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進強寫作軍政玩得有聲有色◎鄒麗泳。

既是作家、也是國防戰略專家、文化人、小說家,政治頭腦敏銳,集多重身分於一身,他,就是蘇進強,現任中華文化復興總會秘書長;以履彊筆名風靡文壇的蘇進強,與軍事、政治的蘇進強,看似衝突,他卻在人生的不同階段成功扮演不同角色。

蘇進強來自雲林縣褒忠鄉,50、60年代,那是一個偏僻、窮困的農村,資訊不發達,精神與物質困窘,如此環境,卻無法阻絕他對文字的渴求,孩提時代,同儕都在玩跳房子、躲貓貓或騎馬打仗時,他卻在租書店或學校堆放書報的雜物間裡,沈浸在詩詞、三國演義、神怪小說水滸傳及紅樓夢的世界裡,似懂非懂,樂此不疲,超齡汲取文學與知識,讓他成為鄉間小作家,中小學時代,就已經投稿國語日報、雲林青年等刊物,並頻頻獲得採用。初中畢業,顧及家裡有六個兄弟姊妹,排行老五的他很體貼地選擇軍校就讀,為父母親省去一筆可觀學費,從此展開軍旅生涯。

蘇進強回憶,他的文學底子雖在早年就打下基礎,但軍旅生活卻開啟了他人文、文學的視野,當時的士校課程以戰鬥操練為主,但他利用有限的課餘、假日,不僅讀遍中山室連隊書箱的所有新、舊圖書、雜誌,也成為士校圖書館的常客,凡是圖書館裡的書,不分類別他全都借來看,沒有一本漏掉,即使假日,他還是往圖書館跑,久而久之,他成了圖書館假日義務管理員。

士校畢業後,他以第一名的成績被保送進入陸軍官校,這也是他從士官跨越至軍官的轉捩點。軍中生活猶如各色人的大熔爐,有來自中國農村大江南北的老軍人,背負著國共內戰的歷史苦難,來到台灣後,多數老兵堅定效忠領袖卻與台灣社會疏離,灰暗的心靈孤獨與價值認同窄化,讓履彊滿懷人道的同情,於是他用細膩之筆,跨越省籍屏障,寫下「少年軍人紀事」,他更以同理心去理解國共內戰時被迫逃離故鄉的老兵。

官校畢業後,生活雖然忙碌而緊張,但卻是履彊創作旺盛時期,除在軍中屢獲各項國軍文藝獎,也是聯合報、中國時報小說獎、吳濁流文學獎得主,特殊的是,他不同於一般軍事作家,而是崛起於鄉土文學論戰的作家,其第一本小說「楊桃樹」不只描述農村轉型的內部結構與外部環境變遷的問題,也延伸到都市社會變化,「楊桃樹」更成為繼楊逵、黃春明之後編入國中國文課本教科書的鄉土小說。

深受台大外文系榮譽教授也是國際筆會會長齊邦媛及許多評論家賞識,以軍中老兵和原住民妻子故事為主題的「老楊和他的女人」,是履彊另一篇受到國際矚目,具有代表性的小說,不但收錄在美國耶魯大學的校刊,也被多國文學刊物翻譯,更成為哈薩克國立大學東方語言學系教材,蘇進強也因此獲頒哈薩克國立大學榮譽文學博士學位,這篇小說也同時收錄在由齊邦媛教授主編,最近由哥倫比亞大學出版的「最後的黃埔」英譯文(TheLastoftheWhampoaBreed)中。

新出版的「江山有待」小說集,收錄履彊過去在軍中獲獎的作品,雖然是舊作,但書中的情境、內容卻與目前台海安全局勢的現況仍有諸多契合,這本小說迥異於一般共軍攻台,台灣挨打的戰爭想像,而是以台灣本土的觀點,鋪陳國軍如何反擊,以及面對共軍企圖侵略外島的情況。蘇進強坦言,最近幾年隨著生活領域的擴大,忙碌的工作已使他無暇於文學創作,在他創作高峰期每年平均出版一、二本小說,現在已變得遙不可及,但文學創作仍是他的最愛、也是不悔的職志,因此,「江山有待」的出版,也是他小說創作再出發的宣告,他現在構思,將來要寫一本以台海局勢發展為主題的長篇小說。

蘇進強在1990年退伍,這是他的人生重大轉折,當時正是第一次波斯灣戰爭風起雲湧之際,他在媒體發表許多不同於一般專家有關波灣戰爭的看法,受到當時總統李登輝及在立院以國防問政為主軸的陳水扁立委注意,他被延攬至國策中心負責台海安全戰略研究,由於他具有實務經驗,論述的能力與文筆使他很快成為國內外知名的戰略專家,各個媒體紛紛邀聘他撰寫專欄、社論,而這也是他日後與李登輝、陳水扁兩位前後任總統結緣的開始,更為日後步上政壇預留伏筆。

