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下一頁

有關健康專題的文章

作者負責網路醫療諮詢的問答整理

兒科相關新聞

醫療與衛生的相關評論文章

醫院與醫學教育的相關文章

評論網路流言與錯誤健康醫療觀念

醫學最新發展與消息

兒科專業非同步網路教學

來自網友對於本站的批評

記父親行誼

對於母親的思念

一、凡經行政院衛生署「健康資訊網站評獎活動」獲評為「優良健康資訊網站」者,並於93-94年連續獲選優良健康資訊網,得於獲獎網站首頁張貼「93-95年優良健康資訊網站標章」。  二、本標章係行政院衛生署頒予「93-95年度健康資訊網站評獎活動」獲獎網站之網路辨識標記,旨在表揚與彰顯獲獎網站優異之健康資訊內容與網站服務,並提供民眾在搜尋健康資訊時有所依循。然因健康資訊的日新月異,故衛生署無法對張貼本標章之網站所提供資訊之正確性與完整性時時刻刻負責。因此對於網站所刊載的內容,以及衍生的法律訴訟問題,概由網站經營者自行負責;而民眾對於網站內醫療、衛生保健等相關資訊,仍應與專業人員當面討論,以保障自身權益。  三、本標章之著作權屬行政院衛生署所有,主要提供「93-95年度健康資訊網站評獎活動」獲獎網站張貼於網站供民眾辨識之用,非經本署同意,任何網站不得私自下載與使用。

最新著作

回上一頁

醫藥論壇

作者:台大醫院小兒部李秉穎醫師

本文刊登於自由時報自由廣場 (2008.1.25):「扭曲的醫療生態」

建立:2008.01.25

修改:2008.03.05

醫療糾紛正在扭曲台灣醫療生態

報載台灣醫師因為醫療糾紛被定罪的比率高於其他各國,其實醫師被不當定罪只是台灣社會不公平對待醫界的其中一點,更多的是辱罵、威脅,甚至人身傷害。筆者與一群關心台灣醫界的同好,曾在民國九十三年對相關事件做過一次問卷調查。發現將近一半執業醫師都遇過醫療糾紛,有過糾紛的事件包括要求賠償(百分之七十五)、被辱罵(百分之三十一)、法律訴訟(百分之二十三)、人身傷害(百分之六)。試想,有哪一個「正常」行業會有這麼高比率被罵、被打、被告?那些要求提高醫師被定罪比率的個人或團體,認為這是社會公義嗎?

醫界被不公平對待的結果是,少糾紛的皮膚科變成年輕醫師的最熱門科系,攸關民眾生命保障的重症科別,則乏人問津。前述調查中,醫學生家長有高達百分之四十四的比率,希望自己的子女將來任職皮膚科。也發現許多醫師對於目前執業科別並不滿意,其中有三分之二都是因為醫療糾紛太多而覺得不如歸去。大約四分之一的醫師考慮過要轉科,而轉科的第一名志願則又是皮膚科(百分之三十)。優秀人才紛紛轉向少糾紛科別,對於醫療品質當有負面影響。

該次調查有個問題,假設有一種外科急症,不開刀的死亡率為百分之九十,開刀的死亡率為百分之四十。依照一般的想法,當然應該開刀。執業醫師在假設自己生病的情形下,要求馬上開刀與完全由醫師決定的比率大約各佔一半。但如果是面對民眾生病,則只有百分之二十四會積極勸說開刀,其他都是讓家屬決定。其間的差距來自於醫療糾紛太多所產生的防衛性心態,雖然開刀讓病人的存活率提升,但只要遇上開刀死亡,就很可能會引起醫療糾紛。

不當的醫療糾紛與醫療仲裁不但是一種社會不公,也讓重症醫療逐漸失去優秀人才、讓醫師採取保守性醫療,這對於整體醫療品質有著深遠的負面影響。我們希望台灣能夠理性面對各種醫療事件,並在必要時做出公平的仲裁,這才是醫療品質的保障。

 

