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語健康資訊入口網站(臺灣健康資訊網) - 老醫之家系列
olddoc
(一九九六年三月創刊)
省立台北醫院

吳昭新 醫師 (by Jau-Shin WU, M.D., Ph.D.)
(Posted July 08, 1998)

【省立台北醫院】

(省立台北醫院是我待最久的地方,內科主任九年,院長五年,在這裡我完成了我大部分的研究工作,但一直無法抽空寫一些回憶,這次適逢台北醫院建院二十六週年,承蒙牙科主任彭郎醫師親自訪問作成訪問記,此先將該訪問的簡單記錄轉載於此填空,待將來有時間時再詳細敘述,原文載於“台灣省立台北醫院建院二十六週年特刊“)

專訪本院第三任院長吳昭新博士 --本刊總編輯 彭郎

清朗的陽明山,剛擺脫春雨的糾纏,隨著午後的暖陽,記者見到了吳昭新院長 ─一位白髮長者- 伴者吳院長夫人。他們樸素的裝扮及滿臉和藹的笑容,讓人感到先輩大老之遠名重譽,此刻卻顯得如是親切。在記者帶來省北對吳院長伉儷的問候後,便開始了這一次的專訪。

彭:

吳院長當初對本院新大樓的出生有莫大的貢獻,能不能請吳院長回憶當時如何規劃省北?

吳:

這個倒讓我想起一件事,當我在民國七十一年初接任省北院長時,有一位長官笑我說像我這樣一個書蟲怎麼能承擔院長的職務。是不是要證明這一句話的錯誤,記不得了,我決定要蓋一所理想的省立醫院。一所好醫院絕不能沒有學術研究,為了提高醫院的學術風氣,也為了以學術導向來經營一個省立醫院,我規劃了一棟除了具有一般綜合醫療的功能外,還兼具可提供學術研究、研討場地的大樓。按我的規劃,在七、八樓集中各科主任、主治醫師的研究室和可容納三百餘人的階梯式演講廳外,還有數間可容納三十人到一百人的大小不同的討論室,以供院內外各種會議討論之用,也在同一樓層設計有相當規模的圖書室和閱覽室,這些不外乎是為提高省北的學術地位,為美麗的省北遠景而規劃。

彭:

聽說,為經費的爭取也費了吳院長不少心力?

吳:

衛生處那時因為經費縮減問題給我頗多為難。本來新大樓的計畫預算被擱在衛生處並沒有提到上面去,但後來經幾番轉折,竟然獲得當時省府主席李登輝先生的支持,直接送交了省府委員會討論,而使新大樓的經費有了著落,這個大逆轉跌破了當時省府衛生界許多人的眼鏡。

彭:

吳院長首先與台大簽訂建教合作,著眼為何?

吳:

當時缺乏醫師,很難找,連主治醫師都要輪流值班,不但醫院業績不好,士氣也不好,一切作業都無法正常執行,因此便考慮與台大合作以謀求補救住院醫師的缺乏和借重台大主治醫師的經驗。所謂合作當時也僅是住院醫師的訓練與主治醫師的交流而已,並沒有簽約院長一職須由台大指派,因為考慮到如此則會堵住省立醫院人才升遷之路,因而留不住人才以致影響省立醫院之發展。過一、兩年後因再加上公立醫院獎勵金制度的施行,使業績蒸蒸日上。當時省北是平均每一位醫師的獎勵金發放額最高的醫院。雖然那時豐原醫院的住院醫師領獎勵金比省北多,那是當時豐原醫院沒有主治醫師,整個醫院都由住院醫師在支撐因而獎勵金不分住院醫師和主治醫師同樣分發之故,省北則考量到住院醫師是在受訓期間,因此獎勵金的發放計算與主治醫師有別,但是平均每一位醫師所領到的獎勵金是全省最高的。

彭:

提到獎勵金,好像是省北是首先發放獎勵金給行政人員的醫院,而是吳院長所提案的,是嗎?

吳:

因為一個醫院並不是只有醫師就可以推動起來的,是所有的人員包括醫師、護士、藥劑師、檢驗員、行政人員的團隊作業的結果。那時候只有醫師有獎勵金,因此我就說服醫師拿出獎勵金的百分之五分給其他的人員,雖然遭受醫師的不滿,還是照樣執行不誤,但是讓我覺得最難過的是,竟然有行政人員傳出我是站在醫師那一邊的傳聞。

彭:

聽說後來的陳慶餘院長也是當時來支援的主治醫師?

吳:

沒有錯,他是家醫科醫師,是當時來支援的醫師之一。我告訴他們,台大設家醫科訓練家醫科醫師是對的,只是台大位在當時的城中區,要在城中區成立家庭醫師制度是不可能的,反過來,省北是新莊地區的綜合醫院,病人的來源是周圍十公里的範圍內,醫院成立也不過十年,而且新莊的人口是急速在成長,都是新遷入的人口,還沒有固定的看病習慣,要施行新觀念的家醫制度是最好不過的醫院,因此我就說開放省北做為台大家醫科的實習醫院,我也極力給支持。不知我離開後變成怎麼樣,如果持續到現在也有十多年了,應該已開花結果了。

彭:

吳院長已經投入如此多心力在省北,又是怎麼樣的考量讓院長離開了省北?

