稽古以開新── 吳守禮先生

國台對照活用辭典-問世

國科會人文與社會科學簡訊編輯 凌華苓 著

感謝著者 凌華苓小姐惠准轉載(原刊載於國科會“人文與社會科學”簡訊-第三卷第二期 - 89/10 - 出刊)

今年八月,由曾在台灣大學教授「國語」(北京話)多年,研究閩南方言數十載的資深學者吳守禮先生編纂完成的鉅著──《國臺對照活用辭典》(台北遠流出版)在台北發表。辭典全套分為上、下兩冊,近三千頁。收字約一萬三千個,多音節詞條約四萬七千個,總字數約四百六十萬字。在分量上超越由日本學者小川尚義編纂,號稱「史上收詞最多」的《臺日大辭典》(1932年);且不同於《臺日大辭典》乃是為日本人所編,《國臺對照活用辭典》以國人為主要對象,而以溝通國、台語為目的;至於在內容質量上,更有其殊勝之處。

內容特色

《國臺對照活用辭典》(下文或簡稱《辭典》)的內容特色,主要可以歸納為兩點:一是標音詳明,一是譯解精審。

在標音部分,《辭典》全面注出每一個國語字詞與台語釋詞之音。國語音遵用《國音常用字彙》,以人人熟習的注音符號第一式為音標。注意到「國語」與「普通話」有分化的情形,另附普通話音,以《新華字典》為準。至於「臺」語,指的是目前習慣稱之為「台語」的「閩南語」,也就是閩南系台灣漢語方言的省稱,不包括「客家話」。台音以甘為霖《廈門音新字典》的音為代表,又分注文、白兩讀,漳、泉二腔,以及台灣通行腔和現代廈門話,照顧到閩南語的特色、主要方音與古今變化(「台語」曾經與以廈門為中心的閩南話有淵源關係,有一致性、等質性,今已分化偏差)。音標採用朱兆祥所設計台語方音符號,能使一般學過國語注音符號的人很快掌握運用。附記反切舊韻,從而對照出古今音的演變。

在譯解部分,注明詞性,講求國語與閩南語的精確對譯(包括直譯、意譯)與說明解釋,疑者從缺。藉由對照詞義、語意互相溝通,保存國、台語各自的純一性,而台語譯詞反映出編者個人將近一百年的台語環境。其中最耗心力者,則是關於台語大量「音字脫節」現象的考察補正:從考察語源著手,為無字擬字,為俗字找正字,為訓讀找本字。雖然,編者並不自以為是,本著謙虛的學者態度,亦羅列各家之擬字,以為參考比較之用。

成學之歷程與機緣

這本博大精深的辭典,雖然綜考了兩岸、日本、美國各地的有關中國語書刊對照研究,其實奠基於編者吳守禮先生研究閩南語六十年的深厚學術功力。中研院語言所研究員何大安指出,吳氏在編纂台灣語言文獻、閩台語的總體研究,以及從古典語言文獻中探求國台語的字音關係等三方面,俱有開創性的學術貢獻。這些研究是摶聚成《國臺對照活用辭典》這座「金字塔」的穩固礎石。然而我們不能不思索,對這位今年高齡九十二歲(1909年生)的建築師而言,是怎樣的發心與機緣,蘊蓄了如此深厚的動能,促使他不息不懈,獨力構成如此一項大工程呢?這就必須回顧吳守禮先生超過一甲子時光的漫長研究歷程。

吳教授對研究台灣地區語言興趣的發軔,可以追溯到十歲稚齡。由於複雜的語言環境:經歷台南同安腔與員林漳州腔的異同,母語與日文的差別,培養了敏銳的語感,以及語音、方言比較、溯源的興趣,並且觀察到彼此發音不同之間,又有對應關係。至其研究歷程,約可分為前、後期,也就是潛伏與豐收兩階段。前期是在學生時期。日據時代,由於廢除漢文教育,閩南語也遭到禁止。接受了近十年的日本教育,台灣音忘了不少。讀大學時,開始以《廈門音新字典》(甘為霖編)自修漢字的閩南音(包括台灣音、廈門音)讀法。民國二十六年左右,在台北的舊書店收集了一兩百本「歌仔冊」的唱本,準備作為研究早期台灣閩南方言運用的文獻,這已顯示了他「尋根問柢」的意向。另一方面,由於就讀台北帝大文學科(台灣大學中國文學系前身)東洋文學專攻,研習中國典籍;稍後供職於日本京都帝大東方文化研究所,學術上有需要學習北京話。恰好日本的中國學術界展開了一種以現代音直讀中國古典文籍及現代白話文的風氣,請來北京戲曲學家傅芸子培養中國語學教授的人才。吳守禮教授指出,會說閩南話的人,學起北京話比外國人容易,因為兩者是具共同性的姊妹方言,有系統對應關係,學習上有舉一反三的效果;而且在研讀中國語學著作之中,也能對閩南話的本身多一層瞭解。

