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下一頁

有關健康專題的文章

作者負責網路醫療諮詢的問答整理

兒科相關新聞

醫療與衛生的相關評論文章

醫院與醫學教育的相關文章

評論網路流言與錯誤健康醫療觀念

醫學最新發展與消息

兒科專業非同步網路教學

來自網友對於本站的批評

記父親行誼

對於母親的思念

一、凡經行政院衛生署「健康資訊網站評獎活動」獲評為「優良健康資訊網站」者,並於93-94年連續獲選優良健康資訊網,得於獲獎網站首頁張貼「93-95年優良健康資訊網站標章」。  二、本標章係行政院衛生署頒予「93-95年度健康資訊網站評獎活動」獲獎網站之網路辨識標記,旨在表揚與彰顯獲獎網站優異之健康資訊內容與網站服務,並提供民眾在搜尋健康資訊時有所依循。然因健康資訊的日新月異,故衛生署無法對張貼本標章之網站所提供資訊之正確性與完整性時時刻刻負責。因此對於網站所刊載的內容,以及衍生的法律訴訟問題,概由網站經營者自行負責;而民眾對於網站內醫療、衛生保健等相關資訊,仍應與專業人員當面討論,以保障自身權益。  三、本標章之著作權屬行政院衛生署所有,主要提供「93-95年度健康資訊網站評獎活動」獲獎網站張貼於網站供民眾辨識之用,非經本署同意,任何網站不得私自下載與使用。

最新著作

回上一頁

醫藥論壇

作者:台大醫院小兒部李秉穎醫師

本文部分內容刊登於中國時報時論廣場 (2006.7.14)

建立:2006.07.14

修改:2006.07.14

肝腎病多 與醫藥分業無關

近日藥界針對醫藥分業的投書,都認為國人肝腎疾病發生率太高與用藥過多有關,也認為醫藥分業才能保障用藥安全,其中有些論點需要加以澄清。

國人用藥過多的確需要加以節制,例如胃部沒有疾病的民眾要求開胃藥、迷信打點滴可以補身體、一天看不只一位醫師到處拿藥等,這些都需要衛生宣導加以改善。另一方面,醫師必須對其開出的處方負全責,藥師沒有權力任意更改處方。如果醫師開的處方有藥物交互作用、劑量過量的問題,藥師可向醫師反映。所以,用藥過多的問題與藥師是否獨立作業並無直接關連。

藥師固然有其專業知識,但藥物種類極為繁多,藥師很難樣樣精通。醫師則因各有專科知識之不同,只要熟悉各專科領域用藥即可,所以醫師對於本科常用藥物的知識並不亞於藥師。舉例而言,因為抗藥性肺炎鏈球菌的盛行,在台灣治療中耳炎、鼻竇炎都必須提高藥量。先前我開出高劑量安滅菌抗生素(每天每公斤八十毫克)的處方時,老被藥局打回票,因為藥師認為我開藥過量,經過溝通,藥師才瞭解原委。還有一次我用rifampin抗生素輔助性治療抗藥性金黃色葡萄球菌感染,又被藥局打回票,因為藥師誤以為這種藥物只能用來治療結核病,可見「術業有專攻」。

主張「單軌制」醫藥分業的議論又認為處方若未釋出到健保特約藥局,就無法保證用藥安全。可是與診所合作的藥師與藥局藥師有何不同?他們不都同樣是合格的藥師?如果藥界認為在診所的藥師資格不夠,那應該採取其他教育措施改善,而非奇怪地認定拿處方到藥局才算醫藥分業。

國人肝腎疾病發生率冠於全世界的確是台灣很重要的問題,但任意將之歸咎於醫師開藥太多,則毫無根據。一般診所開的藥物,都沒有引起肝腎疾病之虞。台灣的問題是一般民眾太喜歡「補」,又隨意相信電台廣告或其他非正式管道的來路不明藥物。我們號稱是最會補的民族,結果補來補去,國民平均壽命並沒有因而延長,反而補出很多肝腎疾病。要解決這個問題,必須醫界與藥界合作,加強宣導正確用藥 觀念,並協助政府加強取締非法藥物的作為,這才是善盡醫藥界的責任。

 

2005.7.13 中國時報時論廣場偏頗的讀者投書

藥政措施倒退櫓
王惠珀(作者為長庚大學天然藥物研究所教授,行政院衛生署前藥政處處長)


先前讓眾人擔心的事──政府趁著大家因為貪腐事件而迷神之際,偷偷提出造福少數人的政策──終於發生了!我指的是衛生署公告取消處方釋出費,鼓勵診所自行配藥,處罰民眾拿處方到藥局配藥的反醫藥分業政策。

