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頁

有關健康專題的文章

作者負責網路醫療諮詢的問答整理

兒科相關新聞

醫療與衛生的相關評論文章

醫院與醫學教育的相關文章

評論網路流言與錯誤健康醫療觀念

醫學最新發展與消息

兒科專業非同步網路教學

來自網友對於本站的批評

記父親行誼

對於母親的思念

一、凡經行政院衛生署「健康資訊網站評獎活動」獲評為「優良健康資訊網站」者,並於93-94年連續獲選優良健康資訊網,得於獲獎網站首頁張貼「93-95年優良健康資訊網站標章」。  二、本標章係行政院衛生署頒予「93-95年度健康資訊網站評獎活動」獲獎網站之網路辨識標記,旨在表揚與彰顯獲獎網站優異之健康資訊內容與網站服務,並提供民眾在搜尋健康資訊時有所依循。然因健康資訊的日新月異,故衛生署無法對張貼本標章之網站所提供資訊之正確性與完整性時時刻刻負責。因此對於網站所刊載的內容,以及衍生的法律訴訟問題,概由網站經營者自行負責;而民眾對於網站內醫療、衛生保健等相關資訊,仍應與專業人員當面討論,以保障自身權益。  三、本標章之著作權屬行政院衛生署所有,主要提供「93-95年度健康資訊網站評獎活動」獲獎網站張貼於網站供民眾辨識之用,非經本署同意,任何網站不得私自下載與使用。

最新著作

回上一頁

一張卡片的故事

本文刊登於景福醫訊

作者:台大醫院小兒部李秉穎醫師

建立:2004.01.30

一天早上門診看得比較晚,看完後剛走出診間,迎面而來遇見以前一位病人的母親。我看著那位有點眼熟的女士,過一陣子才記起她女兒的病情。她說她一直在診間外面等我的門診結束,目的只是想送我一張她做的卡片。

那位母親的女兒罹患膽道閉鎖,因為一開始發病時的診斷有些遲誤,所以肝功能急速惡化,很快就到需要肝臟移植的地步。這位母親願意捐出自己的肝臟,而且也做了肝臟移植前的評估,但是小孩一直有嚴重的感染,治療了好久都未見成效,也使得肝臟移植遲遲無法進行。

輪值台大醫院小兒部7B病房開始診治那位小孩的時候,我曾經跟兒童腸胃科與放射線科醫師有過一些不同的意見,也因此有很多爭論。小孩當時最大的問題是發燒一直持續不退,在感染症沒有得到控制之前,根本無法進行肝臟移植。但是大家不清楚小孩的感染部位在哪裡,只是不斷地更換抗生素,問題一直沒有得到解決。

稍微了解這位病例的病史以後,我認為問題可能就出在肝臟,因為那裡有一些在電腦斷層掃瞄中呈現低密度(hypodense)影像的地方,所以我覺得那些不正常部位可能是肝膿瘍 (liver abscess),而局部積膿的現象會使得抗生素無法馬上出現退燒的治療效果。其他醫師卻不做此想,他們都認為那些病灶只是因為膽汁長期滯留所造成擴大的膽管,所以不打算進一步處理。會導致後面這種推論,還有一個原因是在注射顯影劑以後,該病灶周圍並未出現一般膿瘍常見的環狀顯影增強 (ring enhancement)現象。

當時我認為小孩長期發燒一直找不到原因,肝臟卻有一個不正常的地方,當然應該考慮這兩件事可能有因果關係,所以獨排眾議持續爭辯。此外,我也一直質疑肝膿瘍一定會有環狀顯影增強現象的說法。在動物實驗中,已經有人發現初期的肝膿瘍並不會在電腦斷層掃瞄中出現環狀顯影增強,個人以前看過的肝膿瘍病例也大多如此。後來經過反覆討論,並且重複做電腦斷層掃瞄,大家終於同意肝臟裡那些低密度區域中,至少有些可能是肝膿瘍。