吳守禮先生在台北帝大曾師事著名漢語、閩南語、南島語學者小川尚義,受到完整的語言學訓練。其後讀到羅常培的《廈門音系》而深受啟示。在台北帝大南方人文研究所任職中文資料調查翻譯(1943),於是有機會搜羅閩南語關係資料。隨即任教於台大(1945),完成《福建語研究導論:民族與語言》(日文稿)。此時日本戰敗,對台灣閩南話是個復活的轉機,也是吳守禮先生學術研究上開始豐收的階段。繼為台灣省文獻委員會編纂《台灣省通志稿.人民志語言篇》(1954出版),積極尋求閩南方言早期文獻,包括明刊本《荔鏡記》戲文等十來種來自日、英、美等地的文獻孤本,加以校理研究。至退休之前,共計發表百多篇文章、數十本有關語言溯源及正源的書。

《國臺對照活用辭典》能夠問世,有一定的客觀條件。儘管吳老先生生活困苦,幸而獲得師長鼓勵提攜,擔任的職務能和研究興趣結合;還有師友親人的盛情支援,如恩師神田喜一郎與荷蘭龍彼得教授提供重要的文獻材料;友人林宗毅博士贊助部分著作的出版。女兒、女婿、孫子的投入,解決了《辭典》在手稿、音標的排版、校對輸出上,連大出版社也無法克服的難題。

保存母語的使命感

今年八月十一日在台大舉行的《辭典》新書發表會,總統親臨致辭,政學兩界冠蓋雲集,無限風光熱鬧。然而學術不在繁華之內。老先生悠悠道出:「做研究的路程是很寂寞的。可以做學問的人,首要就是要耐得住寂寞。」研究編纂的悠長歲月,個中的辛酸寂寞,畢竟無法一一細數。從台大退休之後,著手編輯《辭典》,為了方便蒐集資料而去國旅美(1979)。一九八六年先行出版《綜合閩南台灣語基本字典》。以妻子生病,遂於五月返台。一九八八年十二月潮州街宿舍橫遭火劫,損失珍貴文獻、手稿、資料卡片無數。未幾妻子又病逝(1989)。先生以八十高齡,而接連承受人生之巨變,聞者莫不動容歎息。孰料半年之內,老先生竟能從迍邅頓挫之中復起,重拾國台對照書稿而畢其功。至今身體硬朗,頭腦清楚,猶手不釋卷,著述不輟,自言:「我有三輩子用不完的資料,不怕無事可做。」吾人除了驚佩先生治學的自強恆毅與堅韌的生命力,也不禁想知道,其中鼓舞生發的,是怎樣的原動力?

不妨看看老先生對自身工作有何想法。關於國語的學與教,「我而立之年才開始學習北京話,七年後以準日本語族的身分在中國的大學授國語課,在個人覺得是一種奇遇,亦是萬幸,因而踏上『閩南語史的探源』的路。」(《國臺對照活用辭典:編輯緣起》);關於文獻蒐集,「我所蒐集的早期的閩南語文獻十來種,大都是孤本;由日本、英國、美國集中到台灣來。大概是天意吧?」(a閩南語史研究的回憶n);關於文獻校理,「大約三十年來我所得到的早期閩南語文獻,全部整理校理完成,這是我以前做夢也不敢想的事情。」「我能完成這些工作,算來是冥冥之間,天地有所安排。」(同前)這堶情A不僅有斯文未喪之天意,也有傳承斯文之人力。其中透顯的,是老先生對於「保存母語」的強烈使命感。應該就是秉持著這分使命感,讓老先生在日本佔領台灣,禁用閩南語期間,「努力研究閩南語」(a閩南語史研究的回憶n);在國民政府強力推行國語期間,主張國、台對照、溝通的學習方式(也有學習效果的考量),「以記錄母語為己任」(《國臺對照活用辭典:編輯緣起》)。

