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mn-logoolddoc-10-s
華語健康資訊入口網站(臺灣健康資訊網)-老醫之家系列
olddoc
(一九九六年三月創刊)
olddoc-10-s
Old Doc Wu's Home
>(七)四十載輾轉十個職場始末篇之(六)
吳昭新 醫師 (by Jau-Shin WU, M.D., Ph.D.)
(Posted Oct. 28, 2007)
沒有生涯規畫的生涯(4)

隨波逐流,不忮不求,與世無爭,仍不免驚濤駭浪,
不曾料到,享月退休,不多不少,維生殘年不必憂,
敲打鍵盤,遨遊網路,既獲亦予,名利皆在餘生外。

(七)四十載輾轉十個職場始末篇之(六)

(8)省立台南醫院時期(1986∼1989)

我原本就沒有離開省北的念頭,也沒有想到我的人生還會有省北以後的一段精彩的演出。話說1986年(民國七十五年)的春天吧,突然有一天聽到傳言說要把我調離省北。起初我也不太相信,後來想到,如在前面提過,像我這樣的一個書呆子,一板一眼的做法,很不適合於在當時的官場做官,正式或正常的禮節人情事故,我懂也會做,但從來沒有特意巴結奉承過上司,不但不巴結奉承,連有人要來勸誘奉承上級時都被會我拒絕,我說我都沒有從部屬收一毛錢,有哪裡來的錢可以送給上級,我問過柯副院長,她也跟我同樣的看法,因此如果有人要算計我也不是不可能。過了兩天,衛生處長在當時的台北防癆局召見我,告知我要把我調到台南醫院,他的為人我已很清楚,是一位典型的所謂「中國官」(希望幾十年後沒有人會了解這一句話所代表的意義),我毫不客氣地拒絕,他是我的直屬長官但著實也著了慌,慌慌張張地告訴我,這是省主席自己決定的,與他無關,我不相信,一個院長小小的官,還要勞動到省主席,這樣我就離開了。但兩天後,真的接到省府主席辦公室來的電話,說主席要召見。要來的事情真的來了,但我的腦袋裡掠過一絲淡淡的疑問,要調離我何必省主席親自召見,我不但不認識主席也沒有見過他。約定當天我準時到在台灣銀行的省主席台北辦公室報到。但省主席不在,機要秘書應先生告訴我,主席一直在等我剛剛才離開,因為行政院長有事召見先離開,不過有交代等我到了,請他帶我到主席官邸等主席回來,其實我早半個鐘頭就到了,只是時間還沒到所以在附近繞一繞等到時間到才進去的。就這樣由應秘書帶路到主席官邸等候,不一會兒,主席就回來了,也就在官邸召見我。

這是我第一次見省主席,主席很客氣,就說要我去主持台南醫院,說台南醫院是當時最大的省立醫院,但風評不好,老院長要退休,需要我去整頓,但我馬上不加思索地回答,如果有人要我現在的職位我就讓給他,院長我可以不做,台南我不想去。當時主席再三說要拜託我,而且把原委一五一十詳細說明給我聽,所以我也無法再堅持。主席說,台南醫院是當時最大的省立醫院,但是經營不理想常成為民意代表競選時的議題,也講了很多需要我給他幫忙的理由。我不便把詳細內容在此敘述,但我也報告主席說,我自離開台大醫院後,憑著一股年輕人的熱情,先後改革了幾所醫院,以馬偕醫院的內科、檢驗科開始,以後的台北鐵路醫院內科,中山醫專的附設醫院,以及省立台北醫院,改革是要督促別人認真做事,還要求人人能做事光明磊落,在當時的社會風氣下這樣做會擋人財路,一定會得罪很多人的,我生性憨直,也已經五十六歲了,常有精疲力竭之感,已無年輕時的衝勁,何況省北上軌道才三年,也已動土開始新建大樓,我請主席另找高明,但主席始終不改初衷,只有重複「拜託」那一句話。當一個小公務員被主席再三拜託時,有再推托的餘地嗎?只好答應下來,這是事情的真實始末。事過二十多年,當時不加思索講出來的一句話,現在回想起來真的有那麼一回事也未可知,為何我會有這麼個想法,因為接我職務的是我的同班同學,聽說也是當時省主席的家庭醫師(?),他是一位以長袖善舞、能言善道而出名的頗有名氣的教授,而當我和台大醫院合作初期他是台大醫院的一位科主任,為了派遣支援人員雖是同班同學卻處處為難我,我已在前章提過,同學往往是競爭對手,常常有這樣的情況,這就常成為小說的主題,推理小說中的故事常常是一、二十年後開同學會時常因事業上、社會上的成就的差異,家庭上、年輕時的男女關係等,因忌妒、競爭萌生殺機的故事的題材。

