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下一頁

有關健康專題的文章

作者負責網路醫療諮詢的問答整理

兒科相關新聞

醫療與衛生的相關評論文章

醫院與醫學教育的相關文章

評論網路流言與錯誤健康醫療觀念

醫學最新發展與消息

兒科專業非同步網路教學

來自網友對於本站的批評

記父親行誼

對於母親的思念

一、凡經行政院衛生署「健康資訊網站評獎活動」獲評為「優良健康資訊網站」者,並於93-94年連續獲選優良健康資訊網,得於獲獎網站首頁張貼「93-95年優良健康資訊網站標章」。  二、本標章係行政院衛生署頒予「93-95年度健康資訊網站評獎活動」獲獎網站之網路辨識標記,旨在表揚與彰顯獲獎網站優異之健康資訊內容與網站服務,並提供民眾在搜尋健康資訊時有所依循。然因健康資訊的日新月異,故衛生署無法對張貼本標章之網站所提供資訊之正確性與完整性時時刻刻負責。因此對於網站所刊載的內容,以及衍生的法律訴訟問題,概由網站經營者自行負責;而民眾對於網站內醫療、衛生保健等相關資訊,仍應與專業人員當面討論,以保障自身權益。  三、本標章之著作權屬行政院衛生署所有,主要提供「93-95年度健康資訊網站評獎活動」獲獎網站張貼於網站供民眾辨識之用,非經本署同意,任何網站不得私自下載與使用。

最新著作

回上一頁

醫藥論壇

作者:台大醫院小兒部李秉穎醫師

本文投稿中國時報時論廣場,被退稿。

歡迎轉載

建立:2006.12.23

修改:2006.12.23

醫師哪敢兇?

日前有讀者投書中國時報,以「醫生,您還在兇什麼?」為題,指稱醫生不快樂所以不會給病人好臉色。此語與現實完全脫節,實際情形是只要醫師的臉色稍有不悅,就可能被罵或被投訴。一些資深前輩醫師可能是例外,因為舊時醫師偶有以責備病人為常態者,但現在整個環境已經變了。作者自稱為醫藥業者,但從投書內容來看,其本身對於醫療業務並不熟悉,實不應任意將個案渲染成醫界現況。

我們曾經有位新進醫師,任職兩週被家屬痛罵到嚎啕大哭兩次,因為承受不了而離職。最近,新進住院醫師動輒離職變成各醫院主任大傷腦筋的問題。筆者為此問過台大兒科新進住院醫師,想瞭解他們進入兒科之後最大的壓力與最無奈的感受為何。他們的回答是:打針沒打上被家屬罵。

小孩血管很細又容易亂動,打靜脈注射本就有一定的難度。兒科醫師花費精力為了小孩的健康努力,卻往往只要一針沒打上就被責備。試想,有哪位兒科醫師會故意浪費時間在靜脈注射?當他們花費的心血被完全抹殺,甚至被責罵時,筆者可以了解那種失去尊嚴後所產生不如歸去的感覺。

腸病毒七十一型感染無可避免地會導致部分兒童死亡,這是眾所皆知之事。但仍有一些醫師因而被告,醫師必須無奈地解釋,並無奈地承受家屬對小孩死亡悲痛的轉移。其中有個案例,家屬私下以脅迫的手段恐嚇取財。急診醫學會於上個月所公布的問卷調查顯示,九成醫師曾受威脅,四成則曾經實際遭受暴力攻擊,這些都是台灣醫界最沈重的悲哀。

有些前輩動輒將醫療糾紛日增的現象歸咎於年輕醫師,筆者則認為醫界領導者應該多瞭解年輕醫師的困境,他們常必須低聲下氣地避免糾紛。這些困境讓許多年輕醫師不願意從事重症醫療,台灣的婦科、兒科與許多科別,因而相繼成為「人才羅致困難科」。長此以往,令人相當憂心整體醫療品質可能向下沈淪。

醫療環境的改善不能只靠單方面的付出,我們同意「視病猶親」是醫師追求的最高境界,但我們也希望民眾至少能「視醫猶友」。從事醫療者大多是以助人為樂才選了這行辛苦的職業,不要讓他們為了打針被罵、為了救人被打。家屬與醫師應以朋友互相幫助的態度盡力救治病人,才是提升整體醫療品質的保障。

 

2006.12.19 中國時報時論廣場內容偏頗的讀者投書

醫生,您還在兇什麼?
神農/台南市(醫藥業)
 
日前到某財團醫院,在電梯門口,無意間聽到一名婦女講電話:「你又不是不知道那位醫生是出名的兇,我不敢問啦!」惶惶聲音,透露內心的無助。我的心情隨之一顫,想不到醫病平等的今天,還有病患這麼「怕」醫生。只因怕被醫生兇,婦人把疑問隱忍,如果因此影響疾病治療與照護,造成難以彌補的傷害,病患是最大輸家。

