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mn-logoolddoc-10-s
華語健康資訊入口網站(臺灣健康資訊網)-老醫之家系列
olddoc
(一九九六年三月創刊)
Old Doc Wu's Home-Dr. 吳 昭 新 的 Home Page
敬悼 吳守禮教授

國立台灣大學文學院中文系台灣文學研究所 - 楊秀芳 教授

(Posted: May 28, 2006)
(回首頁)
台灣健康資訊網

吳守禮教授,字從宜,民國前三年三月十七日出生於臺南府城,為臺南市望族之後,筱霞先生次子。當時臺南文風鼎盛,筱霞先生好讀書,府上文士往來,絡繹不絕。在這樣的薰陶之下,吳教授耳濡目染,自此播下讀書研究的種子,走上學問之途,更養成吳教授溫文儒雅的氣質。

吳教授童蒙時期即以母語臺灣閩南語閱讀漢文書籍;八歲入學,修習日文;就讀中學校時,開始學英文;升上高等學校後,學習德文;帝大畢業後,赴日學習中國話。這樣的語言學習過程,培養出吳教授對語言的一種敏銳觀察力,引發吳教授研究語言的興趣,更開啟吳教授研究語言的一生,直至九七高齡。

吳教授與臺灣大學

經過臺南第一公學校、臺中公學校、員林舊館公學校、臺中第一中學校、臺北高等學校幾個階段的學習,民國十九年,吳教授進入臺北帝國大學文政學部,師事神田喜一郎教授,主修東洋文學(中國文學),研習中國典籍,並在小川尚義教授的訓練下,研習語言學課程。民國二十二年自文政學部東洋文學科畢業後,留在文政學部擔任副手。民國二十七年東渡日本,由神田教授推介,任職日本京都東方文化研究所(現京都大學人文研究所),協助京都大學倉石武四郎教授,擔任中國話辭典資料的翻譯工作,並一邊學習中國話。民國三十二年,臺北帝大成立南方人文研究所,亟需精通中日文的翻譯人才,吳教授遂受聘返臺,任職該所,擔任中文資料的翻譯工作,並著手整理福建、廣東地方志的目錄。

在臺北帝國大學文政學部跟隨神田教授與小川教授讀書的這段經歷,對吳教授一生有決定性的影響。小川教授是著名的漢語及南島語言學家,而漢學家神田教授專擅考證學,吳教授在這樣的訓練下,培養出研究語言問題的能力以及嚴謹的治學態度,更在漢學與考證學上打下紮實的基礎。吳教授一生治學,重要的貢獻在語言研究及文獻考證方面,而這可以遠溯自臺北帝大的學習。其中神田教授對吳教授的影響尤其重要,不論為學處世,神田教授對年輕的吳教授都起了引導作用。吳教授感念神田教授的教導,常常談及恩師,不勝孺慕之情。

在京都大學從事辭典資料翻譯工作並且學習中國話的這段經歷,更是促使吳教授走上語言研究之路的關鍵。當時日本的中國學術界,請來北京的戲曲學家傅芸子教授北京現代音,意在培養教授中國語學的人才。吳教授根據他對母語的認識,以敏銳的洞察力看出漢語方言之間的語音對應關係,因此學起姊妹方言北京話來能夠舉一反三,掌握系統性的語言特徵;不但學會一口字正腔圓的北京話,同時對閩南語也有了更深刻的瞭解。更重要的是:吳教授實際參與中國話辭典的翻譯工作,研讀各種中國語學著作,對中國話進行深入的研究;造就他成為最好的中國語學教授。

由於有這段經歷,在二次大戰結束後,吳教授開始在臺灣大學文學院開設國語課程。民國三十八年,政府播遷來臺,推行國語為首要之務,吳教授在大學教國語外,也擔任臺灣省國語推行委員會委員、教育部國語教育輔導委員會委員,實際參與推行國語的工作。為輔助臺灣同胞學習國語,國語推行委員會委請朱兆祥先生設計一套臺灣方音符號。吳教授作為國語推行委員會的委員,又熟諳臺灣方音,當時便曾與聞其事,於此多有貢獻。

