫師嗎?他們可能白天聊天聊太久,才會有order key不完的結果;他們可能能力不佳,人家半小時可以打好的病歷摘要,他卻需要兩個小時;他們可能在五點以後看報紙,只因為要打發時間;他們家裡可能有來自河東的一頭獅子,所以不喜歡太早回家。早早下班的人又如何?他們可能回家寫paper去了、他們可能回家唸書、他們可能回家補病歷摘要,他們中有些可能代表著台大醫院的未來。

曾經詢問過其他醫院或公司的情形,大家的傳統都不太一樣,有的公司還沒打鐘就剩沒幾個人,有的公司則有著跟台大醫院一樣的怪鐘文化。對於以開盡天下會議為己任的一級主管、對於無法中斷實驗的研究者,我們必須對他們的付出與晚歸致上最高的敬意,但我們不應要求即使事情都作完了也不可下班。醫療是一種理應無悔的付出,但不應是損己自虐的付出;我們不只期望能點亮別人的生命,我們也應該快樂地點亮自己的生命。

 

2014.10.2 中國時報相關文章

德法立法保障員工休息權
 

電子郵件、手機等先進科技讓員工工作更具彈性,但也讓員工在下班後仍不時被老闆追蹤打擾,長期累積下來身心俱疲。為落實「下班就是下班」,德國就業部長安莉雅.納勒斯,就支持制定「反壓力法」,希望2015年能上路;英、法等國也各有因應措施。

納勒斯表示,「時時刻刻為工作待命,和精神疾病攀高有不容否認的關係。」她責成「聯邦職場安全與健康研究所」研究制定「反壓力法」的可行性,包括禁止雇主在下班時間以電話或電郵聯繫員工。但她坦承,這樣的法律恐難以落實。

在德國,雇主在假日聯絡員工談公事已屬非法。福斯汽車等大型企業,已禁止主管在非工作時間聯絡員工,戴姆勒汽車則在電腦系統裝軟體,自動刪除下班時間寄給員工的信件。

儘管如此,德國《畫報》曾報導,5分之1勞工下班後還要被老闆差遣。年金保險聯盟調查,德國勞工因壓力大,退休年齡愈來愈早,原因之一就是上司頻繁聯繫。

在法國,員工每周依法只能工作35小時。工會組織「法國工人民主聯盟」以及「管理人員總工會」,都與「工程技術和諮詢雇主聯合會」簽訂協議,保障科技與顧問業員工的休息權,規定晚上6點下班後至隔天早上9點前,員工必須關掉手機,不收工作郵件,公司不得逼員工確認信件。

雖然英國已實施工時限制,但英國總工會認為,該規定未保障員工下班後免受電郵或簡訊轟炸,且律師與醫師也不在保障之列。不過英國總工會政策顧問塞勒說,法律、媒體、金融、地方政府的員工不被允許關手機,但國家健保局會支付酬勞給待命的員工。

在快樂指數評比名列全球前茅的挪威,也未立法禁止員工下班後收發工作郵件。石油分析師雷薩說,即使下午4點半就下班,但晚上7點前,他仍每半小時確認一次電郵,以免錯過股市尚未收盤的倫敦同事發來的緊急郵件。

 

2014.1.2 中國時報相關文章

忘我工作是美德嗎

居住非洲南部的布希曼人(法新社),幾千年來,他們做得少,每天工作約2小時到3小時;吃得好,每天2500大卡熱量;玩得樂。
1920年曾到中國講學的英國哲人羅素,不是一個特別熱衷狂熱工作的人。在他1932年的發表的論述《閒散頌》中,羅素認為,如果整個社會可以有效運作,人們平均一天應該只要工作4個小時就足夠了,其他的時間,可以投注於科學、繪畫或創作等。羅素以為,如此可以讓一個人享受在工作之外,生活中其他的需求和必要。


身心俱疲過勞死


羅素的主張,聽來是否有點天方夜譚?可是,羅素並非異想天開。無獨有偶,英國經濟學家凱恩斯在其1930年發表的前瞻性論文《我們子孫輩的經濟前景》中,除了預測,當時的經濟大蕭條最終「只是一次短暫的調整期」,百年後,到2030年,英國的人均收入將提高4倍到8倍外;凱恩斯並預言,到21世紀初,人們平均每周的工作時數將縮減到每周15小時。


然而,羅素和凱恩斯,這兩個20世紀的思想和理論大師,一定做夢都未料到,他們的期望或預測,會錯的那麼離譜。科技精進,不但未縮短人們原本每周工作40小時的時間表,在21世紀的今天,許多區域和工作範疇的工作時間,不減反增。


