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ddoc-10-stmn-logo
華語健康資訊入口網站(臺灣健康資訊網)- 老醫之家系列
olddoc
(一九九六年三月創刊)
Old Doc Wu's Home-Dr. 吳 昭 新 的 Home Page
日本俳句之漢譯

-介紹中國金中教授的一詞加一句形式

吳 昭 新 (by Jau-Shin WU, M.D., Ph.D.)
(Posted Oct, 05, 2011)

於九月九日~十一日受邀參加在日本東京舉行的「第二屆東京詩歌祭及第六屆世界俳句協會2011年東京大會」 。有關世界俳句協會,已在本部落格做過簡介(《「俳句」並不是只有日語才可以吟詠》http://140.119.61.161/blog/forum_detail.php?id=4401),因此不再贅言,至於《東京詩歌祭》則是由協會理事長同時為會長的夏石番矢氏所主持的詩歌會,據筆者的推想是為扶持俳句協會大會為目的,同時舉行,這樣包括了詩歌(詩、短歌、俳句、漢詩等)的全領域,參加的詩人也會增加,不至於單薄枯燥。

實際上會上朗讀的包括有日本現代詩、短歌、傳統俳句、自由律俳句、漢詩等、世界各種語言的HAIKU,當然也包括台語和華語俳句。筆者則以台語、和日語朗誦了自作的25句俳句,而華語部份則由中國的金中教授代為朗讀。這是大會當局所安排的,本來筆者也自譯了英語俳句,但這一次因使用四種語言吟詠俳句的只有筆者一人,一人所佔時間有所限制,因此割愛了英語部份。其他詳情另文報告。

在本文,筆者想談的主要是「日本俳句的漢譯」問題。因此有關世界俳句大會的敘述就此打住,進入本題。

跟HAIKU同道理,要將傳統俳句翻成漢語(廣義)或使用漢語吟詠傳統俳句(漢語俳句)時會遇到是否符合傳統俳句三要件的難題。「季語」,漢語圈的腹地遼廣,季節特徵當然有所不同,「切」尚可處理,「五七五」十七音節則因漢語一音節可等於日語一~四音節,平均二音節,乃至於同為十七音節的漢語短詩的內容量會遠遠超過日語俳句的內容量,使得漢語俳句不等於日語俳句,反而類似日語短歌等問題出現。

雖然已經有想比同於日語俳句的所謂「漢俳」的流行,實際上只能說形式上相同於日排的十七個音節,內容則大不相同,只能說是,漢語短詩的新型一種。 在中國不說,在台灣也有些人誦詠「漢俳」以為是在做漢語俳句,錯了,這不是漢語俳句,不過不要氣餒,各位還是詩人,只是寫的是新興的漢語短詩,是在中國時興的新型漢語短詩,不是「漢語俳句」而已。

有關日本俳句的漢譯事項,自中國五四文化運動開始也快有一百年了,之間在中國有很多人都嘗試過了,市面上有很多文獻資料可供研究討論,有模仿其五七五形式者,有模仿其精短者,有模仿其季語者,但至今仍無成功地完全承繼日本「俳句」的精髓、本質的漢譯,當然更無法以漢語創作詠誦合乎俳句奧義的漢語俳句。其中前述台灣的黃靈芝則因本身對於日語俳句的造詣已臻於完美,因此其所稱漢語俳句之一的「灣俳」之定義應該是最合乎日本俳句的漢語俳句,根據黃氏之定義,漢語俳句是使用七~十二個漢字誦詠的一章二句短詩,筆者實際誦詠或翻譯日本俳句也獲得同樣結論,認為漢語俳句是以十個漢字誦詠的短詩,而因使用文言或口語會有用詞長短之分而允許前後三個字的增減,即七~十三個漢字,有關季語則因筆者自始就贊同自由律俳句,故有無季語皆可,而仍採二句一章的結構。