長久以來,傳統價值觀把醫生塑造如神般的既敬且畏,大家認定醫生最聰明,他的專業權威神聖而不容侵犯。因此,很多民眾有相同經驗,看病時,萬一「不小心」問了一些「蠢」問題,學問大脾氣大的醫師,可能會當場展現權威的訓斥:「是你醫師還是我醫師!」讓你瞬間啞口無言,覺得自己真的很「笨」。那是唯我獨尊的年代,醫師風光飽滿,威信赫赫。


曾幾何時,全民健保實施,台灣的醫療生態隨之改觀。健保局政策一籮筐,綁手捆腳,醫生有很深的無力感。大醫院醫生是受雇者,財團老闆訂出「行動綱領」,開藥要賺頭,門診要限縮,病患抱怨,荷包縮水;小診所醫生既怕病人被大醫院搶走,又擔憂看太多點值滑落。醫生不快樂,就不會給病人好臉色。

胡市長夫人車禍重傷令人難過,卻讓我們看到人性的芬芳,也感受到「杏林春暖」。院長和主治醫生主動面對鏡頭,鉅細靡遺的報告分析病情,醫病之間的距離似乎拉近了。但芸芸眾生,貧富貴賤各有命,每個人不可能都是「邵曉玲」,但是遍佈在台灣不同角落的醫護人員,卻可以做到像邵曉玲的醫療團隊那樣「視病猶親」。

 

2005.10.24 民生報醫師被勒索相關報導

詐騙魔手 伸向醫、藥界
 

詐騙犯罪近年來在國內橫行,最近詐騙集團又有新花招,竟假冒病人專挑醫院、社區藥局下手,藉口醫療疏失,向醫師、藥師勒索錢財。


由於經濟不景氣,不少人鋌而走險,製造醫師、藥師「開錯刀、給錯藥」的醫療糾紛,做為行騙手段,如果行騙不成,就勒索敲詐,且不排除有詐騙集團有計畫地選擇下手對象,讓誤入圈套的醫、藥界人士只能啞巴吃黃連,不敢張揚。


據了解,中部某家大型醫院最近就碰到一件歹徒設局的醫療糾紛案件,歹徒利用醫院門診手術的作業疏失,冒充別的病患進入診間,適巧護士也未進一步確認身分,便進行抽眼袋手術,等到手術完畢、麻醉消退才「發覺」醫師開錯了刀,家屬也立刻前去聲援。


據指出,這名主任級醫師對於開錯刀事件,自知理虧,為了保住顏面,起初以為花小錢就可解決,不料對方獅子大開口,揚言不從即大肆張揚,醫師為了息事寧人,最後花了六位數的「封口費」。


事實上,在整形外科界本來就很怕碰到假病人或「挑剔」手術結果的民眾。一名醫師透露,整形手術中,隆乳和割雙眼皮等「對稱性」手術,相對難開,也容易讓受術者有挑毛病的機會,例如手術後出現大小眼、兩邊眼皮寬窄不一或隆乳後的罩杯大小不一等,常讓病患渲染或擴大為醫療糾紛,進而勒索賠償費。


除了醫界,藥界也成了詐騙集團眼中的肥羊。藥師公會全聯會一名幹部表示,該會最近接獲中南部會員反映,有人稱病到藥局,指明要打針,如果藥師真的拿出針劑,就中了對方的詭計,因為當打完針,這名歹徒立刻假裝昏倒,事後再以向有關單位檢舉「密醫」為由,予取予求。


即使藥師拒絕幫人打針,但如果沒有醫師處方箋而配藥給對方,也可能中圈套。一名藥師說,台北縣就曾出現兩名假病人到藥房買藥,其中一人吃了藥假裝當場口吐白沫,由救護車送往醫院「急救」,然後再由自稱是「病人家屬」的人出面要求賠償。同樣情節,也可能是假病人買藥回去後,自稱藥物過敏而住院,再拿著該藥局的藥袋和醫院診斷書,要求藥局給予道義賠償。


面對醫藥界的詐騙和勒索案件日增,不少醫師和藥師表示,以往多是黑道分子拿茶葉換「跑路費」,近年來由於經濟景氣變差,讓不少民眾假冒病人向醫院診所、藥局敲詐,或故意製造醫療糾紛事件。為此,有的診所寧可只收治熟識的病人,有的藥師對陌生人上門也不敢隨便調劑,作為自保,「否則一旦被詐騙集團盯上了,難保可全身而退」。

 