2008.1.20 自由時報相關報導

醫師起訴率 我高得驚人

台灣民眾遇到醫療糾紛,大多一氣之下告上法院,醫師公會全聯會指出,各鄉鎮市都設有醫療糾紛協調委員會,其中有三分之一是醫師、三分之一法界人士,另三分之一是社會賢達,多數的醫療糾紛到了這堙A都能有可接受的協調結果,不失為醫療糾紛時的第一線選擇。


過去四年,台灣醫師有十多個被起訴,其中有六個被判刑,相較美國近一百年來沒有醫師被起訴,台灣醫師的起訴率高得驚人。醫師公會全聯會醫事法規委員施肇榮表示,訴訟是希望釐清責任後,能有損壞賠償,但這樣的結果,並非一定要上法院不可。


事實上,醫療糾紛進入司法程序後,不僅曠日廢時,且法界與醫界對一些問題的見解,也容易因專業背景不同,出現分歧。施肇榮舉例表示,一名毒癮犯在接受治療後死亡,這個案子經過十次的鑑定,結果卻五次一樣、五次不一樣,拖延至今已經十年,尚未結案。


施肇榮指出,過去四年,台灣醫師平均每三個月就有一個被起訴,但是很多進入司法程序的醫療糾紛,即便最後有結果,無論是醫師還是當事病患都脫了一層皮,醫師日後更會採取防禦性的醫療,不是好的發展。建議民眾不妨先上醫療糾紛協調委員會協調,如果對協調結果不滿意,再進入司法程序也不遲。

 

2008.1.20 中國時報相關報導

世界第一 每3個月 1醫師定罪
黃天如/台北報導

 長庚大學醫學系教授林萍章昨天指出,他研究國內九十至九十四年,並以十五件法院判決確定醫師敗訴的醫療刑事案例計算,平均每三個月就有一名醫師被定罪,總計則有兩百多件醫療刑事案件,創下世界紀錄。

 醫界為台灣醫療糾紛刑事案件數高居全球第一叫屈。昨天全程參與這場由醫師公會全聯會主辦之「刑事醫療糾紛學術研討會」的醫療改革基金會辦公室主任蕭敏慧則表示,醫界在怨嘆之餘,是不是該想到病患及家屬的權益也需要維護?

 蕭敏慧表示,身為醫改會的一員,更代表期待台灣醫界各方面素質持續不斷提升的芸芸眾生,她衷心期盼醫界能在這些醫師被判敗訴的案例中學到教訓、經驗,而不只是關心那個同業可能因此被抓去關。

 事實證明,針對被判業務過失傷害甚至致死確定的醫師,法官都能考量被告的出發點是救人而予輕判,十之八九都可獲緩刑或易科罰金。蕭敏慧強調,相形之下,家屬面臨的卻是失去摯愛、一條生命的消失…,那是再多錢也換不回來的。

 中華民國醫師公會全國聯合會昨天舉辦刑事醫療學術研討會。現任台北長庚胸腔及心臟血管外科主任的林萍章表示,美國一百年來只有一例醫療刑事案件,日本五十年來僅十件,台灣則每年就有數百件;主因是台灣主張醫療糾紛視為「業務過失」,與很多國家視為「民事案件」不同。

 林萍章蒐集了九十年二月一日至九十四年一月卅一日四年間,經法院判決確定醫師敗訴的十五例案例進行分析。他說,十五件案例中有十八名被告,十七名是醫師、一名是密醫;有十六名經上訴仍被判有罪的醫師平均刑期六.六個月,但皆獲緩刑或得易科罰金。在醫師科別方面,以外科佔三分之二最多,其次則依序為內科、婦科及兒科。經他分析,十五案中有六案鑑定書內容「有疑義」。

 林萍章認為,台灣現行醫療糾紛鑑定制度最大問題是多頭馬車,而醫審會、法醫、醫學中心之鑑定意見也應建立審查機制,以免誤導法官。

 

2008.1.20 中國時報相關報導

糾紛不斷 醫生冤還是病患冤
黃天如/特稿

 在醫療糾紛中,醫生已處於「弱勢」了嗎?

