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mn-logoolddoc-10-s
華語健康資訊入口網站(臺灣健康資訊網)-老醫之家系列
olddoc
(一九九六年三月創刊)
Old Doc Wu's Home-Dr. 吳 昭 新 的 Home Page
我的阿公與母語研究

蔡彰豪(吳守禮教授外孫)文

(Posted: Aug. 15, 2003)
(回首頁)
台灣健康資訊網

(編註:這是吳教授的外孫蔡彰豪,在學建國中學高一時,敘述有關外公的母語研究和他協助外公台語電腦處理經過之讀書報告作文)

最近的報紙,掀起了一番母語熱;在立法院,開始有委員以閩南語質詢、官員以閩南語答詢,而教育部長,日前更決定「將母語教育列入中小學正式教學範疇……」(聯合報 82, 4, 3 第一版),聯合國提出的母語教育宣言也說:母語是教育最好的工具。「民意論壇」的版面上,也出現了各方的聲音,……。

這些都是由於在臺灣光復以後,國民政府為了迅速建立溝通的管道,便全力推動北京語為標準國語,在此番國語政策之下,確實使得現今臺灣絕大多數的人民均能流利的使用國語,但卻也相對的壓抑了臺灣本土民族文化的發展,而造成族群文化的流失,都市孩童與祖父母溝通的障礙。事隔四十多年,教育界人士開始承認過去的母語教育有瑕疵,並展開有關母語工具書和教材的編纂,以補救以往對母語的不尊重。在閱讀這一連串的新聞之時,使我深深的感觸到母語教育的重要,也激起了我對目前課餘工作的使命感。

在這裡我必須先介紹我的外公,他是一位研究閩南語的學者,在標音符號的使用上提倡教育部公佈的「臺灣方音符號」,但也由於這一點,在目前的電腦排版上較不方便。克服這個問題,使電腦化成為可能,就是我的課餘工作。

阿公現年 85 歲,祖籍福建閩南,出生於臺灣臺南,畢業於臺北帝國大學(今臺大前身)專攻東洋文學(即中國文學)。畢業後留校服務,繼而前往日本京都大學研究所深造,民國 32 年,回臺擔任研究員,光復時受聘為中文系教授,直至民國 62 年退休。

阿公說,他在我的年齡時,曾有狂妄的想法,想征服世界語言,他學過英語、德語、日語、……等等,最後選擇了母語即閩南語系台灣話作為一生的「研究事業」。

出生於日據時代的阿公,與一般孩子一樣,念的是日式小學,讀日本書,但私底下,則放學後到私塾裡或在家裡,跟阿祖用閩南音念漢文念唐詩。這與他當年升入大學的選系有關吧。他真正開始研究閩南方言可說機緣於在日本京都東方文化研究所時,受邀擬在日本朝日新聞社主辦的「亞細亞語學叢刊」寫「廈門話」一門。另一次機緣則是在臺大南方人文研究所時,擬在「南方大系」寫「福建語」一項而調查華南地方志。雖然那時是日據時代,本省人大多仍以閩南系台語為母語,日語則為外來語,那期間交替使用中發現相似之處甚多。他發現中國文化的一脈遠溯自唐代曾流傳到日本,滲入日本的文化語言系統,而大陸中原語脈也自北往南遷移到了閩粵,保存寶貴的古音。這兩支語系,當日本據台時在台灣相遇。其相似性在溝通上有幫忙,令人驚異。

但是隨著臺灣光復,阿公的閩南語研究也曾暫時中輟。據他說光復初期時,連一家八口的基本生活都有問題,每到孩子註冊時都得向親朋借款的時代,哪有錢買書、買資料﹖要研究談何容易。他說回想當年「真辛苦」。

後來中外的學術界有關閩粵方言的精闢論述相繼出版,阿公便興起了「別人能我怎麼不能」的念頭,決心追尋閩南語史歷來的途徑,於是在閩南語的園地裡無止盡地努力到現在,所編著的大小著作不下一百篇,其中「福建語研究導論」及「臺灣省通志稿人民志卷二語言篇」現在猶被年青人認定是一部臺語研究入門書。

