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醫之家系列
olddoc
(一九九六年三月創刊)
 
「福客方言綜誌」割裂復原感言(代序)---吳守禮

四十幾年前,應聘特約編纂,將東爬西羅拼拼湊湊綴成的「福客方言綜志」稿提出臺灣省文獻委員會充當「臺灣省通志稿卷二人民志語言篇」(以下簡稱「語言篇」)稿約,交了卷。不料該會只截取全稿的前半,而其後半部,歷敘:中文、日文、外文有關福客(即指閩南系台灣話、廣東系客家話)方言著作的部分,主編者則以「日文誌料過多」為由加以退回。

再說我雖然在日據時代曾攻讀中國語文,但對台灣本土的文物,事實上反而忽略不注意。因此受聘後,只有倉促蒐集資料,努力將前人有關台灣話(包括客家話)的記述集於一堂,忙於進出圖書館、訪書攤、踏查戰火的劫後餘燼,不論有書無書網羅著錄,雖嫌侵入誌「藝文誌」的範圍,自謂已竭盡微力了。

所誌台語文獻目錄既不見採用,乃另取名「近五十年來台語研究之總成績」(下文簡稱「總成績」)籌資、雇工、鋼刻、油印、分贈學友。豈料四十多年後今日猶活命而且受周邊需要的人士的鼓勵,有機會將一度分裂的舊稿復原歸於一體──全貌。心中難免有所感觸──喜愧交加來敘前塵後果,亦可以供後人的談助笑料。

喜者,喜其分而將復合。愧者,愧「語言篇」風聞有人指摘「漫無條理」,實在一針見血,說中了結構上的缺點。可是據傳纂修完成出版時,有的朋友可能因有所取材而為我護短,有的朋友則體諒青黃不接之時的產物,不加嚴責,亦可以印證確是漫無條理。可是到現在我猶沒有能力改寫,平添一層羞愧。竊想評者眼識既高可知台灣文運大為進展,自有人優能為之不須要我再來了。語言篇,台灣省文獻會裡的人員曾加以「整修」排版面,又悉該會近已聘專家進行第三次修改或續修。

此次重理舊業,我雖亦觸及語言篇,但止於訂正誤脫純為個人私事,止於復舊不作補訂,訂正誤脫,只增加字音之聲調(前只標音,未標聲調,或原本沒有注音者,加注方音符號以便閱讀),但是無暇大事修改,更無意多添新料。因為:一時有一時的方言現象及有關事跡。而且我的舊業不只一種,時間力氣皆不夠分配。再說當年我確實承「乏」,爬羅聯綴塞責而己,實在極其粗糙。如今即使想修改,當時所閱覽圖書及所得資料,或因搬遷或被無形的暴力燒毀,想再參考、覆勘實在辦不到。再說當時應用國語推行委員會頒布的「台灣方言符號」標記台灣語音,省政府印刷廠竟不知調用台灣方音符號的銅模。致標音不理想,不能起規範作用。時下印刷技術發展電腦打字已可應用自如,本為新銳利器。可是在當道者自創「台灣方音符號」,又自加禁制,不知因勢利導等等社會現象之下,更使我無意大事修改以至餒志不擴大研究。另有新事勢之阻擋,此刻只有靜觀待時勢的推移。難道說是我的固執愚味所致?

因而憶起當年,福客方言綜志之被割裂,除了因為引用敗退政權的文獻有嫌過多以外,記錄方言所用的標音符號,多將原本的假名符號照原引用,以致部分人看不懂,亦有關係。又昧於一朝天子一朝臣之理,我誤認光復不久必定尚有能用前朝技術的手民。馴至今春四月間發現台北國語日報闢鄉土語文重新使用台灣方音符號,纔猛醒我應用台灣方音符號研究方言原來曾經受著兩方面的阻力。一面,雖亦發現提倡母語運動的人使用類似省級國語會頒布的台灣方音符號,可是不知何故,不儘相同。是設計發明有偶然的一致,或故意作局部的改動以示並未違禁使用,令人費解。我應用「臺灣方音符號」時,雖然亦作了一二修改,但都經過與原設計人商訂後才付諸實用,絕不敢亂改。

走筆到此,退一步想從前截取我綜志者,自有其不得已的立場,不足為怪。而今之「台灣標音符號」呈現五花八門者,只能當作旺盛的發明慾所促成看待。是耶?非耶?