 資料顯示,去年到今年,國內至少傳出三起判賠金額超過三千萬的醫療疏失案例;但另一方面,衛生署醫事審議委員會去年曾有資料指出,該會每年平均約受理二百多件醫療訴訟鑑定案,其中六成案件中的病人死亡,但僅一成一的案件,最後被鑑定為醫事人員有疏失,若有被裁定懲戒,是以上進修課程為主,沒有一位醫師因此被吊銷執照。醫生冤還是民眾冤?社會自有公評。

 昨天在這一場醫療糾紛相關的學術研討會中,醫界與法界龍頭雲集,包台大醫院院長林芳郁及各大學醫院主管都在,但民眾可能也想問,台灣平均每三個月就有一人因醫療疏失枉死呢?

 林芳郁在致詞時呼籲:「希望醫界在檢討現行醫療糾紛鑑定制度弊端的同時,也不要忘了自省。」其實,民眾也要的不多,不過就是醫師們多一分謹慎、多一分自省。

 縱使全國每年平均有二五○件醫療刑事糾紛,醫師被法院判決業務過失確定的案例平均還不到四件;又被判刑的醫師絕大多數都能獲得緩刑或易科罰金,同一時間極可能是因醫師誤診枉死的患者家屬,卻只能暗自對著家人的照片掉眼淚。但總算是在心裡上得到一份安慰。

 最近一年以來有三起醫療糾紛案例,包括因手術麻醉、整型麻醉失敗結果造成病患疑似成為植物人等,結果判賠金額超過三千萬。衛生官員指出,大約六年前,醫療糾紛案件的調解賠償金額,平均是在五萬元上下,較高金額頂多十萬元左右就和解,如今動輒幾十萬元,甚至有些重大醫療糾紛,調解金額可跳升到高達百萬元,又以整形美容糾紛件數增加速度最快。

 但衛署醫事處另份資料顯示,從一九八七年到二○○六年底,醫事審議委員會共完成五千三百八十一分醫療訴訟鑑定報告,最後有一成一(約五百九十多案)被鑑定為醫事人員有疏失,六%可能有疏失,而醫事人員幾全是醫師;其中外科佔三成四最多。在五千多件醫療訴訟案中,六成病人死亡重傷害有二成五。

 醫改會董事長張苙雲曾感嘆,醫療糾紛鑑定成案的低比率,即使成案再送回法院,法官判醫師醫療過失,刑事部分大多只判緩刑,民事部分則賠錢了事。對照昨天的醫師高喊醫療糾紛被定罪比例高,好像不是很相同。

 

2008.1.20 聯合報相關報導

醫醫相害?除罪化爭議又起

醫界多年來呼籲醫療糾紛除罪化,林口長庚胸腔及心臟外科主任林萍章說,醫療糾紛現況不是「醫醫相護」,而是「醫醫相害」,他建議,應對鑑定人的鑑定意見建立審查機制。


中華民國醫師公會全聯會理事長李明濱表示,衛生署醫事鑑定小組受理的醫療糾紛案件,從八十五年的兩百卅八件,至九十五年已增加到四百廿件,成長一點八倍,醫病關係空前緊張。


也是東吳法學碩士的林萍章蒐集九十年到九十四年經刑事判決醫師敗訴案例,發現「平均每三個月,就有一個台灣醫師被判有罪確定。」刑期從拘役十日至十二個月不等,但所有判刑醫師,都獲緩刑或易科罰金。林萍章說,台灣法律對醫療過失追訴刑事責任,案件數之多,「可說名列世界第一名」,以美國來說.一百年來只有一件,日本五十年來只有十件。


不過,台灣醫改革基金會辦公室主任蕭敏慧說:「病人死了,就是一條生命的消失!」她認為,病人家屬控告醫療疏失,捍衛維護己身權益的心情可以體諒。


她呼籲醫界,醫療處置難免有疏失,以剖腹產來說,有傷及膀胱,大腸鏡也可能有腸穿孔風險,醫界有否從過去失敗例子,虛心學到經驗,以後再避免發生,才是民眾關心的。


台大醫院院長林芳郁表示,醫界應自省,但曾幾何時,醫師在法律的評價等同職業駕駛,「醫療犯」名詞造成醫師錯愕,業務過失刑責也讓醫師無所適從,只好採防禦性醫療保護自己。