幾十年來在研究的里程上,從日本、英國、法國、奧地利的大學圖書館、博物館等,得到許多數百年前閩南語早期文獻資料,亦得知了世界上還有不少外國學者,不但關心閩南語的研究,也潛心研究,這是他常侃侃而談,覺得平生最快樂的事情。

民國 77 年 12 月的一個深夜,一場無名大火(據報載疑為人為縱火),把阿公四、五十年來的學術研究心血的結晶,以及多年搜集而來的珍貴資料(諸如清代手抄本的通俗韻書「十五音」以及古刊本「彙音妙悟」),都吞沒了。時年已過八十的他,在遭遇如此不幸,還揮著老淚水悲慟,喊叫說:這雖是無功利可圖的冷門學問,但年輕人要急起直追哦!做學問是很重要的事,千萬不要把研究閩南話、求根溯源偏到敏感的政治問題上去,必須讓我們的文化資源有系統地保全繼續流傳下去。

近三、四年來,阿公又完成了「綜合國臺對照基本辭典」,內容以國語為主,對照兩岸國字讀音、兩岸閩南語文音、語音、收雙音詞、詞義對照、詳記詞性、國台例文對譯。句法相差較大的,則再分為直譯、意譯、以至分析。 全稿共計 600 字稿紙約 4500 張,正待研究印刷出版中。

由於接觸了阿公的工作,所以我也閱讀了不少這方面的書籍,雖沒能深入的研究,但也多少有點認識。

在現今眾多研究閩南語的學者中,使用著多種標音符號。其中,較常見的有以下數種:(1)長老教會羅馬字、(2)國際音標、(3)日本假名符號、(4)閩南方言拼音方案、(5)臺灣方音符號。除了這些以外,還有各式標音符號十餘種,但因傳播範圍較小(常為某教會或個人自定),故不在文中討論。以下討論各種標音符號的優缺點。

(1)長老教會羅馬字:這套標音符號歷史久遠,自明末傳教士進入中國時即開始使用。用於方言,則是 19 世紀中葉的事。羅馬字盛行時一度多達 17 種,各有其聖經,其中傳播最廣的是廈門音的羅馬字。 臺語教會羅馬字亦有 150 年的歷史,過去用這套標音符號的著作不少,如編著字典、翻譯聖經、……等等,也記錄了許多福建方言極貴重的資料。

使用教會羅馬字最重要的一本參考書是「廈門音新字典」(甘為霖著)。這套音標在「ㄐ、ㄑ、ㄒ」及「ㄗ、ㄘ、ㄙ」的分辨並不清楚,對初學者而言有一點困擾,且只能橫寫。使用者並把這套標音符號當成是一種文字來使用,所以文章中字(漢字)、音(音標)夾雜的情況非常嚴重(臺語有很多有音無字的情況)。羅馬字並用了過多的連字號(橫槓 " ─ " ),一部份的聲調符號亦欠妥,皆為其需改進之處。

(2)國際音標:這是由國際語言學會制定的,可分為「寬式」與「嚴式」的兩種。若為嚴式,可討論音韻現象之細節,但使用上較不方便。若為寬式,則又與羅馬字差不多了。對於研究閩南語的人,國際音標是非熟悉不可的,中研院的史語所便用國際音標。有一本「廈門音系」(羅常培著),就是利用他來分析廈門音,發揮盡致。

(3)日本假名符號:這是日據時代時,由日本政府所制定的,較特殊的一點是可以直接在文章中加入。在臺灣光復後,政府嚴厲禁止日語的使用,但這套符號,卻也替臺灣留下了那時候的文物制度,民俗習慣等資料,更編有一本「臺日大辭典」,保存了豐富的語言資料。這套標音符號要比羅馬字難上好幾倍,尤其聲調符號過於繁雜,較欠缺實用性,算是較可惜之處。

