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從宜台語注音符號輸入法及顯示程式”

從學偶拾(一)

張勝賢

幾天的陽光朗照後又下起雨來。

雨確實令人心煩。一來怕出門麻煩,又怕一直窩在家裡成潮蟲發霉。但心念一轉,細聽雨敲萬枚葉蓬,如拍遍十二闌干的曲子,便又頓覺舒卷有情。不妨到山上走走吧,置身煙雨的山坳又是另一番況味,我對自己說。

是那在江中畫舫上獨自謳歌的藝伎嗎?絕倫美麗的唱腔於虛空裡幻化成朵朵曼陀羅花雨、邐迤而散,偶然我佇立於江畔,竟也孺沐寧馨中了。「地上看似春雪降,佛前如坼玉芙蓉」,萬物正淋浴敦煌變文中喜見菩薩的三昧。

多少人曾駐足、或至少踟躕聆聽?
古云:「不惜歌者苦,但傷知音稀。」

語言文字是文學與文化之母。先生嘗自我解嘲,說他這終身致力為台語文字、語彙溯源的吟哦是在做撿破爛的工作,盡拾些他人認為毫無意義的古蠱牙穢(慧),胼手胝足、一路跌撞走來嘗盡人情冷暖。某些傷痕的由來無關風月,大概是信仰問題,在現今的臺灣,到處林立旗幟已蔚為奇觀。

從宜先生或許是一位歌者。

在其著作中,先生曾為台語「查晡」、「查某」這兩個分別稱呼男女的詞彙作探源,近兩萬字的文章已收入《閩台方言研究集(二)》,東爬西羅的資料相當豐碩。某些前輩們對先生的責難似乎過於嚴苛了,我揣想,先生專注於從典籍、俗文學及現存俚巷方言中發掘並整理資料,並非意在交篇修辭漂亮的論文。

關於查晡一稱謂,若不考慮置於會話語句中的聲調變化,台語實有兩種讀法,先生最後於其字典中定的準字分別為「大雂窌翩v(台、泉)、「丈E夫翩v(漳)(其中丈夫一詞或又與諸父、多父有音義之關,請參考其研究集)。台語「夫」字應存有此一重唇音,這點已可分別從「輕唇音始於中古後期」與國台語之間某些字的聲韻對當[u→文 :u(z)、語:(_),如扶、膚、脯等等]、先生已故知交余承堯將軍生前一次脫口而出的永春方言「某某姊@夫翩K」,甘典廈音中亦收此音等得到相當的佐證,學力不逮,不便再加油添醋。

至於「乾飫H翩v,極有可能源自於「大夫」失去了較早的「ㄉㄚ ㄅ_」的一種古讀,或者此語音被傳入「大」無「ㄉㄚ荂v一音的方言中借用時所產生的表音字。我們可以利用比較「大官、大家」這兩個在閩次方言中共用的稱謂詞彙中發現「峞Bi」(例如潮洲)及「峞Bi」(例如廈音以及筆者在台北自小所聽聞並使用的)等多種音韻系統,由此似可佐証「大雂窌翩v一唸法於閩次方言中的存在。

另外說到「唐補、唐部」等類似男子稱謂的用法,似乎又是另一則語音失落或語言層互相滲透、借貸所產生的表音詞了。正如先生所擬測「丈→唐」此一演變的借字過程。《甘典》所收的廈音中「丈」、「唐」分別有「tng恣]間^」、「tng炕]部^」之讀法,蔡俊明先生的《潮洲方言詞匯》中亦收有「丈tng恣v、「唐tng炕v之音,又《彙音妙悟》之泉音、《彙音寶鑑》之閩音「丈」字都有「tng恣]間^」之一音,由上引諸字書記錄可見「丈、唐」語音曾有密切的關係,擺在「丈夫」詞語中更有可能因連讀變調導致「丈、唐」難分的可能。尤其當此漢語詞彙借入「丈」無「tng恣]間^」一語音、或者曾有過此讀而後來不使用或遭遺忘的閩次方言中,「丈夫→唐夫→唐埔、唐部等」一演變的過程極可能成立。 而唐埔與乾埔之間是否也有其淵源呢?(可參考先生研究集)

例如古潮洲方言特色相當明顯的《荔枝記》中,「丈夫、丈夫人」兩詞彙出現在說白裡(無論潮、泉)是習以為常的,但今潮語中卻見「乾埔、乾埔人」用法而無前者,值得注意。

連雅堂曾引《說文》:「甫為男子之美稱。」,而廣韻中「父、斧、甫、脯」等字皆有方矩切一音,斧、脯於今台語中又有語音「@_ˋ」,是以連氏有查甫說,又先生備諸父一詞(父亦可稱男子)。後學今見《經典釋文》釋毛詩〈甫田之什第二十一〉「甫之言丈夫也。」云:「依義丈夫是也,本又作大夫,一本甫之言夫也,又一本甫之言大也。」,則從宜先生旁徵博引所溯之「大夫、丈夫」應是中肯的。

