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下一頁

有關健康專題的文章

作者負責網路醫療諮詢的問答整理

兒科相關新聞

醫療與衛生的相關評論文章

醫院與醫學教育的相關文章

評論網路流言與錯誤健康醫療觀念

醫學最新發展與消息

兒科專業非同步網路教學

來自網友對於本站的批評

記父親行誼

對於母親的思念

一、凡經行政院衛生署「健康資訊網站評獎活動」獲評為「優良健康資訊網站」者,並於93-94年連續獲選優良健康資訊網,得於獲獎網站首頁張貼「93-95年優良健康資訊網站標章」。  二、本標章係行政院衛生署頒予「93-95年度健康資訊網站評獎活動」獲獎網站之網路辨識標記,旨在表揚與彰顯獲獎網站優異之健康資訊內容與網站服務,並提供民眾在搜尋健康資訊時有所依循。然因健康資訊的日新月異,故衛生署無法對張貼本標章之網站所提供資訊之正確性與完整性時時刻刻負責。因此對於網站所刊載的內容,以及衍生的法律訴訟問題,概由網站經營者自行負責;而民眾對於網站內醫療、衛生保健等相關資訊,仍應與專業人員當面討論,以保障自身權益。  三、本標章之著作權屬行政院衛生署所有,主要提供「93-95年度健康資訊網站評獎活動」獲獎網站張貼於網站供民眾辨識之用,非經本署同意,任何網站不得私自下載與使用。

最新著作

回上一頁

醫藥論壇

作者:台大醫院小兒部李秉穎醫師

本文部分內容刊登於自由時報自由論壇 「SARS啟示錄」 (2005.1.5)
建立:2005.01.05

SARS啟示錄

近日報載長庚醫院決策委員會主任委員吳德朗的回憶錄中,指出前年台大急診爆發SARS院內感染,院方為挽回顏面,誣賴其他醫院拒收SARS病人,並認為台大公開炫耀診治SARS成績,就該有負擔超重的心理準備。這是一段交織了血淚的往事,事實的真相則並非所言。

2003年台大醫院收治台灣第一位SARS病人,新聞媒體全部聚焦在這世紀病毒上,台大醫院自然天天躍上醫藥新聞的頭條。對於這種沒有抗病毒藥物可用的感染症,台大醫師並不自認為醫術超群,也沒有人願意「公開炫耀」。當時感染科主任張上淳教授天天躲媒體,有些找不到人發言的記者找到我頭上。無奈的我有時會對SARS的一般性知識發言,但我無法為特定病例發言。有好些時刻,我也是關掉手機避開一切。

SARS疫情初期,很多疑似病例是其他醫院轉來的,因為他們都被告知台大經驗最多,所以那「負擔超重」實在是不得已的。記得那時候有位住院醫師問我會不會擔心得到SARS,我回答任何接觸SARS病人的醫師都可能得到感染,醫學沒有百分之百可以避免的事情。每次兒童感染科開會,那氣氛讓人無法不想到每次聚會都可能是全員到齊的最後一次。雖然危險,但當同事說沒空時,我沒說第二句話馬上接下每天診視疑似病例的責任。我甚至跟學生說,萬一我得到SARS以後,你們應該要怎麼治療。所有診治SARS病人的醫師,都是冒著生命危險站在崗位上,說「公開炫耀」實令人背負了難以承受之重。

不只台大內科,當年小兒科也陷入病人無法轉院的危機中,在隔離病房住滿病人的情形下,大家為了病患無法轉院而惴惴不安,於是我要住院醫師向北市衛生局求助。後來住院醫師鐵青著臉告訴我,電話中劈頭被罵台大醫院是SARS防疫最大的漏洞,因為本院不願透露負壓隔離病房總數,至於協助病患轉院之事,他們愛莫能助。一個防疫主管機關只管統計數字,對於關鍵的防疫工作無法著力,無怪乎SARS病人繼續湧向台大醫院急診。

當時與前衛生署黃富源副署長討論SARS的時候,我順便反映台大被SARS病患塞爆的困境。黃副署長說,如果我們真有問題,他會要馬偕醫院做後盾。台大內科部感染科也是這樣,他們告訴我當時要轉院只能靠私底下的交情。

SARS疫情過後,筆者曾參加亞太經合會對於新型流感因應之道的討論會。在SARS經驗的相關討論中,與會專家有個重要的共識:一旦出現會導致全世界大流行的新型流感病毒,各國的防疫機制必須由行政院以上的層級出面主導。顯見不只台灣,SARS疫情初期大家只動員衛生單位,忽略了這種令人畏懼的重大疫病,會出現各自為政的混亂場面。所以在2004年的流感防治會議上,我發言強調行政院指揮新型流感防疫體系的重要性。總有一天我們必須面對新型流感,希望SARS帶來的這些教訓能讓未來的防疫工作更確實有效。

 

2005.1.1中國時報報導部分內容

吳德朗出書 批台大炫耀心態 SARS期間超收病人 誣賴他院拒收 並曝王文洋瀕死經驗
【張王黎文/台北報導】 (2005.1.1)


長庚醫院決策委員會主委吳德朗昨天發表回憶錄,對醫療生態多所針砭,他直言台大醫院去年SARS期間超收病人,是「炫耀」診治成績的後果,不能誣指其他醫院推拒病人。他還透露台塑少東王文洋曾因過敏性休克,一度在長庚急診室靈魂出竅,體驗瀕臨死亡的過程。


吳德朗昨天出版名為「理想的國度」回憶錄,書中描述來自彰化十三甲農村的他,如何憑藉努力保送台大醫學院,留美成為心臟科名醫,以及應台塑董事長王永慶之邀返台籌備長庚醫院的過程。


他說,民國六十二年,他的母親罹患子宮頸癌住院,住進台大醫院。儘管當時台大院長魏火曜是他的親家,母親的主治醫師還是他的姊夫,但只因家人沒有送紅包,當晚病房總醫師就把他的母親趕出醫院。他憤慨指出,那時的台大簡直「無法無天」,這促使他返台投入籌辦長庚,嚴格杜絕紅包文化。
 

台大醫學院出身的吳德朗不忌諱對台大開砲。他指出,去年台大急診爆發SARS院內感染,院方為挽回顏面,誣賴其他財團法人拒收SARS病人,其實長庚不曾接獲台大求助,也未曾拒絕病人。他直言,台大公開炫耀診治SARS成績,就該有「負擔超重」的心理準備。

 

上一頁 下一頁
本站提供的健康資訊為一般性的參考資料,生病時應該讓醫師親自診視才能得到最適當的醫療。

網站外觀改版:2003.10.01

Copyright(C) 台大醫院小兒部李秉穎醫師
上次更新:2017年05月16日
台灣健康資訊網

(TMN) Since June 09, 2002

 

No. of page hits since March 22, 2012

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