林萍章強調,尤其是急重症及外科醫師,站在救人命的第一線,結果法律卻「懲罰」這些醫師,病家在抬棺抗議後,往往「以刑逼民」,讓醫院或醫師因害怕刑責而尋求和解。


就讀東吳大學法學碩士的台大醫院骨科部主治醫師王至弘表示.目前衛生署醫事審議委員會的醫療糾紛鑑定,也有近兩成認定醫師有疏失,且法律是以刑事起訴,和國外大多走民事不同。

 

2008.3.2 中國時報相關報導

醫師見路倒 僅四成願搭救
 

國內一項調查顯示,看到路倒病患,執業醫師僅四成願意出手相救,挺身而出的醫學生也只有六成!台大小兒部教授李秉穎表示,國內醫療環境已因醫病關係緊張到近乎扭曲的程度,而一旦醫師紛紛力求自保,到頭來受害最深的還是民眾。

 李秉穎昨天在兒童保健協會舉辦的學術研討會中,首度發表他於四年前進行的調查研究,對象包括以北區醫學院為主的住院醫師、醫學生、學生家長,以及分布全國的執業醫師,受訪人數總計約一三○○人。

 他說,該調查顯示,醫學生心目中的理想執業科別前幾名依序為內科、家醫科、兒科、外科及神經科,理由是這些科別較有機會救人性命;至於家長的看法則「實際」得多,其希望子女執業的科別優先順序是皮膚科、內科、眼科、兒科及家醫科。

 李秉穎以自己為例,當初他選擇兒科也是充滿了理想性,因此,明知兒童疾病種類、併發症都比成人多出許多,專業難度及壓力也大,仍勇於執著所愛。

 然而,近年國內醫療環境愈形惡劣,醫病兩方動輒興訟以對,在在都讓醫師熱血降溫。

 李秉穎說,上述情況嚴重的程度,從問卷中提及「若看到有人在路旁昏倒,你會怎麼做?」回答會通知一一九然後為患者CPR的醫學生竟然只六成,「社會化」的執業醫師願意這麼做的比率更只有四成。

 在被問到「若有一種外科急症不開刀的死亡率為九成,開刀死亡率為四成,而你是外科醫師,你會怎麼做?」結果多數受訪執業醫師及醫學生的答案都是「與家屬討論決定」,願基於專業積極勸說家屬接受開刀者僅二成左右。

 李秉穎強調,或許民眾會感嘆「醫師愈來愈沒醫德」,但從另一個角度看,近年常有住院醫師跟他抱怨,小朋友的血管較細,有時他們只因打針打了幾次沒成功,就會遭家屬「辱罵」,醫病關係怎麼會好得起來。

 

PTT討論區網友對本新聞的回應之一:

 

這個故事在去年12月也發生在我學長身上
他在上班途中因為車子很多走走停停在快車道上
正要起步時看到後視鏡有一個媽媽帶一個高中在他車後倒向快車道邊
他就下車察看.....問他有沒有事....並表明他是醫生..有事可以送她去醫院
還要幫她把機車牽到路邊....
那媽媽說他沒事....自己把機車牽到旁邊
後來那位媽媽說他頭有點暈....
我學長就CALL 119送她到本院並請警察來
到本院急診後....問他兒子
他兒子說因為他們本來騎在機車道....要趕上課所以要超前面一堆摩托車
就騎到慢車道和一位年輕機車騎士差撞就倒到快車道ㄌ
他老爸來後就叫他兒子畢嘴....
警察後來問訊時....他們稱我學長撞他們....
要我學長賠償.....
用想的也知道他在後面倒下....難道是倒車撞他們.....
警察也知道....因為有畫車禍時的相對位置
後來他們就不了了之了

 

PTT討論區網友對本新聞的回應之二:

 

話說我還是個國小學生的時候
有一次我娘親開車載我下課,
從後照鏡看到一個老阿嬤騎摩托車在馬路上跌倒
好人我娘親當下發揮良好社會公民的精神
把車停下,去把阿嬤扶起來送到醫院
then?路倒阿嬤跟條子說是我媽撞倒她的,
說了一大堆什麼我媽撞倒她所以送她來醫院啦之類八啦八啦~~~
希望和解金十萬.
後續事件不贅述,後來警察蒐證,我娘親並沒有賠錢.