在臺灣大學任職的這二十多年,吳教授教的是國語,同時也進行閩南語的研究。在教學與研究中,吳教授對這兩種具有親屬關係的語言有了越來越深刻的認識,這方面的努力與心得,具體表現在一篇篇的研究論文與《國臺對照活用辭典》的編纂上。

吳教授對臺灣大學還有一段少為人知的的貢獻。吳教授三十六歲那年,第二次大戰結束,國民政府派陸志鴻先生接收臺北帝國大學,改名國立臺灣大學。接收期間,吳教授身兼兩種身分,既是舊帝國大學的代表,但是又代表新的校方辦理接收。兵荒馬亂之際,吳教授一邊教中國話,一邊協助圖書館接收各系的藏書。圖書館、文學院、醫學院、法商學院等單位的校產,皆賴吳教授保管守護、妥予移交,接收工作才能順利完成。吳教授見證了那一段歷史,在臺灣大學校史上,可說是一位特殊的歷史人物。

吳教授與漢學研究

吳教授在臺北帝國大學文政學部主修東洋文學,這在當時是漢學研究的領域。從吳教授留下的文稿和資料,可以看出吳教授在漢學研究上投入了許多工夫,不過因為這類文稿好些並未出版,這一部分成果可惜未能為世人知曉。

根據吳教授家人提供的資料,我們看到吳教授在漢學研究上努力的痕跡。吳教授在帝大文政學部讀書時,便曾為《詩經》作一字索引,留下四萬張卡片。畢業論文「《詩經》文法研究--關於『其』字」更結合漢學與語言學,研究《詩經》虛詞「其」的文法性質和用法。其餘有關經史子集各種論述,有些發表於當時的刊物,有些則並未發表。在各種論述中,尤以對《詩經》的研究,篇幅最可觀,如「清代《詩經》著述考」竟有長編稿本十三冊。詩教「溫柔敦厚」,而吳教授也正具有這個特質。是《詩經》影響吳教授,或是因本來氣質相同,吳教授纔偏愛《詩經》,這恐怕難以分辨了。

這些文稿在在說明了吳教授是一位具有深厚漢學素養的學者。從這裡出發來認識吳教授,更能明白為什麼吳教授在編纂字典時,特別看重漢字的形音義問題,並且對語言文字的根源有那樣的執著。我們可以說,在吳教授研究閩南語的背後,其實有更深切的對漢語漢字文化的關切。

吳教授與臺灣語研究

吳教授臺灣語研究的發端,據吳教授發表於《從帝大到臺大》的〈我與臺灣語研究〉中自述「學習日語的同時,感覺到母語的字音與日本人用的漢字音之間有相當程度的類似關係」;「我也認識到中國標準音與閩南語字音之間的相關關係」;「漳州腔與泉州腔之間,讀書音與口語音之間,好像有對應關係」;「可能是從小我就有語言比較的環境……所以研究語言的基礎也許自此已經萌生了」。這樣的語言環境,啟發了吳教授對語言的觀察力,再加上善於思考分析的沈潛個性,吳教授在大學時便以甘為霖所編《廈門音新字典》自修漢字的閩南音讀法,後來終於在任職臺北帝大南方文化研究所環境的促成下,開始了研究母語的工作。

吳教授三十四歲從日本返臺後,任職臺北帝大南方文化研究所,負責中文日譯的工作。在這段時間,吳教授參與臺灣總督府「南方大系」的編撰工作,查閱地方志,負責收集福建語的資料,並將調查所得的中文資料翻成日文。在二次大戰戰火最猛烈的時候,吳教授緊抱資料躲避空襲,仍然潛心研究著述,在民國三十四年八月十四日光復前一天完成了十萬字的「福建語研究--以廈門語為中心及歷史民族」。由於時局變易,這份日文稿未能出版,一直到民國三十八年,吳教授纔將之翻譯為中文,發表在《臺灣人文科學論叢》第一輯,易名〈福建語研究導論──語言與民族〉。內容包括:一、福建的人文地理;二、唐以前關於福建文化的記錄與遺跡;三、福建民族的來源與構成;四、本文的研究對象;五、福建語有什麼特點;六、從研究史上看福建語;七、福建語與唐以前的關聯;八、歷代關於福建方言的記錄;九、福建省內小方言鳥瞰。這是一部結合語言與民族觀點的著作,視野開闊,於此可以看出吳教授的胸懷與見識。