(4)閩南方音拼音方案:這個方案是由現今福建省廈門大學語文研究室所提出的,且編有一本「普通話閩南方言辭典」,又稱為「廈門大學式」。這套音標也是建築在英文字母上,延續大陸普通話的拼音方案所定出來的。阿公說:這是一套設計精密的拼音,但其拼音的複雜度,與其規定的繁多,仍然不易學習。另外在這本辭典中,找出了一些原「有音無字」的本字,但也取了一些大眾中所使用的俗字。

(5)臺灣方音符號:這套符號是民國 38 年由「國語推行委員會」的朱兆祥先生所制定的,係延續國語注音符號而來,僅增加台語音所用之聲母、韻母、入聲記號和聲調符號而構成。學過國語注音符號的人(小學生以上即可),對於這套符號應會格外親切。對於初學臺語的人(如實行母語教學時),只有臺灣方音符號能夠直接和國語的發音相對照。他和注音符號一樣,也是直寫、橫寫皆可。但因未如國語般推廣,故在民間並不流行,只有我阿公的著作使用他。(阿公戲稱這套符號是專門為他制定的。)

目前唯一用「臺灣方音符號」的參考書,除我阿公所編的「綜合閩南臺灣語基本字典初稿」(文史哲縮小製版出版)外,尚無第二本。為了「有音無字」的問題,阿公也考證了許多書,將不少不會寫的詞語都給寫出來了。如:「不知道」不寫成「莫宰羊」而寫成「不知影」,又「芭樂」應為「菝仔」(一般人誤用甚久,甚至連國語日報辭典都誤收)、……等等。

如何在這麼多的標音符號中,選擇一套最恰當的,的確是一個難題。臺灣語文學會雖公佈了一套方案,但其實用性仍值得商榷。

六年前,我的阿公在美國完成了「綜合閩南臺灣基本字典初稿」,當時,我的母親在臺灣尋求國語日報社的出版,但令人十分不悅的,該報社負責人竟以「不賺錢」為由,拒絕了此一著作的出版,媽媽立刻氣憤的答以:「文化事業還談賺錢嗎﹖」,阿公也於一氣之下,便在美國請人抄寫,以影印之方式印刷了 50 本,在美國出版。回臺灣後,則交由文史哲出版社縮小製版後出版。後來,我看到這種情形,便想:難道真的沒有辦法排版印刷嗎﹖

這期間也曾有好幾家出版社來看稿,歸納其不願出版的原因,主要是以「不能排版」為理由而拒絕(當然,利益也是一個理由),他們從來沒有見過「臺灣方音符號」,若要為此而開模、造字,對出版商而言似乎太花錢(利益乎﹖),因而一口回絕了我們。最近市面上所出版的幾本臺灣話辭典,除用「羅馬拼音」者,有以電腦排版外,其餘都為手寫影印的,不但較占面積,將來再版時對內容有所增改,也極為不易,對使用者也較為不便,其價值感自然大減。甚者,如許成章教授所編之「臺灣漢語辭典」(自立報系出版),雖以手寫縮小製版,但因縮小後字體過小,模糊不清,以致無法閱讀,使得全書四鉅冊中之一冊形同廢紙,抹煞了許教授一生的心力。有鑑於此,使我更深刻的感受到電腦排版的必要性,以免重蹈覆轍。

在制定「臺灣方音符號」之時(即光復初期),據說國語日報社曾鑄有銅模一套,但為一拼占一字位置,不像國語日報的國語注音是三拼占一字位置,現今一般之打字工具,亦無法達成此一要求,這便是我們所要克服的第一個困難。

