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ddoc-10-stmn-logo
華語健康資訊入口網站(臺灣健康資訊網)- 老醫之家系列
olddoc
(一九九六年三月創刊)
Old Doc Wu's Home-Dr. 吳 昭 新 的 Home Page
杏林藝文
杏 林 藝 文

吳昭新 醫師 主編 (by Jau-Shin WU, M.D., Ph.D.)
(Posted Mar. 24, 2009)

歡迎醫界同仁來稿
一面之緣的陳恆嘉老師

吳昭新

在二月二十六日深夜已過了一點了,打開政大的台灣文學部落格首先進入眼裡的是擺在最上面的文章的題目「前衛阿嘉」,作者下港人,文章是台語文,作者我不認識,題目四個字似曾相識但是有一絲不祥的預感閃過腦裡。很快掃描過第一段,馬上就發覺是在悼念陳恆嘉先生的文章,預感不幸是真實的。我簡直不敢相信,陳老師小我十四歲,也沒有聽說過生病的消息,怎會這樣。第二天一大早就打電話給陳老師的老友傳記作家曹永洋老師,他告訴我說他正在想這一兩天要打電話給陳老師。

之前,因所學和生活的領域不同,我只知道陳老師是一位留學過日本的大學,在大學裡教台語和台灣文學的教授,況且年過過六十還進入成功大學正在念博士班的老而不邁的學人。我跟陳老師只見過一次面,對談過一小時左右,後來通過幾次電話,在我的了解中是一位古道熱腸的台語、台灣文學的教授和出版社的總編輯。

陳老師過世第二天由真理大學臺文系同學主持的懷念陳恆嘉老師的部落格很快就建立起來,文藝界知交和同學們的悼念、懷舊,惋惜文章紛紛上網,可見陳老師的人緣之一般。從這些悼文我才知道陳老師的豪邁、熱情、寬容的個性,是年輕時就出道的文藝作家,而且又是台灣文學和台語學的學者,並好飲酒作樂、盡享醇美人生,是一位樂於指導後輩又能歌唱娛樂眾人的難得的才子學者,真恨不相聚於未逝前。

我雖酒量有限,但年輕時亦稍能與知交、同事共享酒酣談笑風生之樂,這時也讓我憶起故友蘇賢錫教授。蘇教授也是工農子弟出身,二戰期間被徵召至日本當少年工,戰後考入師大,畢業後曾參加韓戰當美軍翻譯官經過槍林雨彈之洗禮, 之後留學美國,高就師大物理系教授又借調做過黎明工專校長,他也很會享受飲酒之樂,常跟朋友同學(多位教授、高中校長)飲酒取樂、談笑風生,另一方面也喜歡在廟口小攤子坐在板凳上跟街頭小販工人一起喝酒言談,說是能知天下百姓事一樂也。他亦生性豪邁、熱情、風趣,因而很有小孩緣,走在居家巷弄常會有一群小孩們跟在後頭走,當我有事相託,皆盡其所能而為從未推託亦不言功,可惜他已於十年前先一步離我而去,現在我又失去另一位豪爽熱情的朋友,我相信他們倆在另一個世界能做個好友。

話說陳恆嘉老師跟我的一面之緣之故事吧:

記得是2006年的夏天的某一天下午,我正在為寫就的《台語文讀本》三冊的出版問題做種種考量時,曹永洋老師說他認識北部某一家出版社的老闆,他要帶我去接洽看看,兩人坐捷運到出版社,不巧老闆不在,剛好總編輯的陳老師出來接待,陳老師和曹老師是舊識,因此曹老師打個招呼後就到旁邊自個兒看書去,留我跟陳老師兩個人對談。雖然是初次見面,陳老師卻給我很親切的招呼,毫無高傲態度,也說他知道家父,應該是在說家父所做的工作,聽我說明來意後,他詳細翻看了我帶去的厚厚一疊稿件又聽了我的簡單說明後說很好,等老闆回來後他會跟老闆商量,本來我是沒有抱著什麼希望去的,所以也覺得很高興,陳老師也送兩本出版社出版的台灣文學作品給我。過了沒有幾天陳老師打電話給我說是老闆沒有意願出版我的稿件,不過他願意把我的稿件帶到南部幾家出版社去交涉看看,問我的意見,我當然一方面是失望但另一方面也很高興陳老師好意主動要替我找出版商,我當然求之不得,很樂意接受了他的提議。