數年之後,吳教授接受臺灣省文獻會委託,撰寫《臺灣省通志稿人民志卷二語言篇》,於民國四十三年出版。手稿中原有吳教授辛苦收集整理的研究目錄和摘要,省文獻會竟以其中「日文誌料過多」,將這部份刪除。後來吳教授自費另以鋼版油印成《近五十年來臺語研究之總成績》,廣受學術界和圖書館界的重視,成為研究臺灣語言的人首要參考的資料。直到民國八十六年,這兩種著作纔終於併為一書,由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贊助出版,易名《福客方言綜誌》,恢復了它應有的完整面貌。

大約從四十五歲開始,吳教授轉作《荔鏡記戲文》的校勘和詞源研究,開啟了閩南語古典文學研究的先河。在英國牛津大學龍彼得教授等師友同好積極相助下,吳教授陸續蒐集了許多善本戲文資料。他逐一校理,對這批資料所呈現的四百年來閩南方言的用字、詞彙、語音進行研究,費了二十年的時間,抽出方言資料,整理出分類詞彙;同時也將研究成果以油印或影印的方式刊布,將這些珍貴的早期閩南語文獻資料公之於世。民國八十四年,這些資料開始重新排印,預備分年陸續出版,集為「閩臺方言史資料研究叢刊」,共十五種。經過吳教授苦心蒐羅,校對整理,這批戲文終於成為人人可以放心使用的研究材料。吳教授對閩臺方言研究可說是具有傳世不朽的貢獻。

這一套叢刊的書名是:

(一)(二)《明嘉靖刊《荔鏡記戲文》校理》
(三)《明萬曆刊《荔枝記》戲文校理》
(四)《明萬曆刊《金花女》戲文校理》
(五)《明萬曆刊《蘇六娘》戲文校理》
(六)《清順治刊《荔枝記》戲文校理》
(七)《清乾隆刊《同窗琴書記》戲文校理》
(八)《清光緒刊《荔枝記》戲文校理》
(九)《《什音全書》中的閩南語資料研究》
(十)《清光緒新刊《宣講戲文》校理》
(十一)《閩南歌仔冊選注(清道光咸豐年間)》(將於95年3月出版)
(十二)《福客方言綜誌》
(十三)《閩臺方言研究集(1)》
(十四)《閩臺方言研究集(2)》
(十五)《明嘉靖刊《荔鏡記戲文》分類詞彙》(尚未出版)
很難想像這樣龐大的成就,竟然出自一位九十高齡學者的獨力研究。

民國六十二年吳教授自臺灣大學退休後,旅居美國,編撰《綜合閩南臺灣語基本字典(初稿)》。此書共有上下兩巨冊,蒐羅豐富。語音方面兼收漳、泉、廈以及文讀、白讀之音,文字方面則正字、俗體兼採並收。書名「綜合」,即意在不標榜正音、正字。此書在林宗毅先生贊助下,民國七十六年於文史哲出版社出版,轟動一時,對學界影響極大。

吳教授以其深厚的漢學根柢來編輯臺灣語字典,所編的是以漢字為載體的語言詞典,傳遞的是漢語漢字文化的信息,不同於以教會羅馬音標編寫的只需標音的字典。因此蒐集語料固然是龐大艱鉅的工程,而如何書寫本字不明的語詞,則更富於挑戰性。