這次參加前述第六屆世界俳句協會大會2011,如前述,巧遇來自中國的陝西交通大學外國語學院教授金中博士,由他替我朗讀筆者所作俳句的華語部份。

金教授1975年出生,一歲多在襁褓中就會背母親所吟誦的詩詞,不到三歲已能熟背四五十首五言七言絕句,八歲獲西安市青少年唐詩演誦比賽一等獎,十四歲保送入西安交通大學外語系,1955年留學日本鑽研日本古典文學,於2006年獲東京外國語大學文學博士,學成返國。他不僅從事日本文學的研究還創作、翻譯日本短歌,故早稻田文學部文學博士松浦友久教授在為金中教授的著書寫跋文時稱讚金氏說:「他不僅是一位欣賞古典和歌及現代短歌的出色讀者和卓越譯者,還親自成為佐佐木幸綱氏門下的『心之花』短歌社會員,實際從事出色的『短歌』創作。一般來言,精通日語的外國人時常創作出色的『俳句』並不罕見。然而母語非日語的外國人,而且憑借成年後所學的日語創作出色的『短歌』則極為稀少,屬於例外中的例外。這是因為『短歌』(57577)」和『俳句』(575)並非僅有字面上的長短之別,而是具有本質差異之故──『短歌』以『聽覺』及『てにをは』等助詞的流動為重點,而『俳句』則是以『視覺』和『意象』的構成為重點。正因如此,同樣是後天習得的日語,『俳句』易作而『短歌』難作。在這樣的情況下,金中氏能夠創作出色的『短歌』,正是緣於他對於『詩歌』具有本質上的卓越感性,並通過實際創作予以了證明。」

最近金氏有一篇關於日本俳句漢譯的研究-《古池,蛙縱水聲傳——一詞一句形式的俳句翻譯──》,刊於《外語研究》 2010年01月號,對於最近三十年來中日間有關俳句漢譯問題的討論,從俳句的內容本質和形式雙方加以檢討、分析、解說,結論為漢譯俳句形式上與黃氏和筆者的想法相似(參照:《吟詠日本俳句-現代俳句的蛻變》 http://140.119.61.161/blog/forum_detail.php?id=4030;《漢語/漢字俳句》 http://140.119.61.161/blog/forum_detail.php?id=4047 ),認為漢語俳句的漢字字數最多以十字為宜,十七字的漢譯過于冗長,不得不加入讀者主觀的解讀感受,這樣會失去本來的特性,而十七字的漢語俳句也會落入同樣的缺點,並且認為以「一詞加一句」形式的俳句譯法為最適當,在內容上與俳句較為一致,無需添加多餘詞語,並能夠反映俳句切字帶來的節奏停頓和俳句的內部結構。金氏把俳句的譯文一般壓縮到七至十字,而根據具體的作品選擇適當的字數和結構,便於再現俳句含蓄精練,富於餘韻的表現特色。

金氏以最有名的芭蕉的「古池や蛙飛び込む水の音」為例句,以三十年來文獻上存有的譯文作分析解說, 結論以七個字的漢字翻譯為最忠實於原文而合乎俳句本質的翻譯。

筆者這一次在東京與金氏相遇時提到這一篇論文,他說他也讀過了筆者的《漢語/漢字俳句》一文,我就提出想把他這一篇文章介紹給台灣讀者,他即時答應,回國後他就把原稿寄給我,後面就是他這一篇論文的原稿,發表於2010年01號《外語研究》的原文,因原文為簡體字,雖然簡體字的閱讀對於台灣人來說並沒有什麼困難,筆者還是尊重一般習慣,翻成繁體字,提供給有興趣者做參考,期望對於將來想翻譯日本俳句或誦詠漢語俳句的人都有所幫助。

(2011-10-04 23:50 p.m.完稿 吳昭新)

*中文版

(日語稿)詩と神話

flyer-J flyer-E

-chiaus.ngo@msa.hinet.net

老醫之家-日語版
老医のホーム(日本語ページ)

オーボー真悟のブログ
呉昭新;オーボー真悟;瞈望

台灣文學部落格
呉昭新;瞈望

俳句を語る
呉昭新;オーボー真悟;瞈望


(吳昭新 醫師;by Jau-Shin Wu, MD, PhD.)


(Literat) Since Jan. 01 2008

(Olddoc)Since Jan. 01 2008

(TMN) Since Jan. 01 2008

(jin-juong-1) Since Oct. 05, 2011
(TMN) Since June 09, 2002

【台語文讀本】【台語天地首頁】【母語論壇】【台語正字】【台灣健康資訊網首頁】【老醫之家】
【台灣歷史年表】【台灣情】【李友專-皮膚科】【李秉穎-兒科客棧】
【錢大維-榮總兒童醫學網】【台灣癌症防治網】【彰基腫瘤中心】
【疾病百科-醫網珠璣-老醫精選】
【回專業區首頁 - Home】
【健康檢查解讀首頁】【看病小常識】 【肝臟病】【症狀到診斷】
【Web sites for medical students】

(吳昭新 醫師;by Jau-Shin Wu, MD, P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