母語之存真與音字脫節

吳老先生曾經說:「價值的產生不在於研究者本身,而是源自於人們有需要。我的研究能不能符應當代台灣人的需要,才是重點;若說我對閩南語研究有什麼貢獻,意義即在於此。」他又說自己研究的態度是「為學問而學問」,兩者看似有些矛盾。而時至今日,閩南語方興未艾,《國臺對照活用辭典》的問世,是否錦上添花,使得保存母語的努力「無可用武之地」,變成單純為己的學術研究?恐怕未必。關鍵在於「保存母語」的內涵、做法與心態上。「為學問而學問」即是求真的精神,母語之保存不僅在於有無,尤其在於留存其真貌實態。閩南語是否能夠真正的保存,又端視其能否發揚光大而定。發揚光大有兩個途徑:其一是推廣到全省,甚至讓外國人便於學習;其二當是發展鄉土文學,使母語可長可久。前者必須講究學習方式與介面,對國人而言,藉由國台對照的方式,以及近於注音符號的部定「台語方音符號」,或不失為一種有效的辦法;將羅常培廈門音國際音標台語音標修改為寬氏國際音標,使外國人易於學習台語;並與朱兆祥教授設計的「台語方音符號」相輔相成,將台語推廣開來,正是吳老先生的期望。在鄉土文學方面,數百年來即面臨著「音字脫節」的難題。這不全然在於民間文學家的文字程度,也反映著閩南語富單音詞與多存古語的特徵。隨著近年鄉土文學的日趨蓬勃,各家擬字參差,使人混淆困惑的現象也漸趨嚴重,從考察追溯方言本字正字的途徑下手來導正亂象,也是吳守禮先生《綜合閩南台灣語基本字典》與《國臺對照活用辭典》的主要著力與用心之處。

語言之純一性與台灣國語

從語言學理論與經驗的角度,吳守禮教授指出了國台語之間,有其無可否認的共同性,又各自有其純一性。從「國台對照」的取徑可以看出,吳老先生雖然推廣母語,並無意獨尊母語,排斥國語。《辭典》既有溝通思想、融合族群的作用,語言的比較研究,也使人們對語言的特色有更為深入的了解。由於特殊的時空環境,使得當前語音、語法、語詞漫無章法的變化與混合,導致國、台語與方言之間的界線模糊,嚴重影響到各自的純一性,特別是對所謂「台灣國語」的形成,吳教授表達了高度關注。儘管說起國語字正腔圓,毫不含糊,吳守禮先生坦率的說:「國語我是後天的,只能講台灣化的台灣腔國語,非我所願。但有一天真的形成台灣國語,那是福是禍,卻是一個未知數,所以提出純一性的問題。」從書名「活用辭典」,以及提出「豐富共同語」的另一積極目標,我們可以領會出,老先生雖然期許《國臺對照活用辭典》在對於語言(國語、方言)的純一性做出正面貢獻的任務,並不表示要以《辭典》硬生生的限制活的語言的微意。如何活用、善用吳守禮先生殫精竭慮、薈萃前人精華於一書的《辭典》,而不僅僅是供奉為學術研究的金塔高閣,甚至流為一個時代的語言現象紀錄,正是值得吾人深思的課題。?

【回台灣健康資訊網首頁】

【台語文讀本】【台語天地首頁】【母語論壇】【台語正字】【台灣健康資訊網首頁】【老醫之家】
【台灣歷史年表】【台灣情】【李友專-皮膚科】【李秉穎-兒科客棧】
【錢大維-榮總兒童醫學網】【台灣癌症防治網】【彰基腫瘤中心】
【疾病百科-醫網珠璣-老醫精選】


◎台語文讀本-姚榮松所長(師大台文所所長)序文
花神出版社、凡異出版社出版,電話:(03)-5712255。網路上:金石堂、三民、誠品、博客來、成大圖書部、新絲路書局,Yahoo奇摩購物中心都有售。

(吳昭新 醫師;by Jau-Shin Wu, MD, PhD.)

(chiaushin) Since June 02, 2002
(TMN) Since June 09, 2002

(chiaushin) Since Jan. 01, 2008

Olddoc Since Jan. 01, 2008

(TMN) Since Jan. 01, 2008
回台語天地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