後來我到台南三年多,因為台南是一個地方色彩很濃厚的地方,很重視人情、世故、習慣,且我又單槍匹馬沒有帶半個親信就職,一個外地人應對六、七百人共同利益的人,所受到的注目、好奇、挑戰是理所當然、可想而知。不但是醫院內部的人,還要應付地方上由各種媒體、各級民意代表、調查局、司法機構、流氓地皮各方而來的關切,尤其這些人都已習慣於十多年來的甜蜜陋習,各媒體的記者先生小姐整天在院內等新聞的題材消息,稍一疏忽,壞消息就會登上第二天的報紙,所以從第一天起任何可以寫的情況,好的壞的都會上報,說我是帶「尚方寶劍」來的院長囉,不知要搞出什麼樣的大戲,對問題重重的台南醫院要大刀闊斧做出什麼樣的革新等等。頭一年天天上報,起初府城人不太習慣我的一板一眼、坦白透明、言出必行、鐵面無私的作風,但鐵面無私言出必行的背後的我是滿腔的人情味和充滿柔情的另一面,大家也就漸漸瞭解我,也慢慢習慣於我的作風,我說「大家」,我指的意思是說不少人的意思,因為在社會上不可能沒有反對你的人,有一半人贊同你就很不錯的了,當然省主席給我很多支持,所有的人事案都由我作主,從來沒有插嘴或干預,讓我不會受到關說的困擾,有充分依照自己的理想執行的空間。在台北醫院時就有上級偶而會直接指派人員下來,讓你無法拒絕,有時候有科主任出缺時,你必須馬上報上繼任人員,不然上面會有「指令」關切,派下不適當的人員來,永遠站著缺不走,影響醫院整體的營運,所以有職缺時動作要快,有時候臨時找不到適當人選時,只好臨時先報相近科系的人員暫時補缺,有時候為了這一種不得已的情況遭到不明究裡的公正人士的誤會和閒言,因為他們不知道當時醫院首長的難為苦衷。