至於查E某_之語源,母、某於切韻時同有莫厚切一音,比切韻更早的《經典釋文》有「某,音母。」之釋,又某之古字實為ㄙ,《玉篇》「ㄙ,ㄙ甲也。」,先生認為查某、查ㄙ有可能是「諸母(多母)」的表音字,且女子成長的三個階段似乎都意涵在「母」這個字裡了,例如:諸「母」囝仔(為人女)、翁「母」(為人妻)、父「母」(為人母)。

   《禮記曲禮上》:「諸母不漱裳。注:諸母,庶母也。」,此處諸義同庶,「庶」除了「眾」之義外或可作「平民」解。又《太平御覽》卷五一九、宗親部九:「《穀梁傳》曰:禮,送女,父不下堂,母不出門;父戒之日,謹慎從汝舅之言,母戒之日,謹慎從汝姑之言,諸母、鞶紳戒之日,謹慎從汝父母之言,無違宮事。」(此段引述與鄭注穀梁傳內文稍有出入,例如「鞶紳」原作「般申」,且解釋也不盡相同。此處僅聊備一說。),姑且不論諸母鞶紳於此的輩份,既然此處以諸母作為鞶紳之相對詞(鞶為紳帶,故鞶紳泛指男子),或許也有泛指女子之義吧。後學管窺,尚待先生及諸賢撥正。

以創作者的角度觀察,臺語文字的研究及論戰其實頗值玩味,專家們眾聲喧譁,如火如荼、元宵市集般好不熱鬧,但包括筆者在內的一般對母語稍有關注的民眾卻仍滿頭霧水、摸不著緒。一下子歷遍飾滿走馬燈的迴廊,轉眼又誤入暈眩的迷宮了。

是故,從宜先生獨鍾建立在注音符號基礎上的方音符號,自有其百納的考量與堅持。許多知識份子們詬病漢字搭不上科技文明的列車,說我們該擁抱海洋、學學胡適先生的「拿來」主義啊!(但是否漢字及方音符號就不利於電腦打字呢?又羅馬字兼表音比前者更優或更適於學習呢?)甚幸在先生撇開意識形態的對立、其愛女昭婉老師,以及老師侄子等人的耕耘下,臺語注音及其漢字的視窗輸入法近來稍有成果,對母語的推廣普及不失為「一種辦法」(當然諸專家精闢且獨到的方法還有許多),破除「為臺語立墓碑」的預言,或許指日可待。

為避免病情惡化,時年九十有二的吳老先生近日右眼終於做了白內障、眼角膜移植手術。在此之前猶能持續不輟地研究並撰寫《音與字脫節的臺灣語詞彙》的他即已令人高山仰止,只怕,手術後使後學更只能望其項背了呵。

絕非美言。要形容從宜先生對臺語文化的貢獻及不減的熱忱,或者積鬱、澎湃心中那份浩瀚而莫名的感動,都是個人語彙能力所不及的。

幾天前,曾在木柵一帶的山腳下遠遠望見山頂竄出的巨大火苗,是在燒什麼東西吧。鷓鴣紅的舌頭從狎戲的花蕊中不斷向澄澈天空伸探、招搖,凝成一危險而詭譎的美麗。

而此刻雨停了,山腰上那位拾荒者又開始樵耕。我站在大屯山的肩上眺望遠山,城裡逡巡的狼煙與出岫山嵐交織成雲霧。

有誰在意他也曾火裡走來呢?在這偏遠的墟里。

後學 張耒(勝賢)於台北盆地
民國八十九年六月七日

(註)文中使用臺語注音符號之處需 下載 字型檔“從宜台語注音符號輸入法及顯示程式”並將其對應至細明體方可顯示。

【回台灣健康資訊網首頁】

【台語文讀本】【台語天地首頁】【母語論壇】【台語正字】【台灣健康資訊網首頁】【老醫之家】
【台灣歷史年表】【台灣情】【李友專-皮膚科】【李秉穎-兒科客棧】
【錢大維-榮總兒童醫學網】【台灣癌症防治網】【彰基腫瘤中心】
【疾病百科-醫網珠璣-老醫精選】


◎台語文讀本-姚榮松所長(師大台文所所長)序文
花神出版社、凡異出版社出版,電話:(03)-5712255。網路上:金石堂、三民、誠品、博客來、成大圖書部、新絲路書局,Yahoo奇摩購物中心都有售。

(吳昭新 醫師;by Jau-Shin Wu, MD, PhD.)

(chiaushin) Since June 02, 2002
(TMN) Since June 09, 2002

(chiaushin) Since Jan. 01, 2008

Olddoc Since Jan. 01, 2008

(TMN) Since Jan. 01, 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