只是,醫療行為不如車禍這麼簡單.
賠不賠錢是其次,可是那種心理的折磨和難受徹底毀滅我對人的信任.
而只要受過一次傷害,下次就再也不會伸出助人的手.
對方被你救起來後還會咬你一口.

 

2006.5.20 聯合報相關報導

幫路倒陌生人CPR 台北人只2%願意
 

調查發現,在美國的西雅圖,八成民眾願意對路倒陌生人伸出援手,作心肺復甦術(CPR ),但在台北市,願意幫陌生人CPR的只有2%!

台北市消防局忠孝分局高級救護技術員王玨瑋說,根據早年調查,台北市這2%的熱心人士頭,還包括了患者的家人在內;換言之,國人願意對陌生傷患伸出援手的比例,非常之低。

王玨瑋說,或許是因為多數人沒有學過CPR,加上對CPR得與患者口對口人工呼吸,令人擔心傳染疾病,因而造成伸援意願低落。

其實,即便曾經學過CPR的人,也不見得敢對陌生人伸援;台北市立聯合醫院和平院區急診部主任張裕泰指出,這是因為許多民眾擔心,如果「救援失敗」,萬一被死者家屬控訴求償,豈不倒楣?

據了解,歐洲多數國家與美國許多州政府,都訂有「好撒瑪利亞人法案(Good Samaritan Law)」,如果救援失敗,伸援的人可以免責,但若能伸援卻見死不救,則要受罰。

除了期待各界嚴肅探討此一議題外,張裕泰也呼籲相關單位,應該強化幼童對CPR的認知,「這不僅限於CPR的技巧,更希望小朋友了解,學會CPR自救救人是天經地義的事!」

事實上,張裕泰已透過北市衛生局,與教育局合作,到北市各個小學展開CPR教學課程,迴響熱烈;不過,張裕泰期待,全國各教育單位若能強化這部分的教育,對未來民眾急救工作將有更大的助益。

 

2005.8.11蘋果日報相關報導

診所助理救活人反觸法
 

女子姚OO三年前在北市中心診所當助理研究員,聽到醫院廣播說病患林鴻無心跳需急救,但值班醫師正好在急救另一病患,無暇分身;她情急下以學過的心臟救命術將林救活,卻遭林的家屬檢舉姚不是醫師,不得擅施急救;台北地檢署昨依違反《醫師法》將姚緩起訴。

檢方指出,姚素珍雖取得我國高級心臟急救術(ACLS)合格證明,但無醫師資格,當時又無醫師指示,依法不能施行急救醫療行為,念她深表悔悟且情況急迫,因此緩起訴,罰她捐五萬元給兒福聯盟。中心診所公關孫小姐說:「家屬之前因懷疑林鴻被醫院看護毆打,和醫院有糾紛;儘管姚OO算是救命恩人,家屬仍挾怨檢舉。」孫強調,姚具有菲律賓醫師資格,只是沒有取得中華民國醫師資格;姚在事發後已離職,林鴻也病逝。

 

相關文章:

醫師哪敢兇? (2006.12.23)
請勿用嚴峻的判決讓醫師的心口繼續淌血 (2004.11.24)
發發牢騷
莫讓消保法扼殺醫療的情理
寧可錯放、不可錯殺,仲裁事件也應避免無辜
上一頁 下一頁
本站提供的健康資訊為一般性的參考資料,生病時應該讓醫師親自診視才能得到最適當的醫療。

網站外觀改版:2003.10.01

Copyright(C) 台大醫院小兒部李秉穎醫師
上次更新:2017年05月16日
台灣健康資訊網

(TMN) Since June 09, 2002

 

No. of page hits since March 22, 2012

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