我國健保藥品依「藥價基準全額給付」,藥開得越多,健保給得越多,造成了鼓勵開藥、醞釀用藥的土石流。人民在這樣的制度下,賠了夫人又折兵,賠的是健保財務失血:我國藥品給付占健保總支出的二十五%,經濟合作開發組織國家OECD為八至十五%(美國為十五%),折兵的是人民傷身:病人吃的藥是OECD病人的六倍(美國的七點二倍),附送下半輩子的洗腎及肝功能失調(我國洗腎人口比例在世界數一數二),尚不包括老人、慢性病人及其家屬每月奔波醫院所付出的社會成本:我國慢性病人占所有病人的二十二%,慢性病處方箋釋出率卻不到二%。在台灣,所有用藥預防風險、疏散風險的概念,只是笑話一則。

台灣本是個拜金的社會,藥品的促銷是利潤的來源,也因此維繫著長期以來「反監督、反醫藥分業」的封建醫療體系。用藥的人本考量原本就不彰,現代化風險管理及消費者保護更是當權者最怕聽到的禁忌。主流思維既無視於藥品在體內造成的傷害,也無視於用藥造病之後,人民身體及社會成本的付出,促銷藥品成為拚經濟的政策,消費者成為拚經濟(產品經濟還是醫師產業經濟?)的祭品。

藥品的使用本應以和身體的夥伴關係為依歸,一個好的藥會因為不好的用藥行為而傷身,因此藥品不能單純視為產品的思維,更不能鼓勵大眾消費。用藥最不安全的地方是在藥師管不到的地方,所以需要有監督的機制。由於藥品的高度專業化,政府如果沒有監督機制,將造就專業人員透過政策欺負無專業知識的消費大眾。這已不是一個醫療議題,而是這個國家重不重視人權的議題。

醫藥分業本來就具有科學及風險管理的理論基礎,在國民黨當政時期就已成為政策。有為的政府本應落實這個預防風險的監督機制;然而,當今的政府為保障少數利益,趁著社會紊亂之際,就在健保用藥這件事上走回頭路,修改政策,試圖找回醫師馬首是瞻,藥師小妹化(大醫院藥師一天配五百張處方是常事)的封建體系,讓用藥賣場化、反人權化、反消費者保護。這樣的政策,正是醞釀人民用藥風險的溫床。

藥用得多,夢魘在後頭。親愛的人民,請你不要生病。像我這種無門路移民的市井小民,也不想讓兒女到四五十歲時,還得收拾這個政府所造的孽。為求自保,我已訂下娶媳嫁女的唯一條件:不與藥罐子家庭結親家。

 

2005.7.12 中國時報時論廣場偏頗的讀者投書

醫藥分業 邁向單軌制!
蘇益信/台南市(台南市藥師公會理事長)

最近一則關於健康醫療的新聞報導,相當引人注意。台灣的洗腎患者比率居世界之冠,而雲嘉南又是台灣洗腎人口最高的地區。筆者忝為台灣藥界一分子,亦是台南藥師團體主事者,對於這樣的數據結果,感到既慚愧也憂心。

造成洗腎的原因很多,但不可否認的是,藥物的濫用絕對是主要因素之一。台灣民眾愛吃藥,是早已存在的事實,而在現行的健保醫療體系下,民眾偏差的用藥行為,往往無法獲得導正。一個很嚴重的用藥盲點是,各醫療院所缺乏有效整合,導致多科看診重覆用藥的情形屢見不鮮,發生在年老病患身上,風險尤其高。台灣醫師愛開藥,數據會說話,我們的用藥量是美國的七點二倍,相當驚人;民眾吃這麼多藥,其背後隱藏的醫藥利益糾葛我們暫不予置評,就診療角度而言,腎肝臟能否負荷?會不會是副作用遠大於療效?

全民健保實施堂堂邁入第十二年,未能落實「單軌制」的醫藥分業是藥師團體最大的挫折與遺憾。近些年來,開業健保特約藥局扮演社區好鄰居的角色,不但讓慢性病患免於奔波與等待之苦,透過面對面的溝通互動,對病史有更進一步的瞭解,在用藥的安全上更能掌握。可惜的是,政府漠視醫藥分業的存在事實,加上健保「雙軌制」的醫藥分業形同跛腳,利之所趨,大大降低台灣醫療院所的處方釋出意願,健保特約藥局能服務的僅僅是一小部分,大多數民眾仍無法感受社區健保特約藥局的好處。

「用藥問藥師」絕非一句口號,健保局應以民眾的最大福祉為考量,讓「單軌制」的醫藥分業早日實施。
 

 

相關文章:

不吃藥 = 養生有道 (2005.8.29)
論中藥的迷思
上一頁 下一頁
本站提供的健康資訊為一般性的參考資料,生病時應該讓醫師親自診視才能得到最適當的醫療。

網站外觀改版:2003.10.01

Copyright(C) 台大醫院小兒部李秉穎醫師
上次更新:2017年05月16日
台灣健康資訊網

(TMN) Since June 09, 2002

 

No. of page hits since March 22, 2012

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