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mn-logoolddoc-10-s
華語健康資訊入口網站(臺灣健康資訊網)-老醫之家系列
olddoc
(一九九六年三月創刊)
Old Doc Wu's Home-Dr. 吳 昭 新 的 Home Page
吳守禮教授在閩南語文獻學上的貢獻

國立台中教育大學台灣語文學系 - 洪惟仁教授

(Posted: May 16, 2006)
(回首頁)
台灣健康資訊網

閩南語語言的研究史從1800年黃謙著《彙音妙悟》算起,至今已兩百餘年;閩南語文學作品從明末(十六世紀末)嘉靖、萬曆重刊或新刻的《荔鏡記》戲文算起,至今更長達四百多年。在所有的漢語方言中,閩南語的語言文學文獻史大概是除了官話、吳語之外,歷史最悠久的。但是這些文獻的歷史及其研究史在「雅言中心主義」的傳統價值觀念下,只是聊備一格,毫無地位。因此,除非對於閩南語的語言、文學有特殊的興趣的學者如龍彼得(Piet van der Loon)教授,便需要深厚的感情,如許多的民間學者。吳守禮教授正是這樣一位對於閩南語的語言、文學有特殊的興趣,又有深厚感情的學者,如果不是這樣,不可能一輩子寂寞地從事這種不受重視,甚至不受尊重的閩南語語言、文學之研究而無怨無悔。

據今十四年前,我曾經給吳守禮教授這樣的評價:

「在文獻整理方面,成就最大的是吳守禮。吳守禮教授曾發表一系列書目,一九七○年發表的《台灣方言文獻目錄》是一總結。另外在鶴佬語古典文學、即明清之際出版的陳三五娘故事《荔鏡記》有一系列的研究發表,是這方面唯一的專家。」(洪惟仁《台灣方言之旅》1992:39)

當時吳守禮教授已經是八十二歲高齡,他的《綜合閩南台灣語基本字典初稿》已於一九八七年出版,又在拼老命編纂另一部台語辭典,這就是二○○○年出版的《國臺對照活用辭典》。這部大作出版後,吳教授真正完成了跨足文學、語言以及文獻目錄整理、研究的大事業,可謂鞠躬盡瘁,死而後已,實在令人敬仰。

二○○五年吳教授逝世,為了紀念吳教授,張良澤教授策畫吳教授的紀念專題,邀請幾位研究閩南語的學者撰寫紀念文章。吳教授在閩南語明清戲文及辭字典編纂都可以看成是廣義的文獻學貢獻,但是吳教授的學問博大精深,需要不同的學者從不同的角度來透視他,在文學與語言上的研究已經有其他的學者介紹,在這塈琤u就吳教授在閩南語文獻目錄整理方面的貢獻做一個探討。

從〈從宜(吳守禮)編著年表〉(載吳守禮著《閩台方言研究集(1)頁一六七至一七九》可知,吳教授在一九三六年時即發表了有關文獻書目的文章,即〈唐代以後之福建廣東人詩文集目錄〉(刊台北帝國大學開學典禮之展觀目錄,當時吳教授只有二十八歲。這篇文章雖然不是以閩南語文學、語言為專題的目錄,但是已經顯示了吳教授對閩粵地區文獻的注意,可以說是後來撰寫閩客語文獻目錄的嚆矢。一九三八年撰成〈清代詩經著述考〉,其目錄是長達十三冊的打字稿,同年完成了〈清代樸學家著述目錄-附日人研究中國學者〉活頁備忘錄十一冊、〈清代樸學家著述年表〉二冊,〈曲目索引〉一冊、〈久保文庫戲曲類書記略〉,均未正式發表,當時吳教授三十歲。在這個階段以前吳教授還沒有著手進行閩南語文學、語言的文獻研究。一九四三年戰時,吳教授受委託整理台灣總督府圖書館及福州「東瀛書院」保管之福建地志、雜誌,撰成〈福建地方志考〉(惜未發表),根據吳教授說:

『第二次大戰終戰前後,有兩次機會我受到委託撰寫閩南系台灣方言的概況,以及調查福建、廣東的地方志目錄。前者在日本,後來在台灣。民國卅二年,在美軍的轟炸下,九死一生返抵台灣,自此以後,我迷入了岔路,披荊斬棘,探究早期閩南台灣的方言文獻。』〈從『可遇不可求』談早期閩南方言文獻的校理〉 (載《閩台方言研究集(1) 》(頁三二) 可見撰寫〈福建地方志考〉(一九四三)是促成吳教授開始注意閩南語文獻,並且從此一見鍾情,至死不渝的契機。