話說,近十多年來台語教學變成顯學,但是行內人都知道好不容易才爭取到出頭天機會的台語教學卻在台灣人的致命原罪「放尿攪沙勿會做堆」和人的本性爭「名、利」的自相殘殺下,有關台語標音符號先是「台語注音符號」被刻意忽略掉,接著幾派臺羅派互爭地盤打得頭破血流幾年後雖然產生「教羅」和「TLPA」派的混血兒「教育部臺羅版」定調,可是用政治力得來的結果會持續多久尚在未知之天,事實上,民間反彈之聲不絕,可憐兮台語,這是台灣人的原罪。

話說回來,我的「台語文讀本」是使用大家熟悉的華語注音符號延伸出來的「台語注音符號」做基礎的教本,也有五十多年的歷史,也是在教育部版台羅公佈前早就公佈的,但是在臺羅沙文主義的壓迫下無法浮上台面,連臺文系甚至台語系的畢業生都不知其存在,是台灣母語運動史上讓後來者難於理解的一件歷史遺跡。

我想要講的是明知我的台語讀本可能遭受無理的排斥,而陳老師本人也可能因而受到流彈受傷的情形下,陳老師還願意為台語的生存,遵守做學問的良知為我的讀本的出版奔走的事實。結果是如我所料,沒有人願意出版,出版事小,雖然陳老師沒有說出,我擔心的是,陳老師不知為這事受到多少臺羅同志、好友的揶揄、排斥或羞辱,但是陳老師半句都沒有對我提起過。「台語文讀本」最後由我自己找到凡異出版社出版。可是故事還繼續下去。當第一、二冊出版後我寄給陳老師表示謝意,於是陳老師好意交代我也送給中部某一大學的教授做參考,我就照吩咐寄讀本給這位教授。這位教授本是教倫理道德有關學問,又是來自基督教世家,而常在報端寫文章高談闊論倫理道德,因此我知道他的大名也私底下蠻敬佩的,沒有想到他收到書後回信致謝外,在後頭多加了幾個字,意思是為何教會大學要推展臺羅以外的台語標音符號,他把學問和宗教信仰搞混了。我立刻打電話給陳老師,因為我怕他因不知事情的經過而遭受傷害,他沒有說什麼,但我覺得對不起陳老師。

我並不是陳老師的老友,也很少參與文藝界和台語界的活動,所以對於陳老師所知不多,雖然我跟陳老師只有一面之緣,但是由於承蒙他的幫忙而能知道他高潔、豪爽、誠實、熱情的人格和對於學問的良知、包容,是一位人格者和真正的學者的真實面,因此將我所經歷到的,接觸過的陳老師的真實故事寫出來,希望他在另一個世界,不用再像在世上時那麼奔波、勞苦,希望他再拿起青年時代創作的彩筆,全心寫他的小說,聽他的文友曹永洋老師說,他以「喬幸嘉」筆名飲譽文壇的歲月是陳老師一生最快樂的時光。

(2009.03.03)(吳昭新)


(Literat) Since Jan. 01 2008

(Olddoc)Since Jan. 01 2008

(TMN) Since Jan. 01 2008

(HC-Chen) Since Mar. 24 2009
(TMN) Since June 09, 2002

【台語文讀本】【台語天地首頁】【台灣健康資訊網首頁】【老醫之家】
【台灣歷史年表】【台灣情】【李友專-皮膚科】【李秉穎-兒科客棧】
【錢大維-榮總兒童醫學網】【台灣癌症防治網】【彰基腫瘤中心】
【醫網珠璣-老醫精選】

(吳昭新 醫師;by Jau-Shin Wu, MD, P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