吳:

說來話長,但聽說我離開後有種種不實的傳言,也許藉這個機會澄清錯誤的傳言也好。

我根本就沒有離開省北的念頭,也沒有想到我的人生還會有省北後的一段精彩的演出。話說民國七十五年的初夏吧,突然有一天聽到傳言說要把我調離省北。起初我也不相信,後來想到,如在前面提過,像我這樣的一個書呆子,一板一眼的做法,很不適合於當時的官場,也從來沒有巴結過上司,如果有人要算計你也不是不可能。過兩天後,真的接到省府來的電話,說主席要召見。要來的事情真的來了,但我的腦袋裡略過一絲淡淡的疑問,要調離我何必省主席親自召見,我不但不認識主席也沒有見過他。當天主席在官邸召見我。這是我頭一次見主席,主席很客氣,就說要我去主持台南醫院,我就不加思索的回答,如果有人要我現在的職位的話我就讓給他,台南我不大願意去。主席再三說要拜託我,而且把原委詳細說明給我聽。主席說,台南醫院是當時最大的省立醫院,也講了很多須要我給他幫忙的理由。我不便把詳細內容在此說明,但我也報告主席說,我自離開台大醫院後,憑著一股年輕人的熱情,先後改革了幾所醫院,以馬偕醫院的內科、檢驗科開始,以後的台北鐵路醫院內科,中山醫學院的附設醫院,以及省北,改革是一定會得罪很多人的,我已經五十六歲了,已精疲力竭,何況省北也上軌道才三年,也正開始新建大樓,請主席另找高明,但主席始終不改初衷。當一個小公務員被主席再三拜託時,有再推托的餘地嗎?只好答應下來,這是事情的真實始末。後來我到台南三年,頭一年天天上報,起初府城人不習慣我的鐵面無私的作風,但後來也慢慢習慣了,當然主席給我很多支持,所有的人事都由我作主,讓我不受關說的困饒,有充分發揮理想的環境,三年後我離開時台南醫院真的改頭換面,我也為台南醫院最後爭取到七億幾千萬元的新建醫療大樓的預算留給他們執行。去年離開八年多後舊地重遊時,只見一宏偉但冷清清的新大樓矗立在寂靜的周圍中,聽說醫院的營業很不理想,已沒有多少醫師留在醫院工作,讓我悵然又淒然。回想在省南三年熱熱鬧鬧的日子和所付出的熱誠精力,我對於政府的作為有一些不能同感的感受,既然如此又何必當初,需要把我一個傻瓜調到台南來做未能持續的工作。以後又過了三年多,再改革衛生署的預防醫學研究所(創設了一個機關同時有三種人事制度並存,…)和檢疫總所後,因有所感提早三年結束了公務員生活,退出了江湖。回想如果我當時沒有離開省北時,就不會有以後的三齣戲可演了,也不知道台北醫院會是怎麼樣,這是人生,不管有沒有意義,值不值得,是你沒有辦法有所選擇的人生的路程。

彭:

現在省立醫院有計畫要公辦民營,吳院長有何看法?

吳:

公辦民營後醫院的業績應該會變好,因為施行企業管理後可以去掉很多多餘的人員,也可以多方面做節流,再可以自由發揮開源,本來這是我做院長時一個人在做的事情,有很多阻力,但民營後整個醫院都需朝這方向共同努力,是理所當然,不會有阻力,所以從業績面而講,公辦民營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彭:

吳院長好像是省立醫院的救火隊,救完了一間又換救另一間,您以提升醫院學術地位為醫院長久發展之基礎,實在給予我們寶貴的借鏡及經驗支傳承,謝謝吳院長今天接受我們的院慶專訪。

吳:

謝謝,也祝台北醫院業績蒸蒸日上。

記者離開時明月以悄然掛上了星空,山下的燈火街景映上眼簾,這次專訪吳院長的任務也圓滿完成。

回首頁

關於疾病、健康、醫療、就診有疑問嗎?
請到篩選過的
台灣醫藥資訊網頁 總索引

您想增加醫藥常識嗎?老醫為您每天選一篇,每週五篇,
一年二百六十篇。
“老醫每日精選一篇”

【健康資訊網首頁】【老醫之家】【回分類索引首頁】【症狀到診斷】
【看病小常識】【專業區】【肝臟病】 【國外醫學有關網址】

(吳昭新醫師; By Jau-Shin Wu, M.D.,Ph.D.; May 10, 1996 初稿;June. 15, 2003 修訂 )

(TMN) Since June 09, 2002

(Olddoc)Since Jan. 01, 2008

(TMN) Since Jan. 01, 2008

(whoru)Since Jan. 01, 2008

(Taipei-H): Since Jan. 01, 2008

吳醫師 mail 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