因為肝功能實在太差,在無法開刀直接做膿液培養的情形下,我們只好不停地換抗生素試看看有沒有效,結果病情一直沒有得到很好的控制。在這種情形下,我們必須考慮在使用某種抗生素一段時間以後,重複做電腦斷層掃瞄,才能觀察病灶是否對治療有反應,腹部超音波則無法看到那些病灶。因為同一次住院做太多次電腦斷層掃瞄一定會被健保刪除給付,所以主治醫師反對再做檢查。在不得已的情形下,這位母親曾經要求自費檢查。在全民健保制度中,屢屢出現這種場景。我們的健保主要是為了討取選票用的,所以必須讓一般大眾都覺得「賺到了」。至於會造成家庭經濟重大負擔的高額給付,卻被設下嚴格限制,所以常有病情愈重、自費項目愈多的情形。這也突顯出在家屬願意犧牲一切的熱切期待中,我們的醫療保險體制竟是如此冷酷。

後來不再掛名擔任那位小孩的主治醫師以後,就無法直接插手其治療。曾經聽住院醫師說,這位病人的家屬中只有母親希望繼續治療小孩,其他人都反對母親捐贈肝臟,原因之一是小孩病情很重,即使做肝臟移植,成功的機會並不高。這位母親陷入孤立無援的狀態,每次都要求我要救她的小孩,我也每天都去看那位小孩(聽說其他醫師好像認為可以放棄積極治療了,所以不常來看他們)。她常對我說,我是最權威的,也很疼那小孩,如果我能救那小孩,她與她小孩會感激我一輩子。

在我離開小兒部7B病房的時候,小孩還是有感染無法控制的問題。有時在路上碰到那位母親,她會央求我再去看小孩,我也會抽空再去看他們。每次去病床旁邊都會覺得很無奈,所有可以考慮的治療方法都用了,而大家都知道小孩存活的機率已經十分渺茫,我可以做的只有做一下理學檢查,然後跟那位母親講一講話。後來有段時間沒再遇見那位母親,自己也將這件事忘了。

即使是完全無望的疾病,家屬心中總會希望能給病人最好的醫療與最後一次機會。這種期望有時看來像是脫離現實,部分醫師甚至可能認為是無理取鬧,但這些期望全部來自愛,而愛本就是沒什麼道理的期望與付出。

以前筆者母親因為腎細胞癌於術後併發肺炎,其病情惡化迅速而於一夕之間有大片肺葉呈肺實質化。當時看到前一天的檢驗報告,發現其痰液培養出的細菌之抗生素敏感性有了變化,之前有效的抗生素都變成無效,只剩下imipenem有效。當時心裡十分著急,無法理解為何不換抗生素,所以對一旁的住院醫師嚴詞質問。只見那位住院醫師的臉色一沈,回說人都是有自尊的。那位住院醫師大概認為母親的身體已經被之前未被早期發現的腎細胞癌折磨得十分瘦弱,現在發生這麼嚴重的肺炎已經很難挽回,並不打算採取任何措施。此外,也可能是負責的醫師根本沒仔細去看檢驗報告。自己深知這類糾紛對於醫師的傷害,我忍住不滿不再爭辯。後來聯絡其他相關醫師,但直到母親於隔天去世,她的抗生素一直沒變。即使換了抗生素,那嚴重的肺炎的確很可能無法挽回,但我一直無法理解為何不能給母親最後一次機會。

在門診再度遇見那位膽道閉鎖小孩的母親時,我才知道小孩已經過世一段時間了。她送我一張卡片,裡面有一張她快樂地與小孩合照的照片。寫著:感謝我對小孩的照顧,但小孩已經無法再寫感謝的卡片,她只好替小孩做一張卡片謝謝我。

人生畢竟有許多無奈,醫師也無奈地無法治好所有病人。在所有的無奈中,我們只能盡力。那母親所謝的是,在那無奈中,我曾經不斷地盡力過。

下一頁
本站提供的健康資訊為一般性的參考資料,生病時應該讓醫師親自診視才能得到最適當的醫療。

網站外觀改版:2003.10.01

Copyright(C) 台大醫院小兒部李秉穎醫師
上次更新:2014年05月19日
台灣健康資訊網

(TMN) Since June 09, 2002

 

No. of page hits since March 22, 2012

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