2006.11.30自由時報醫師受暴力攻擊新聞

暴力急診室 4成醫師曾挨揍
 

台灣急診醫學會理事長陳維恭最近針對全國急診醫護人員進行問卷調查,從回收三百六十六份問卷中發現,竟有八十九%醫師表示曾受威脅,卅七%曾經實際遭受暴力攻擊;護士則有七十三%表示曾受威脅,卅六%曾受暴力攻擊;這項調查數據顯示,急診室醫護人員竟成了在刀、槍、拳、棒下討生活的一群人。

陳維恭自本月6日至廿2日,向全國各醫院急診室寄出這份問卷,總計回收三百六十六份問卷,其中醫師佔了一百廿二份,護士佔二百四十四份。他將急診暴力分成「曾受暴力攻擊」、「曾見聞暴力攻擊」、「曾受威脅」、「曾見聞威脅」四大類,統計發現,急診室暴力情形相當可怕。

看診慢 病患揚言殺醫生

醫護人員坦言,有時會碰上道上糾紛引發的暴力場景,有時則是來自於病患家屬或病患的暴力相向,他們也只能大嘆醫生難為。

有醫生表示,有些病人因疼痛掛急診,總盼醫師能馬上止痛,但並非所有病症都能立刻打止痛針,病人及家屬那管那麼多?因而出現止痛針打下去沒有馬上見效會被打 、不肯打止痛針也會被打的兩難。

也有急診室醫師指出,曾有病人不爽醫護人員全部跑去搶救另一個危急的病人,覺得不受尊重,大罵醫護人員當他「細漢」,憤而辦出院後,臨走前還嗆聲叫醫護人員全都不要再踏出急診室一步,否則見一個就用槍轟一個。那陣子大家出入都乖乖換便服,省得自找麻煩。

黑道尋仇 心臟病患嚇昏

另有護士透露,不論是黑道還是白道,打架打到醫院就不上道,但就是有黑道拿槍火併,追打到醫院急診室裡,還不准醫護人員救治他們的仇家,一旁因心臟病發作送醫的病人目睹這一幕,嚇到昏了過去。她說:「不要說病人,醫護人員大家看了誰不腿軟?」

陳維恭說,回收的問卷中,八十九%醫師表示曾受威脅,醫師曾見聞威脅的更高達九十九%;卅七%醫師曾實際受到暴力攻擊,曾見聞暴力攻擊的高達九十二%;護士有七十三%表示曾受威脅,卅六%曾受暴力攻擊,護士曾見聞威脅的高達九十三%,曾見聞暴力攻擊的也有八十二%。

醫療品質 令人憂心

陳維恭感慨:「在這種暴力環境下,急診室醫護人員如何提供優質服務?」

2006.11.30自由時報醫師受暴力攻擊新聞

遇險有暗號 大叫針筒與水桶
 

急診室暴力如何防範?雖然保全人員和警察在事發後會趕往處理,但暴力發生往往一瞬間,只能事後猛看監視器錄影帶來揪出兇手。台灣急診醫學會前理事長楊大羽說,最有效的方法是醫護人員自己「招子」放亮一點。

楊大羽指出,病人等一分鐘,如同等一年,但急診室病人那麼多,醫師醫治的順序不是先來後到,而是病症輕重,病人不了解,火氣很容易就冒上來。醫護人員一定要解釋,病人及家屬才不會躁動。

要防範病人及家屬火大,檢驗結果到底需要多少時間,最好要先講清楚,病人及家屬就會在時間內耐心等待,不會才等二、三分鐘,還沒看到結果就想要殺人了。

楊大羽說,會掛急診的病人都很著急,急診室如果醫護人員自顧聊天說笑,病人及家屬火氣也易冒上來。還有病人苦等了幾天還沒有等到病床,隔壁的卻一來就有床,醫護人員不說清楚、講明白,就易惹禍上身。

有急診室護士指出,為了怕激怒對方,現在連叫保全、報警都得用暗號,不敢直接明講,有醫院用顏色做代號,有的還大喊「針筒」、「水桶」趕快拿出來,其實就是暗示有緊急狀況了。

 

2005.7.3 中央社急診暴力新聞報導

急診暴力常見 改善醫病關為解決之道
 

急診室的醫護人員經常遭受病人或家屬施以言語或肢體暴力,專家認為,這多導因於不良的醫病關係,病人因酒醉、精神疾病等自身因素,或因不耐久候,對醫護人員產生不滿而施暴,惟有醫護人員改善對病人的態度,同時加強自保,才是解決急診暴力的終極之道。


台灣中華醫事技術學院急診臨床醫學教師唐景俠的問卷調查顯示,台灣嘉南地區的急診護理人員中,九成一曾遭受言語暴力,二成九曾遭受肢體暴力,施暴者以病患、家屬為多。

台北馬偕醫院急診醫學科主任張國頌說,以他的臨床經驗來看,急診室人員常成為施暴對象,因為緊急就醫的病患常是酒醉者、精神病患或幫派份子,心理狀態較不穩定。

張國頌表示,要減少急診室暴力事件,須由改善醫病關係著手,研究顯示,病人最重視醫護人員的態度、技術及檢查報告的解釋,不喜歡等待看診時間過長;因此,改進就診環境、對病人的態度,應可減少醫護人員受到的暴力。