以漢字書寫的臺語語言詞典,需要兩種書寫符號︰一種是表義的漢字,一種是標音的符號。對於音字脫節的語詞應該如何找出它的本字,這是使用漢字的一種困難;在標音系統未定的情況下,如何為語詞標音纔恰當,這是另一種困難。吳教授在漢字的書寫上非常謹慎而又客觀,對於本字不明的語詞,寧可並列幾種可能性,也不偏信主觀而輕率決定,因此往往為一個語詞同時標寫好幾個漢字。至於方音符號,吳教授採用朱兆祥先生設計的「臺灣方音符號」。這套音標曾經前臺灣省國語推行委員會審訂頒行,可隨漢字標音,頗便排版印刷。吳教授曾經告訴筆者,推行國語所以能夠取得良好的效果,注音符號隨字標記是一個重要的原因。因此吳教授編輯臺語字典時採取相同的作法,為不知音讀的文字標上方音符號,希望臺語教育能夠向下紮根,開花結果。吳教授在漢字書寫和音標使用這兩方面的見解及努力,使這部字典有極高的可讀性及適用性。

民國七十七年十二月,吳教授居住的潮州街臺大宿舍遭回祿之災,各種藏書及多年收集的臺灣語資料、研究手稿,付之一炬。這場火災可說是臺灣文化的一大浩劫。然而吳教授不為所困,以八十高齡毅然從瓦礫堆中站起來,繼續埋首研究,十年後編成《國臺對照活用辭典--詞性分析、詳注廈漳泉音》,由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贊助,遠流公司出版。辭典全套分為上下兩冊,近三千頁,收字約一萬三千字,多音節詞條約四萬七千筆,總字數約四百六十萬字,在分量上超越小川尚義所編纂號稱史上收詞最多的《臺日大辭典》。民國八十九年八月,遠流公司在臺大舉辦新書發表會,會場冠蓋雲集,總統並親臨致敬,向吳教授祝賀。

《國臺對照活用辭典》是吳教授一生心血的結晶。吳教授在《國臺對照活用辭典》的「編輯緣起」中自述「國臺對照的辭典最重要的任務在於了解彼此的共同性及各自的純一性,同時亦要能使它與方言之間劃分明顯的界線」。這部辭典標注國語與臺灣語的正確音讀及用法,並藉著兩者的對照,顯示彼此同源而又各有不同發展的語言實況。吳教授強調語言純一性的重要,對於現代國語與臺灣語互相影響、語詞互相吸收的現象有些憂慮與無奈,期待這部辭典能發揮作用,使語言的純一性得到應有的重視。

在編輯上,《國臺對照活用辭典》於每一字頭下注明舊反切及國語、臺語音讀。字頭下收列國語詞例,注明國語音讀,並有詞性、釋義及句例的說明。詞例的釋義及句例部分,兼用國語與閩南語兩種語言解釋,閩南語部分並隨字標注閩南語語音。本辭典主要特色是用閩南語解釋國語語詞,在「編輯緣起」中稱此為「對譯」。

在收字上,《國臺對照活用辭典》以教育部國音統一籌備委員會出版的《國音常用字彙》為基礎,收字有增無減,增加的多來自大陸《新華字典》。收詞以《現代漢語詞典》為準,但力求簡要。以閩南語對譯時,對於音字脫節的部分,吳教授謹慎從之,往往並列諸家用字,以為讀者參考比較之用。

在標音上,每個字頭下首列反切,作為根據,以期對照出古今音的演變。國語的音讀根據《國音常用字彙》,利用注音符號第一式ㄅㄆㄇ標注國語音讀;若有語音、讀音之分,必加詳注。由於國語和普通話在發音上有若干差異,吳教授另根據《新華字典》附上普通話音,以方便讀者學習。閩南語音讀以甘為霖《廈門音新字典》及廈門大學《普通話閩南方言詞典》的音為代表,分注文白兩讀,詳注廈、漳、泉音,照顧到閩南語各地的特色與古今變化;音標則採用朱兆祥先生的臺灣方音符號。

在釋義上,每個詞例下均注明詞性,詳細說明詞義,兼舉句例,以方便學習。在用閩南語解釋國語時,表達務求精確,希望在對譯精確的基礎上,藉由國臺對照,保存國語與臺語各自的純一性。