李前總統時代,文化總會辦「活水」雙周刊,創刊總編輯就是蘇進強,李前總統對蘇進強印象深刻,這也是後來蘇進強出任台聯創黨秘書長,與李前總統互動密切的遠因。另方面,他也未中斷過國防政策研究的工作,而這些觀點雖不是戰略理論,卻與蘇進強離開軍中後所從事的戰略研究、政策參與的脈絡一貫,更可貴的是,早在二十多年前,他在「江山有待」小說中就明白指出中國軍隊可能藉由非正規的漁船圍困我兵力薄弱的外島,利用威嚇的心理戰,進一步「小口吃」外島,做為對我政府政治勒索的策略。 .....2004-09-11【台灣日報】

辦報有方選戰不居功。

蘇進強與時任國防專業立委陳水扁互動密切,許多「陳委員」的國防改革方案、退伍老兵問題,及在立法院召開的各類國防問題公聽會, 蘇進強都是參與最深的人士之一,甚至後來陳水扁競選二千年總統的國防報告書,除扁智囊柯承亨之外,蘇進強也有深度的參與,只是他不像某些人以此到處招搖。而在他卸下台聯秘書長後,陳水扁總統馬上聘為國安會諮詢委員,淵源可見一斑;值得一提的是, 蘇進強在國策中心任職時也多次與中國軍方、對台部門、學術界交手的經驗,但他「立場堅定,態度溫和,說理清晰,論述明確」,總是讓對手對他無計可施,甚至成為對岸的頭痛人物。

創意與活力旺盛的 蘇進強,並不侷限於學術界的歷練,其文學素養與國防專業知識,是再次轉換跑道的本錢,他成為媒體的主筆,後來又擔任報社社長,這家報社在他任職期間經營得有聲有色,甚至每月仍有數百萬盈餘,沒想到在他轉戰政壇後,報社竟很快面臨經營不善的困境。而他也是國內平面媒體主持電視軍中評論的第一人; 蘇進強並不否認,媒體經歷使他的視野更加寬闊,此期間接觸到很多社會各階層菁英,讓他受益匪淺。

2000年,國內首次政黨輪替,兩周84小時工時案在立法院過關,企業界紛紛出走對岸,內部則有國親發動罷免陳水扁總統案,李登輝前總統眼見政局動盪危及國家安定,在他老人家號召下成立新生政黨台聯,2001年,蘇進強成為台聯首任秘書長兼發言人,當時,在外界一片不看好中,與黨主席黃主文共同扛起穩定政局大任。

雖然是第一次扎扎實實踏入政治圈,蘇進強的表現不像生澀的政治新鮮人,他運用孫子兵法與長年研究的戰略管理和媒體經驗,打一場層次分明、步調節奏明快的立委選戰,終拿下13席,將不可能變成可能,不但直接擴大綠軍版圖,也為日後陳水扁總統尋求連任奠定基礎。但 蘇進強功成不居,將一切成果歸諸於李前總統與黃主文主席,自己則選擇淡出台聯,重回國安政策研究的陣營。

政治的 蘇進強靈活、策略有方,完成階段性任務後,他進入政府體系出任總統府國安會諮詢委員,成為陳水扁總統兩岸問題與國防安全智囊,如今,他又回到由總統陳水扁擔任會長的文化總會擔任秘書長,這個職務過去都被視為高官退休酬庸或等待高位的位置;但正值壯年的 蘇進強,卻從沒有把它當成養尊處優的場域,文化總會現在也因為 蘇進強大刀闊斧的改革,而變得熱鬧與生氣蓬勃。 .....2004-09-11【台灣日報】

蘇進強讓冷衙門變熱單位,文化總會告別養老院少了官僚氣多了活力。

走進重慶南路文化總會,眼睛一亮,過去僚氣十足的文化總會,搖身變成優雅、散發藝術氣息的園地,中華文化復興運動總會果真變了,她的改變,與新主人進駐有密切關係。

儘管,陳水扁總統是文化總會總會長,但真正的執行官是秘書長、也就是蘇進強。 蘇進強這個名字,先前給人的印象是政治的、是嚴肅的國防戰略或軍事專家,與文化似乎沒有很強的關連性,但只要一提到「履彊」,這個名字馬上讓人連想鄉土作家、軍事小說家,文學的履彊擔任文化總會秘書長沒有人會質疑他的適任性。

蘇進強,永遠是那麼忙碌,冷衙門也可以變成熱單位,以此說明文化總會的轉變,頗為貼切,他渾身是勁,他想把人們口中的養老院變成台灣未來非營利組織的平台,也要恢復他一手創辦的活水雙週刊;他到文化總會後,四十年不曾改變的外貌徹底改觀,他把一、二樓辦公室騰出來,做為藝術展示空間,改裝後的門面,不但煥然一新,還有很多大師級雕刻家張敬及戚維義等展覽作品,過去,文化總會完全不對外開放,接近民眾後,讓該會跟著活了起來。