唐景俠的研究則指出,護理人員多認為,急診暴力的主因是病人久候,五成二的受訪對象表示,急診室的醫療流程執行並不確實,所以切實督導急診室的運作情形,可降低急診暴力的發生情形。

另外,張國頌也強調,醫護人員也要注意自我保護,如與病人預留一公尺的距離、手放在病人的肢體之上,急診室也應建置緊急呼救鈴、便衣保全人員,萬一急診暴力不幸發生,也可將傷害降至最低。

 

2005.10.17 民生報醫師受害評論文章

從醫師遇害談醫院安全防護體系
邱淑媞(陽明大學醫學系社會醫學科助理教授)】
 

日前一名醫師在其工作的醫院遭不明人士砍傷,失血休克,一周後不治。醫院安全問題值得重視。


醫院是不是一個安全的地方?澳洲一項跨業別的研究發現,醫療機構工作人員在過去一年中,曾於職場遭到身體暴力的比率是12%,比同一調查中計程車司機的10%還高;世界衛生組織更指出,有近四分之一的職場暴力事件是發生在醫療機構,有半數醫療人員曾在工作中遭遇騷擾及言語或身體暴力。


而據臺大醫院的調查,有十分之一員工表示曾經歷過與暴力威脅有關的緊急事件。可見這類問題相當常見,英、美、澳、瑞典等國都把醫療人員受暴問題視為是醫務管理或勞工安全衛生中非常重要的領域,而世界衛生組織亦結合勞工、護理與公共服務等國際組織,自2000年起共同推動醫療職場暴力防制計畫。


急診室與精神科是最常有醫護受暴的單位,其他危險因素包括:病人有藥物濫用、酗酒或使用槍械,運送病人的過程、人力不足時段、與病人獨處或落單、候診時間過長或候診室過於擁擠不適、環境設計不良、照明不夠的死角(例如停車場、樓梯間等),安全措施不足、大眾出入自由、員工訓練不足,以及缺乏預防與處理政策等。


因此,防制之道在於每個醫療機構必須建立全面性的風險管理政策,透過員工的參與,從硬體設備、作業流程、行政管理、人力配置與人員訓練等各方面進行安全總體檢,推動包括宣導、預防、危險辨識與危機化解、警示,以及事故後的通報、紀錄與處置等各類具體措施,並與警察及司法機關密切合作。以此次宏恩醫師的事件為例,醫院若有更好的安全設計,包括監視器、警鈴、巡邏、夜間出入管制以及訓練有素的緊急應變處理機制,不僅能減少歹徒得逞機會,一旦發生事故亦更能把握搶救時效,或許便不至於犧牲一條寶貴生命。相反的,若事件發生至今尚未採取改善措施,則不知何時又要憾事重演。


英國衛生部在1999年推出全國性的「零姑息地帶」運動,大力提倡醫療職場安全,強調暴力是無法容忍的犯罪行為,承諾保護醫療人員安全的決心,並督促協助各醫療機構擬定安全計畫;在2001年還宣布若病人有對醫療人員故意施加言語或身體上的暴力、濫用藥物或破壞公物等行為,醫療人員於必要時有權拒絕或暫停對施暴者的治療。雖然當局也強調這是保留到不得已時才可能採取的措施,但是,「沒有人有權力威脅、騷擾或傷害醫療人員,然後還期望這位醫療人員回應予一如平常的照護和熱忱」。姑息冷漠只會使情況益加嚴重,而尊重人權的文化與強而有力的政策支持,則是成功的要件!


痛定思痛,才能亡羊補牢。防制醫護受暴的起點,在於認知到問題的嚴重性,並有拒絕暴力的勇氣。國人探病陪病的習慣,使醫院成為任何人皆可自由進出的場所。醫院安全性不足,不僅醫護受害,連病人與家屬也會同樣處在高風險的環境中。醫療人員身負救人重任,卻經常超時過勞又缺乏基本的人身安全保障,實有賴政府與醫院高層正視此一問題,採取積極作為,儘速補強安全漏洞,許社會一個「醫病均安」的未來!

上一頁 下一頁
本站提供的健康資訊為一般性的參考資料,生病時應該讓醫師親自診視才能得到最適當的醫療。

網站外觀改版:2003.10.01

Copyright(C) 台大醫院小兒部李秉穎醫師
上次更新:2017年05月16日
台灣健康資訊網

(TMN) Since June 09, 2002

 

No. of page hits since March 22, 2012

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