民國八十五年,吳教授榮獲教育部獎助漢語方言研究著作的特殊貢獻獎。民國九十年,《國臺對照活用辭典》榮獲新聞局圖書主編金鼎獎個人獎,同年並榮獲首屆總統文化獎百合獎。吳教授終身奉獻學術,得獎可以說明世人對吳教授的推崇,然而吳教授傳世不朽的貢獻卻不是這些獎項所能道盡的。

民國九十三年三月,吳教授因心臟衰竭住進醫院。此後便因身體虛弱,進出醫院多次。九十四年十月十四日,吳教授與世長辭,享壽九十七歲。

九十高齡的吳教授仍在編撰《國臺對照活用辭典》,每天工作到深夜。在病榻上的吳教授仍然以研究為念,昏迷中時時舉手作取書、翻書之狀。吳教授這種專一治學的精神令人感動,尤其在這浮誇的時代裡,更是一面發人深省的明鏡。

吳教授去世,讓我們失去一位可敬的長者,不過吳教授披荊斬棘留下的著作已經為我們鋪好了一條大道。所有受過吳教授指引、協助的後學,都會深深感謝和懷念,追隨吳教授的足跡,繼續努力。

吳教授與家人

吳教授在閩南語研究上的貢獻是我們都知道的,但有特別的一點不是每個人都知道,而這是尤其令人感動的。

吳教授的學術研究之路其實並不孤獨,因為他的執著與熱情,帶動全家人一起投入。吳教授不但有長子吳昭新醫師為父親設計專門網站「臺語天地--吳守禮教授網站」,吳醫師自己也投入臺語研究的行列。外孫蔡彰豪先生為阿公設計軟體,以方便電腦的輸入排版工作。長女吳昭婉女士更是日夜陪伴,為忙碌的父親張羅一切,從資料的蒐集,到文字的輸入、排版、校對,裡裡外外,竭盡心力,協助父親完成心願。吳教授帶給家人的感動,凝聚了全家人的心力,使這趟艱困的學術之路走來不再孤單,而是充滿溫馨之情。

吳教授去世後,昭婉女士在哀傷中繼續整理吳教授遺下的筆記資料,希望能夠讓父親的研究成績更完整的呈現出來,並且奔走籌劃成立紀念圖書室,以保存吳教授嘔心瀝血的研究手稿和珍貴豐富的藏書。這樣的執著和努力令人感動。我們希望有文教機構能夠助成其事,實現昭婉女士感人的心願。

吳教授與後學

筆者在就讀臺大中文研究所博士班的時候,指導教授丁邦新先生建議我以閩南語為題,撰寫博士論文。有一天,丁先生帶我去位於潮州街的臺大宿舍拜訪吳教授,吳教授送我一本甘為霖的《廈門音新字典》,要我由此入門,確實掌握閩南語的系統。這本字典是我書架上最有紀念價值的書,是吳教授親贈予我、引導我從事閩南語研究的第一本書。

那一天,在簡潔樸實的日式宿舍中,吳教授博學而又謙虛的學者風範令我心嚮往之。二十年後的今天,我有幸分配到祝融肆虐後新蓋的潮州街臺大宿舍,我起居坐臥的這一方土地,就是當年吳教授起居坐臥的地方,這樣的機緣令我深深感懷,也不免偷偷地自我期許,以為這應當有其深意。

吳教授除了贈送書籍,勉勵我好好努力,還讓我跟著吳教授的二姊吳楚蘋女士學習讀書音。楚蘋老師打開我的眼界,讓我看到可以如此優雅的用閩南語讀書音讀出古文;《論語》、《孟子》、〈陳情表〉,在典雅有味的吟誦中,顯得更美了。後來我的博士論文以「閩南語文白系統的研究」為題,會走上這個研究方向,可說是受到楚蘋老師很大的影響。