傻傻憨直的我,在台南醫院順著省主席的交代去做,也嚴格執行當時的國家醫療政策「醫師專勤制度」,其他省市立醫院大都陽奉陰違,當時的台南醫院是省立醫院的老大,歷史悠久,名大氣壯,醫師都自由慣了,喜歡什麼時候看病就什麼時候看病,是出名的不守時,值班不在醫院,要改這些陋習談何容易,我的作風是充分授權分級負責,交給他們自己去規律,可是他們沒有人敢挺胸出來做,一開始遭遇到相當的阻力,最後我只好自己祭出殺手?,其實是輕輕的記一次警告,第二天報紙就出現大標題說吳院長祭出殺手?了,說台南醫院十六年來頭一次醫師遭受記過處分,說實在並沒有那麼嚴重,只是警告而已,後來1987年初專勤制度正式公佈時,我請各科主任吃個便飯,請大家共體時艱,第二天報紙上就出現吳院長跟各科主任擺了鴻門宴的消息,接著有三十二位科主任和主治醫師同時辭職的情況發生,我並沒有被嚇倒,我接受了他們的辭職,但也歡迎他們隨時回來,真的也有人回來了,出缺的職位我都從院內各科醫師循序升任,沒有從院外調入人員,這個難關終於也讓我撐過了,也暢通了窒礙多年的人事管道(當時醫師是公務員,連受訓中的住院醫師也算是公務員,本來住院醫師在受訓三到五年後就必須離開,但是在省、市立醫院因為住院醫師是公務員,所以如果沒有犯法,院方就無法請他離開,也就有服務十五、二十年的住院醫師的不合理情形)。後來有人告訴我,這一次人事異動,我白白放棄了賺一千多萬元的機會,我不了解這個數目字是怎麼來的,也從來沒有過這一種念頭,我一路走來只知道,要改革你自己就要站得住,不要落人口實,才能貫徹成功。要改革十多年的陋習著實很困難,一個外地人在當時的社會情況下,要應付院內同事的反彈、只有靠毅力和運氣才能撐過來,其他都不必講。例如我就職的第二天就有記者拿著處方簽要我簽免費手續,翻遍所有規定都找不到這一項的合法性,在台北醫院時從來沒有發生過這一種事,我一時不知道應如何處理,只好打電話回台北請問舊知當時的大法官史錫恩先生,請益應該如何處理才好。史大法官在電話中告訴我,既然十多年這樣下來你第一次批准是沒有問題的,但是第二次照樣做就違法,我很為難不知如何是好,如果不准第二天報上的報導是可以想像得到的,想了一下我就從口袋裡掏出鈔票交給秘書小姐,叫她替我付藥費先把藥領下來交給記者先生,事情的始末很快就傳開了,各報記者先生小姐也都很有同情心、義氣,從第二天起就沒有人敢來要我簽免費領藥。不只記者,所有其他靠關係的各種優待,除非依法有據都取消了,有人要求以前可以免費或打折為什麼現在就不行,這個時候同事門就會自動向病人或家屬解釋現在院長換了人,作風也不一樣等等,讓病人知難而退,但偶而也有反彈。如此開源節流,半年下來就多了幾千萬元的收入,各位醫師的獎金也有些增加,這不過是在台南醫院發生的眾多情況的其中一個例子而已,還有其他各種情況容後再提。

這樣一步步解決醫院硬體、軟體的不合理情況,三年多後我離開時,雖然面臨國立成功大學醫學院附設醫院和民間大財團奇美醫院的相繼成立造成的競爭,又是省立醫院還沒有脫離公立醫院種種束縛規範下,還不能自主經營的時期,但台南醫院真的改頭換面了不少,雪洗數年前降級之恥,醫院評鑑重新升為區域醫院,三年前一上任即開始爭取的新建現代化醫療大樓經費,於我離職前省政府也已准予編列七億六千萬元的預算留給繼任者執行,這是1989年秋天的事。

之後,離開八年多,於1997年舊地重遊時,只見一棟宏偉但冷清清的新大樓矗立在四周寂靜的環境中,聽說醫院的營業不怎麼理想,也留不住醫師,雖然這是台灣整體醫療環境所使然,但我心內倍感悵然又悽然。回想在台南醫院三年多熱熱鬧鬧的,雖然艱難但是跟同仁們一起奮鬥過來的快活的日子,和大家付出的熱誠精力,我對於政府的作為有一些不敢苟同,既然如此何必當初,為什麼要把我這樣一個傻瓜調到台南來做不準備永續只不過要應付一時的工作呢?

(Aug. 11, 2007 脫稿 )




在金門服役(1962)。右二台大醫學院院長黃伯超教授,右一筆者。
筆者在金門服役(1962)
左邊為筆者
筆者在金門服役(1962)

實習醫師宿舍 (1956),從左邊莊明哲、楊省三、
黃伯驥、吳昭新、周烒明、蔡青陽
十和田湖邊留影(2000)

明石大橋留影(2000)


Hotel 鳴子留影(2000)
Hotel 鳴子留影、吳昭新 夫妻(2000)
Hotel 鳴子留影、林本芝、徐裕芬夫妻(2000)

會津若松城(2000)
Hotel Gate Tower 晚宴(2000)
銚子大瀑布於奧入瀨川(2000)
周烒明與吳昭新於舊金山(1997)