吳教授開始發表有關閩南語文獻的開筆之作是〈台灣羅馬字與基督教宣教師〉(載一九四四年《民俗臺灣》四卷七號頁三九至四一),討論閩南語羅馬字文獻史料;同年依據台灣總督府圖書館、台北帝大國語國文研究室、語言研究室小川文庫的藏書,撰成〈中國語言學論著年表〉,所謂的「中國語言」,就是漢語的意思,但文中的漢語著重在閩南語相關的文獻。上述台北帝大語言研究室小川文庫就是日治時代台灣最偉大的語言學家,漢語音韻史(比高本漢更早擬訂中古音)、閩南語、南島語研究的台灣開山祖師小川尚義先生擔任台北帝國大學教授時所收藏的。小川尚義是吳守禮教授的老師,但是小川先生並沒有教過吳教授有關閩南語的課程,吳教授對於閩南語的研究是後來自學的。但吳教授曾經給我說了一個故事,他說小川先生聽了他的台南腔,立刻判斷他的口音是漳州腔。雖然根據我的分析,台南腔是「混合腔」,只是某些特徵接近漳州腔而已,小川的台灣閩南語的方言分類中沒有所謂「混合腔」的類型,在他刊載於《日臺大辭典》(一九○七)的台灣語言分佈地圖上只有漳州腔和泉州腔兩類。他大概根據台南話的〈薑〉字母唸ionn而判斷台南腔是漳州腔的。無論如何,吳教授雖然沒有上過小川先生的閩南語課程,但是後來窮一生之力於閩南語文獻的研究,大概也是受到小川先生的啟發吧?

一九四五年終戰,日本人語言學者遣返本國,一九四九年蔣家政權退守台灣,中國的語言學者接替日本人在台灣的領導地位。中國學者對於日治時代以前的語言學研究根本不屑一顧。吳教授曾經告訴我說,董同龢教授在做閩南語方言調查的時候,他曾經跟董教授談起日治時代日本人在閩南語方面的研究,也談到教會編纂的閩南語字典和《十五音》系統韻書,想提供一些資料給他,但是董先生似乎不了解,也不想了解,好像認為這些文獻對於他的閩南語方言調查、漢語史研究沒有什麼參考價值,所以也就沒有談下去。事實上正是如此,董先生當時的方言調查採納李方桂教授帶回來的美國結構主義語言學的方法,醉心於歸納的研究法,運用人類學式的方言調查法,方言韻書、方言辭典對他而言真的認為沒有什麼參考價值。另外,也由於高本漢把非語言學家所進行的語言紀錄都視為「愛美的」(amateur),即門外漢的影響,對於傳統閩南語的文獻採取輕視的態度,對於日文文獻可能因為文字的隔閡,也可能因為民族感情,加以忽略。

但是對吳教授而言,這些文獻卻是無上之寶,他一方面開始進行閩南語及閩南戲文的研究,同時努力收集閩南語語言學、文學、戲曲的文獻。從一九四九年至一九五五年的六年間,吳教授連續發表了以台語、閩南語或福建語為題的文獻目錄,如〈閩南方言的文獻〉(一九四九年九月)、〈福建語之文獻〉(一九五三年六月)、《台灣省通志稿•人民志•語言篇》(一九五四年)。後者可以說是日治時代日本學者研究台灣閩南語的集大成,但文獻目錄才是吳教授的原作,其中有一篇〈近五十年來台語研究之總成績〉,可以說是全書的精華所在,可惜原稿送審時,因記述日本官方及學者之貢獻甚詳,審查人認為「纂述日人著作過多,且研究台灣方言豈須參考日人著作」,竟將之閹割。吳教授對於中國學者以仇日心態否定日人研究成果的審查當然不服,次年仍以〈近五十年來台語研究之總成績〉(一九五五年)為題,個人油印出版,後來大立出版社有翻印本出售。