愈來愈多的人發現,自己不是每周工作15小時,而是,每天工作15小時;或者,愈來愈多人發覺,自己幾乎,「醒著的時候都在工作!」
資訊快速,科技發達的時代裡,人們的渴望和需求似乎也追著資訊運作,並且更加無法停歇。身心俱疲的猝勞死,在已開發國家的案例,遠高於開發中國家。去年夏天一名歐洲年輕人在美國銀行實習時,因工作過度突然死亡,在歐洲引發廣泛注意和強烈批評。


倫敦的獨立智庫「新經濟基金會」(NEF)提出,應該把目前每周平均40小時的工作時間,減少到每周30小時,以期確保勞工身心均衡,主張向荷蘭每星期工作4天看齊,或者,應效法比利時政府,給予所有勞工要求縮短工作時間的權利。


總部位於巴黎的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也發表了一項統計,顯示長時間工作與有效生產,未必畫上等號。希臘是OECD統計中工作最勤奮的國家,希臘人每年平均工作時間為2000小時;生產率比希臘高出70%的德國,每年的平均工作時間則為1400小時。


其實,凱恩斯預測每周工作15小時,未必是全然的白日夢。居住非洲南部的布希曼人(見圖,法新社),幾千年來,他們做得少,每天工作約2小時到3小時;吃得好,每天2500大卡熱量;玩得樂。儘管長期以來,人類學家和其他社會學者一直對布希曼人這種過於簡單的生活表示質疑,但英國人類學者蘇茲曼認為布希曼人、這個世界上現存最古老的民族之一,在汲汲營營的現代世界裡,凸顯了「原始的富足」。


3個8是好制度


不幸的是,隨著土地消失,布希曼人如今漸淪為契約的奴隸,他們的「原始富足」飽受威脅,伴之而來的是健康和酗酒問題。從某個角度而言,布希曼人當前的處境,可說是人類社會演進的一個小縮影。狩獵時代面臨的威脅是猛獸;工業文明時代猛獸可能轉化成上司或老板。


英國作家布廷在她的《心甘情願的奴隸》一書中,揭露了英國中產階級在工作壓力下產生的緊繃和陰晴情緒,尤其是在職場人力縮減,沉溺工作的情況更變本加厲。然而,她也點出了,我們陷入超負荷工作狀態中,多少也有心甘情願的意味,以致把自己的人生弄到緊繃、疲憊和消化不良。


辛勤工作是我這一代的人生態度和守則之一,但忘我工作真是無可非議的美德嗎?1866年日內瓦大會上,國際工人協會要求確立8小時制度:8小時工作、8小時自我支配、8小時休息。畢竟,培養自己的興趣,關懷他人,也是人生的一種工作。

 

2010.9.27 TVBS相關報導

下班播晚安曲 台積電推「正常」下班

科技產業工時長壓力大,工程師疑似過勞死的情況,時有所聞。台積電率先推出正常下班政策,傍晚6點多會先開始播放費玉清的晚安曲和廣播,提醒員工該下班了。除了高階主管外,8成的工程師都必須在晚上8點離開,而且為了順利落實,還把這項成果列入廠長的工作考績,希望能改善員工超時工作的常態。

聽到費玉清的晚安曲,不少民眾會聯想到店家要打烊關門,但現在這首經典歌曲有了新用途:催員工趕快下班。

科技業為台灣經濟撐起一片天,卻不時傳出工程師超時加班,疑似過勞死的意外!台積電實行要員工正常下班的政策,愛護員工,從董事長張忠謀在景氣復甦後,回聘裁員的做法可以看出端倪。

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2009.5.20):「邀請大家在6月1日返回公司任職,至於不願回任的同仁,除了已經發放資遣費,以及優惠離職金外,公司還會額外加發一筆關懷金。」

台積電破天荒回聘數百位離職員工,現在更要改進員工超時加班的狀況。各廠區傍晚6點半左右,會先用費玉清的晚安曲和廣播,提醒員工應該下班。除了副理、經理以上主管,8成工程師最晚要在晚上8點前離開,工程師是否正常下班,還會被列入廠長的考績項目。

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2009.5.20):「公司的營收已經有好轉,第二季狀況比第一季好很多,最壞的情況已經過去。」

營收好轉,但員工的上班時數卻也跟著增加,老闆體貼,催促大家準時下班,但上有政策,下有對策,事情做不完,員工先說晚安,隔天卻提早上班,就怕這句歌詞,成了變調的晚安曲。

下一頁
本站提供的健康資訊為一般性的參考資料,生病時應該讓醫師親自診視才能得到最適當的醫療。

網站外觀改版:2003.10.01

Copyright(C) 台大醫院小兒部李秉穎醫師
上次更新:2014年10月02日
台灣健康資訊網

(TMN) Since June 09, 2002

 

No. of page hits since March 22, 2012

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