國一時,便興沖沖的跑到倚天公司,與客戶服務部的人員討論,在升國二的暑假,便在家中用簡單的個人電腦,用最基本的方法來克服, 即在 24 x 24 的格子中,填入ㄌㄨㄥˊ四個符號(如:_)。隨即開始進行造字的工作,不出幾個月,便將所有台音符號,三拼占一字位置大部份的拼音(約 5500 個)完成了,這一部份的工作,全有賴於姨媽(國小退休老師)用白天父母上班、我上學的時間,到我家來設計、輸入字型,雖不甚美觀(其後又大幅修改數次,付出將近一年之時間),但畢竟是可以用了。接下來的一個問題,便是如何在鍵盤上直接打出這個拼音。造完成的「字」,僅有內碼,若以對照表方式查詢,耗時耗力。而一般的電腦鍵盤,只排有注音的 37 個符號,但方音符號卻有 63 個,音調也從四聲增加至八聲,顯然也必須要重新規劃「鍵盤的排列方式」,由於此套符號係延續國語注音符號而來,我便將方音符號多出來的部份依其相關性(如:閏音)填入空位,又花了幾個星期的時間,用倚天「詞庫輸入法」的功能,將每一個字(即三拼占一字的注音符號)與他所代表的意義(即輸入的方法),寫出來了一個「從宜輸入法」(從宜為我阿公的字),用來做拼音符號的輸入工作。於是一台可以使用「臺灣方音符號」的電腦,便已略見雛型,並開始輸入一些閩南歌謠,及三字經、千家詩等詩詞,作為以後處理整本字典的基礎。

如此龐大的造字量,對倚天來說也是第一次,真正用詞庫輸入法寫成自己的輸入法的人也是極少數,因此,倒也在不斷地嘗試中也發現了中文系統的幾個小錯誤,及不少可改進的地方,頗為自豪。

在國二升國三的暑假,隨同父母前往美國旅遊並探望阿公,看到他的工作室沿著牆壁堆積著數十萬張的資料卡片,而深深的感覺到此一研究規模的龐大。回國後雖然升上國三,面臨著聯考制度下的無窮壓力,但仍繼續的進行這項工作(因為只有晚上和假日的時間才能進行,故進度極為緩慢。)。

這時,開始輸入一些字典的手稿,研究排版的方式。由於對排版完全是外行,所以在決定版面之時,也參考了不少已出版的字典,如:「國語日報辭典」、「臺灣話大辭典」(陳修主編、遠流出版)、……等等。基於中華文化數千年來皆為直排,當然我們也希望字典能夠以直排的方式來呈現,為此我使用過許多軟體(如:莎士比亞、新翰藝、畢昇、康熙、……),但是經過無數次的實驗之後,由於希望注音放在字右邊的願望不易實現,最後只好使用橫排的方式。為了使字典較易閱讀,在每一個細節上都考究甚深(如:兩欄或三欄、目頭字、詞的表現方式、……等等),但仍有許多需改進之處。

在輸入字典初稿的時候,也許是自身國文程度較差的緣故,許多較罕用的字(如:捙恁B墘}、捵@、窋矷B磟部B……等等),皆不會以注音輸入法輸入電腦。為了以最簡便的方式克服,因此我們也尋求手寫輸入的途徑,雖市面上已有五、六家廠商發表相關產品,但仍不符我們所需(或價格太高),我們也一直在期待有更成熟的產品出現。

雖然電腦中的中文字有一萬三千多個,但對於編排一本字典,尤其是一本台語字典,卻仍是不夠的。電腦裡沒有的字,我們只好自己造,需要新造的字估計約有四、五千個,如何在最短時間內完成造字,又是一個大工程。

可遇不可求的,我被保送進了建中,除了早日脫離聯考的夢魘外,我更想到應儘早將電腦排版的問題解決,以使得字典早日出版。在觀摩許多排版軟體之後,發現有少數的軟體有「自動增加國語注音的功能」,雖然無法將他的軟體直接拿來利用,但我也在一、兩個月內發展出來能「在輸入中文字的同時,直接選取其臺語注音」的功能(利用倚天「聯想字」之功能,在這裡又創造了一個量的記錄!),加快打稿速度甚多。