吳教授對我的幫助不僅於此。大約十年前,教育部委託我執行一個閩南語本字研究的計畫,計畫成果需請專家審查,然後開會討論,定案出版。當時禮聘的第一位審查人便是吳教授。吳教授仔細批閱文稿,給了許多建議,但是吳教授極為謙虛,在審查意見中常常用徵詢商量的語氣。我想學習吳教授所開示予我的這種不自專的態度,但是卻無法企及。

回想這許多年來,吳教授每有新書出版,必賜贈一部予我,而我卻因自己的論文單薄不值一提,羞於呈給吳教授。因這種愚昧的顧慮而失去了請益的機會,現在想來,心裡真是懊悔。

吳教授在閩南語研究的這個領域,無疑是所有後學的精神領袖。沒有人不得其沾溉,受其啟發。吳教授曾經在我一次探訪中說到,現在閩南語研究的環境比起他當年來,不可同日而語。言下有感傷之意,也有鼓勵後學、為後學慶幸之意。我能夠瞭解吳老師的心情,也因此更加敬佩吳老師。這樣一位不計名利,不畏艱困,治學為人皆一片真誠的長者,是我們景仰學習的對象。

吳教授大事年表

年代

足歲

記事

民前三年

一九零九年

 

三月十七日出生於臺南市吳家花園(現成功大學校址之一部份)。有一位長兄及兩位姊姊。

民國四年

一九一五年

六歲

弟守經出生。

民國八年

一九一九年

十歲

生母去世,隨父遷居現彰化縣埔心鄉舊館。
先就讀臺中公學校三年級,四年級時轉學臺中州員林郡坡心庄(現彰化縣埔心鄉)舊館公學校。

民國十一年

一九二二年

十三歲

畢業於臺中州員林郡坡心庄舊館公學校。
考入臺中州立第一中學校。

民國十六年

一九二七年

十八歲

自臺中州立第一中學畢業。
考入臺北高等學校文科乙類。

民國十九年

一九三零年

二一歲

自臺北高等學校畢業。
升入臺北帝國大學文政學部,師事神田喜一教授,主修東洋文學(中國文學)。
長子昭新出生。

民國二二年

一九三三年

二四歲

自臺北帝國大學文政學部畢業。

留任文政學部副手。

畢業論文「《詩經》文法研究——關於『其』字」。

民國二三年

一九三四年

二五歲

長女昭婉出生。

民國二五年

一九三六年

二七歲

次女和玉出生。

民國二七年

一九三八年

二九歲

由神教授推介,東渡日本,任職日本京都東方文化研究所(現京都大學人文研究所)。
參與京都大學倉石武四郎教授主持的中國話辭典資料翻譯工作,並學習中國話。
三女勤芸出生。

民國三二年

一九四三年

三四歲

返臺。任職臺北帝國大學南方文化研究所,負責中文日譯工作。

民國三四年

一九四五年

三六歲

二次大戰結束,臺北帝國大學改名國立臺灣大學。協助校方辦理接收工作。

任教臺灣大學文學院,開設國語課程。

民國三五年

一九四六年

三七歲

次子思中出生。

民國三八年

一九四九年

四十歲

三子昭華出生。

發表〈福建語研究導論——語言與民族〉。

民國四三年

一九五四年

四五歲

《臺灣省通志稿人民志卷二語言篇》出版。

在倉田淳之助教授協助下,獲得日本天理大學珍藏善本明刊《荔鏡記戲文》全套影照。

民國四四年

一九五五年

四六歲

發表《近五十年來臺語研究之總成績》。

民國四六年

一九五七年

四八歲

饒宗頤教授惠贈牛津本《荔鏡記戲文》全套影照。

對所獲兩本《荔鏡記戲文》漫漶缺損之處,對照校理,期能恢復其原貌。

民國五二年

一九六三年

五四歲

教授。

 