第二項改變是,文化總會業務量與辦活動大增,主任秘書說,光是今年活動次數是過去五年總和,很多老文化總會員工受不了,紛紛辭職, 蘇進強坦言,他到文化總會是做事不是做官,加上個性急、著重目標管理,確實有人受不了,文化總會必須拋棄「我是官」的高高在上心態,讓她回歸到正常的民間社會文化團體的定位。

文化總會活動業務量大增,但資源卻匱乏, 蘇進強說,叫一個文人去募款是一件很殘忍的事,他說,儘管總會長是總統,他卻不能隨意打著總統名號對外募款,他想出用最小力氣獲得最大效益的方法,與民間社團策略聯盟,讓邊際效應發揮到極致,開源有方,節流也有一套。

蘇進強對內「斤斤計較」,文化總會長期向國有財產局租地,原本一個月二十多萬元租金,他到任後驟降到六萬元,他覺得租金太貴,於是翻遍法條,發現文化團體租金有優惠措施,過去的秘書長不必募款,不為錢所苦,所以沒有人四處找錢,蘇進強一來就幫文化總會省下一大筆租金,真是精打細算。

文化總會點點滴滴的變化,不少人看到了。 .....2004-09-11【台灣日報】

蘇進強小檔案。

1953年出生於雲林縣褒忠鄉,初中畢業後投入軍旅,陸軍士校、陸軍官校、三軍大學畢業,從軍期間創作旺盛並獲得軍中各種文藝獎項、中時、聯合小說獎及吳濁流文學獎等,1990年退伍。

脫下戎裝後,1991年轉任國家政策研究院擔任研究員,研究國防安全及軍事戰略,後又跨進媒體界,擔任台灣時報總主筆及台灣新聞報社長,成了媒體人。

2001年,國內政局動盪,在李登輝前總統號召下,北上擔任台灣團結聯盟首任秘書長,並打下不錯戰績,拿下十三席,成為立法院關鍵力量;後被扁政府網羅至總統府國安會擔任諮詢委員,現出任中華民國文化復興總會秘書長。

重要文學著作包括楊桃樹、少年軍人紀事、鄉關何處、台海安全與國防改革等學術著作,「江山有待」則是將過往作品重新集結編排成書。 .....2004-09-11【台灣日報】

蘇進強書發軍旅心情,對當時軍心、民情都有相當深刻描繪。

(記者洪哲政∮台北報導)筆名「履彊」的中華文化復興總會秘書長蘇進強,昨日發表內容收錄其得獎小說的新書「江山有待」。面對國防部取消「呼口號」、「軍人讀訓」等儀式,也有十數年軍旅生涯的 蘇進強表示認同,強調新世代、有思想的年輕軍人,已無法接受此類八股教條的儀式,軍方此舉是貼近社會脈動的表現。

昨日是九三軍人節,中校退伍、筆名「履彊」的蘇進強特別舉辦「江山有待」新書發表,他宣佈將把版稅所得全數購書,並捐贈國軍連隊書箱,藉以向國軍官兵致敬,國防部總政治作戰局局長陳邦治上將特別與會代表接受。

蘇進強說,他將把版稅所得全數購書,並捐贈國軍連隊書箱;代表國防部出席捐贈儀式的陳邦治則推崇蘇進強是一位文武兼備的人才外,並強調現在國軍連隊書箱的內容很豐富,書籍選購完全由官兵票選,十分有看頭。

蘇進強長年研究國家安全,也是曾參與國防政策實務的戰略專家,自陸軍士校出身的他曾在軍中歷練到營長,過去即以「履彊」為筆名撰寫無數散文、小說,獲獎無數,尤其長於以軍方生活為體裁的寫作。昨日的新書發表會中,名作家呼嘯、蘇偉貞、段彩華等文友均到場致賀。

「江山有待」是蘇進強收錄他軍職時期的創作,對於當時軍心、民情,都有相當深刻的描繪,有助E世代讀者,重溫當年軍民生活的時代背景。

由於國防部甫宣佈廢除「呼口號」與「軍人讀訓」的儀式,與會的陳邦治強調,這是軍方參酌世界各國軍人禮節所做的決議,世界民主國家軍隊已不再有呼口號的儀式;對此, 蘇進強也表示認同,強調新世代、有思想的年輕軍人,已無法接受此類八股教條的儀式,軍方此舉是貼近社會脈動的表現。 .....2004-09-04【台灣日報】

社址:台北市信義路二段88號8樓
電話:(02)23919889 | 傳真:(02)23516799 | 免費訂報專線:0800-011-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