周烒明與吳昭新於舊金山(1997)

周烒明教授自己營造日式庭院和石雕燈籠。(May 2007)
中山醫專與台大醫院教學合作及附設醫院新大樓啟用典禮(1972)。自左邊台大醫院邱仕榮院長、筆者、中山醫專創辦人周汝川先生。

中山醫專與台大醫院教學合作及附設醫院新大樓啟用典禮(1972)。巡視新病房。自左邊前台中市衛生局局長林錫金先生、台大醫院邱仕榮院長,右二台大醫院外科主任許書劍教授。

在金門服役(1962)。右二台大醫學院院長黃伯超教授,右一筆者。



中山醫專與台大醫院教學合作及附設醫院新大樓啟用典禮(1972)。台大醫院邱仕榮院長致詞。

中山醫專與台大醫院教學合作及附設醫院新大樓啟用典禮(1972)。最右邊為台大醫院內科主任送瑞樓教授。
1982年時之台北醫院和旁邊泥濘崎嶇不平的思源路。



1982年尚未增建時的台北醫院。

台南醫院開辦九十三週年(1988)院慶活動。後排左三人事主任潘鴻金、筆者,右一劉秘書。
筆者主持院務會議(1980年代前半)。


筆者在診察病人(1980年代前半)。



1970年代前半的省立台北醫院內科仁。後排自左邊詹宏泰、林超群、徐清江、江易雄、邱漢民醫師。前排自左邊呂金耀醫師、筆者、李元成醫師。

台南醫院開辦九十三週年(1988年)院慶大會之同仁趣味活動。


省立台南醫院(1988年)。




中山醫專與台大醫院教學合作及附設醫院新大樓啟用典禮(1972)。



中山醫專與台大醫院教學合作及附設醫院新大樓啟用典禮(1972)。自左邊中山醫專創辦人周汝川先生、台大醫院外科主任許書劍教授、內科主任宋瑞樓教授。

筆者在預研所辦公(1989年)。

筆者在預研所辦公(1989年)。

筆者在台南醫院參加內科討論會(1987)。

筆者在高雄檢疫分所帶同分所主管巡視高雄港。左二為高雄分所長李鏡梯,右一為台北分所長林鼎祥。(1992年)。

筆者離開台北醫院時,在歡送晚會上,與各科室主管和護理長們合影。(1986年)。

歡送筆者退休晚會上,與檢疫總所各分所長合影。(1993)。

歡送筆者退休晚會上與檢疫總所和預防醫學研究所各科室主管合影。左一檢疫總所主任秘書鄭松興,右一為人二室主任李文,右二為流行病組組長吳盈昌,右三為預研所主任秘書吳嘉栗。(1993)

筆者在預研所同樂晚會展歌喉。(1990)。




畫家張木養先生為筆者揮毫筆者的座右銘「誠忍韌」。



在金門服役(1962)。最左邊台大醫學院院長黃伯超教授,右二筆者。

▲三年級大體解剖課

▲周君渡美前與筆者攝於新公園。

【台語文讀本】【台語天地首頁】【台灣健康資訊網首頁】【老醫之家】
【台灣歷史年表】【台灣情】【李友專-皮膚科】【李秉穎-兒科客棧】
【錢大維-榮總兒童醫學網】【台灣癌症防治網】【彰基腫瘤中心】
【疾病百科-醫網珠璣-老醫精選】
【回專業區首頁 - Home】
【健康檢查解讀首頁】【看病小常識】 【肝臟病】【症狀到診斷】
【Web sites for medical students】

(吳昭新醫師; By Jau-Shin Wu, M.D.,Ph.D.)

Google
 
Web www.tmn.idv.tw


(whoru-14)Since Jan. 29, 2008

(TMN) Since June 09, 2002

(Olddoc)Since Jan. 01, 2008

(TMN) Since Jan. 01, 2008

(whoru)Since Jan. 01, 2008

(whoru-12)Since Jan. 01, 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