一不說,二不休,我在上文已經承認語言篇,確實漫無條理。可是有一端勉可自慰的是該篇「卻」亦而且「確」亦曾經擔當過「始作俑者」的角色。就是在方志方言志的專家出現以前,二次戰後台彎的縣志方言志的纂修一時「有」(不敢說「都」)「參考」拙纂人民志語言篇的。我沒有親眼看過,只據過訪的朋友談及而已。如今既自認漫無條理,要改說語言篇曾經後生「效尤」,而我則是始作俑者?我闖的禍還不止於此。是:有位留日以台語研究為題攻讀博士的某君聞知我是個懦夫,展轉托人潛台來索取語言篇等著,更慘的是某出版商寄信附其出版品數種到美國我的住處說他在舊書攤買到我的「近五十年來台語研究總成績」(油印本)是我簽贈給林某某同學的,就影印應市了。錯字連篇(請看下文)出醜了。如果出版商真愛護文獻,好商量。我是有訂正手稿可以應需的,可惜缺乏溝通。還有一次,有位博士先生為著向我借看總成績送我一盒特撰的韓國人參,我看他客客氣氣有話又說不出來。我想這是請教的良機不要錯過,就拿出手訂本 要請他帶回去順便替我「斧正」,他偏要帶錯字連篇的。他來還書時更客氣地說沒甚麼錯字。其實有很多錯字(有的是刻寫人之誤),沒苛求刻寫人重新刻寫、改正。我很欣賞博士先生的美麗的「謊言」,同時想起日人朋友送給我的一本書,書名叫「噓ソ效用」(謊言的功用)。這是真實的故事,毫不加文飾,自以為是奇遇,終生不解的謎。

「不文」(不善文飾,所寫不能表達心意)與「錯字」是互相為鄰的。我的不文註冊在案烙了印的,不用舉例,本稿敗露無遺。本來天生的母語,就不漳不泉,不南不北,到所習的不中不西,半文不白,半生的日本話全反映在這裡。都是「亡國奴、清國奴、順民!光復的中國人……」正在蛻變中的什麼人的榮銜所造成的。只能恭請兼通中、台、日語文的人士圈點,否則若像五十年前台地光復當初部分滿口南腔、北調的接收大員,蒞臨國語比賽評判席,不敢恭維。

一切的寵辱、奇遇都與「慢無條理」的批評不發生矛盾。 台諺說:「大它F興p喋嚏v不知藏拙,又留下一大堆廢話了,不過相信多少亦反映了一些世紀末的世情。

一九九五、六、四 於臺北溫州街寒舍

【回台語天地首頁】

【回台灣健康資訊網首頁】

【台語文讀本】【台語天地首頁】【母語論壇】【台語正字】【台灣健康資訊網首頁】【老醫之家】
【台灣歷史年表】【台灣情】【李友專-皮膚科】【李秉穎-兒科客棧】
【錢大維-榮總兒童醫學網】【台灣癌症防治網】【彰基腫瘤中心】
【疾病百科-醫網珠璣-老醫精選】


◎台語文讀本-姚榮松所長(師大台文所所長)序文
花神出版社、凡異出版社出版,電話:(03)-5712255。網路上:金石堂、三民、誠品、博客來、成大圖書部、新絲路書局,Yahoo奇摩購物中心都有售。

(吳昭新 醫師;by Jau-Shin Wu, MD, PhD.)

(chiaushin) Since June 02, 2002
(TMN) Since June 09, 2002

(chiaushin) Since Jan. 01, 2008

Olddoc Since Jan. 01, 2008

(TMN) Since Jan. 01, 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