民國六二年

一九七三年

六四歲

自臺大退休。
到海外訪求文獻資料,著手計畫編撰臺語字典、國臺對照辭典。

民國六八年

一九七九年

七十歲

再次旅美,蟄居美國東岸巴爾的摩,收集閩南語有關資料,從事研究,編輯閩臺基本字典、國臺對照辭典。

民國七五年

一九八六年

七七歲

完成《綜合閩南臺灣語基本字典(初稿)》上下兩冊,立春日在美國據繕寫底稿印刷出版。
五月攜病妻返臺。

民國七六年

一九八七年

七八歲

由臺北文史哲出版社出版《綜合閩南臺灣語基本字典(初稿)》上下兩冊縮小影印版。

民國七七年

一九八八年

七九歲

十二月七日,所居潮州街臺大宿舍遭回祿之災。

民國七八年

一九八九年

八十歲

五月喪妻。

再度移居美國,繼續臺灣閩南語的研究工作。

民國七九年

一九九零年

八一歲

重拾《國臺對照活用辭典——詞性分析、詳注廈漳泉音》初稿的工作。

民國八四年

一九九五年

八六歲

出版《閩臺方言研究集(1)》。

民國八五年

一九九六年

八七歲

受頒八十五年度教育部獎(補)助漢語方言研究著作特殊貢獻獎。

民國八六年

一九九七年

八八歲

出版《福客方言綜誌》。

民國八七年

一九九八年

八九歲

出版《閩臺方言研究集(2)》。

民國八九年

二零零零年

九一歲

《國臺對照活用辭典——詞性分析、詳注廈漳泉音》由遠流公司出版,八月十一日舉辦新書發表會。

民國九十年

二零零一年

九二歲

出版《明嘉靖刊《荔鏡記戲文》校理》、《明萬曆刊《荔枝記》戲文校理》、《清順治刊《荔枝記》戲文校理》、《清光緒刊《荔枝記》戲文校理》。

《國臺對照活用辭典——詞性分析、詳注廈漳泉音》榮獲行政院新聞局圖書主編金鼎獎。
十二月十六日榮獲首屆總統文化獎百合獎。

民國九一年

二零零二年

九三歲

出版《明萬曆刊《蘇六娘》戲文校理》、《明萬曆刊《金花女》戲文校理》。

民國九二年

二零零三年

九四歲

出版《清乾隆刊《同窗琴書記》戲文校理》。

民國九三年

二零零四年

九五歲

三月三日因心臟衰竭住進萬芳醫院。

民國九四年

二零零五年

九六歲

三月八日再度入院。
六月,林榮三文化公益基金會出版《臺語正字》(此書由吳教授提供資料,陳麗雪女士整理執筆)。

十月出版《清光緒新刊《宣講戲文》校理》。

十月十四日下午八時五十分去世。

十二月出版《《什音全書》中的閩南語資料研究》。

有關吳教授詳細的著作目錄,請參看老醫之家系列網站
http://olddoc.tmu.edu.tw/chiaushin/index.html「臺語天地--吳守禮教授網站」吳守禮教授著作年表(一)(二)。

2006/3/1完稿

【回台灣健康資訊網首頁】【回台語天地首頁】

【回台灣健康資訊網首頁】

【台語文讀本】【台語天地首頁】【母語論壇】【台語正字】【台灣健康資訊網首頁】【老醫之家】
【台灣歷史年表】【台灣情】【李友專-皮膚科】【李秉穎-兒科客棧】
【錢大維-榮總兒童醫學網】【台灣癌症防治網】【彰基腫瘤中心】
【疾病百科-醫網珠璣-老醫精選】


◎台語文讀本-姚榮松所長(師大台文所所長)序文
花神出版社、凡異出版社出版,電話:(03)-5712255。網路上:金石堂、三民、誠品、博客來、成大圖書部、新絲路書局,Yahoo奇摩購物中心都有售。

(吳昭新 醫師;by Jau-Shin Wu, MD, PhD.)

(chiaushin) Since June 02, 2002
(TMN) Since June 09, 2002

(chiaushin) Since Jan. 01, 2008

Olddoc Since Jan. 01, 2008

(TMN) Since Jan. 01, 2008

(Yang-shioufang-2) Since Jan. 01, 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