從此以後,吳教授把研究重心放在閩南語古典戲文的研究,另外還有閩南語舊詞彙、閩南語本字考等多篇文章,但在文獻目錄方面也常有文章發表,其中有介紹性的,也有新增補的,如〈閩南語研究的近況〉(一九六七年一月,日本《人生》第一輯頁一四至二○)、〈閩南語研究近況〉(一九六七年四月,國語日報《書和人》第五十五期頁一至八)、〈福建語的文獻簡介〉(一九六八年一月,日本《人生》第二輯頁四至一九)、〈漢語學研究簡介〉(一九七一年,國語日報《書和人》第一六七期),主要是介紹性的,但吳教授也繼續在增補他的目錄,一九六三年把〈近五十年來台語研究之總成績〉中的〈台灣方言文獻總誌〉略作增補,改題〈台灣方言研究文獻目錄〉刊在劉枝萬編的《台北文獻》(一九六三年十二月,六期頁六七至八九)。另外〈海南土戲本目錄〉(一九七四年,《書目季刊》八卷三期)更是以前沒有發表過的新資料。

晚年,吳教授將所有的目錄整合起來,收入他的《閩台方言史資料研究叢刊》第十二本《福客方言綜志》的第四章〈福客方言文獻目錄〉(一九九七年,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贊助出版,頁三三五至四四○),搜集的文獻截至一九四六年為止。文末附言云:「民國三十五年十月十一日以降有關台語文獻甚多,俟日後續補。」

如上所述,吳教授的閩南語文獻目錄主要發表於一九四九年到一九九七年,前後共四十九年,相當於半個世紀之間。但是根據吳教授自己的敘述,這些資料主要是自一九四三年至一九五三年的十年間完成的(參見〈福客方言文獻目錄•校後記〉 (一九九七年,頁四三九),但發表後仍不斷增補修訂達半世紀之久而不歇。吳教授這種好學、堅持的精神,這種對於閩南語至死不渝的感情,不但是空前,恐怕也是絕後的罷?

吳教授在〈福客方言文獻目錄•校後記〉中說,〈近五十年來台語研究之總成績〉(一九五五年)油印出版後,「外國的中國方言學界,把它列為福建方言之主要參考書之一」,其實不止是外國的漢語方言學界,凡是研究閩南語的人無不是受惠於這本書的指導,包括王育德、鄭良偉等前輩學者,及董忠司、姚榮松、洪惟仁等中老年學者沒有一個不曾請教過吳教授,並受益於吳教授的文獻學研究。台東有一位藏書家杜建發先生搜集了許多閩南語文獻,有很好的成績,新資料的發現,也是受到他的啟發和指導。我在閩南語文獻學上也曾經用過功,編過一本《台灣漢語方言文獻目錄》(未刊),也發表過《台灣文獻書目解題:語言類》(一九九六,台北:國立中央圖書館台灣分館出版),也有一些新資料的發現,但是一開始也是受到吳教授所著文獻書目的啟發和指導。戰後以來所有認真研究閩南語的學者,不管自己是否承認,我敢說,沒有一個不曾受惠於吳教授的文獻研究的。

總之,吳守禮教授是有史以來第一個,也是最偉大的閩南語文獻學家。在戰後初期那種白色恐怖的年代,他是唯一堅持研究閩南語,並且最深入研究閩南語文獻的學者。在閩南語研究史上,他擔負了由清代、日治時代到戰後的,承先啟後的偉大工作,也可以說是在戰後白色恐怖時期排斥方言研究的時代唯一的閩南語學術研究的傳人。他的文獻學研究照亮了終戰前的閩南語研究史,開拓了現代閩南語學者的歷史視野。容許我代表所有閩南語學研究的後輩,向吳教授在天之靈說一聲:「謝謝您,吳教授。」

2006/3/1完稿

Google
 
Web olddoc.tmu.edu.tw

【回台灣健康資訊網首頁】【回台語天地首頁】

【台語文讀本】【台語天地首頁】【母語論壇】【台語正字】【台灣健康資訊網首頁】【老醫之家】
【台灣歷史年表】【台灣情】【李友專-皮膚科】【李秉穎-兒科客棧】
【錢大維-榮總兒童醫學網】【台灣癌症防治網】【彰基腫瘤中心】
【疾病百科-醫網珠璣-老醫精選】


◎台語文讀本-姚榮松所長(師大台文所所長)序文
花神出版社、凡異出版社出版,電話:(03)-5712255。網路上:金石堂、三民、誠品、博客來、成大圖書部、新絲路書局,Yahoo奇摩購物中心都有售。

(吳昭新 醫師;by Jau-Shin Wu, MD, PhD.)

(chiaushin) Since June 02, 2002
(TMN) Since June 09, 2002

(chiaushin) Since Jan. 01, 2008

Olddoc Since Jan. 01, 2008

(TMN) Since Jan. 01, 2008

(ang-3) Since Jan. 01, 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