就算打稿速度再快, 我們所要面臨的是 4500 張的 600 字稿紙,不但是要輸入電腦,還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校對,唯恐內容有錯。這項龐大的工程,才是我們最主要的目標,所需經費不貲。

在一個偶然的機會裡,認識了民生報的記者林英 先生,在知道我們的困境之後,曾於去年 10 月時來訪,雖然當時阿公在美國的工作室,但仍很熱心地為我們寫了一篇報導,呼籲有關單位給予協助。但在報上刊登出來之後,卻更令人沮喪,並沒有得到絲毫的回應。

在字典的骨架大致完成之時,對於印刷(列印)的品質要求也日漸提高,雖然加了一張揚名中日的「華康金蝶卡Ⅱ號標準版」,但只能讓中文字更美觀。 但如欲將所有的拼音在 128 x 128 的點陣字型下造出, 不但需要數十倍於 24 x 24 點陣字型的記憶量,在造字、使用上的困難度也相對提高許多,於是我便想辦法寫個程式來產生這些造字,因為這些注音符號變化再多,總是跑不出基本的 63 個方音符號與八聲,這個「工程」目前已完成 80 %,預計四月中旬即可完成。完成之後,在列印之前先執行自己寫的一個程式,讓電腦自動找出需要哪些造字,並將這些字自動造出,而使整本字典以最美觀的字體來呈現。相信若能將整本字典自行排版完成,僅交給印刷廠製版、印刷,相信就會有出版商願意出版了。

教育部郭部長說:整個中國還是應有較統一的語言,才能語同音、書同文,車同軌。的確,一個國家擁有一種共同的語言是很重要的,但是,本土語言、文化流失的事實卻也不容忽視。我認為,共同語言(官話、國語)是一種全域性的語言,只要是一國的國民,就應該要懂得國語。而地方話(母語)是一種地域性的語言,能夠增進族群內的互相了解和尊重,並可保留族群文化。所以,每個人都應該要會說標準的國語,和自己的母語。

因此,在母語教育即將大力推動之時,似乎應該先成立一個研究組織,將母語標音方法,以及「有音無字」的問題等基本工作,儘速推動,才能展開母語工具書及教材的編纂。母語教育被壓抑了四十多年,但只要起步,永遠不閒遲。我很高興能夠幫助阿公做這個工作,並繼續努力。

附:參考資料:

1.綜合閩南臺灣基本字典初稿 吳守禮著 文史哲出版社出版

2.從『可遇不可求』談早期閩南方言文獻的校裡、續談 吳守禮著

3.閩南語研究工作計畫─漫談閩南方言的標音符號 吳守禮著

4.臺灣語概論 許極 著 台灣語文研究發展基金會 出版

5.臺語文摘 第四期 臺語文摘雜誌社

【回台語天地首頁】【回台灣健康資訊網首頁】
【回台灣健康資訊網首頁】

【台語文讀本】【台語天地首頁】【母語論壇】【台語正字】【台灣健康資訊網首頁】【老醫之家】
【台灣歷史年表】【台灣情】【李友專-皮膚科】【李秉穎-兒科客棧】
【錢大維-榮總兒童醫學網】【台灣癌症防治網】【彰基腫瘤中心】
【疾病百科-醫網珠璣-老醫精選】


◎台語文讀本-姚榮松所長(師大台文所所長)序文
花神出版社、凡異出版社出版,電話:(03)-5712255。網路上:金石堂、三民、誠品、博客來、成大圖書部、新絲路書局,Yahoo奇摩購物中心都有售。

(吳昭新 醫師;by Jau-Shin Wu, MD, PhD.)

(chiaushin) Since June 02, 2002
(TMN) Since June 09, 2002

(chiaushin) Since Jan. 01, 2008

Olddoc Since Jan. 01, 2008

(TMN) Since Jan. 01, 2008

(janghau) Since Aug. 04, 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