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語健康資訊入口網站(臺灣健康資訊網)-老醫之家系列
olddoc
(一九九六年三月創刊)
焦新吾 主編 (by Chiau-Shin NGO, M.D., Ph.D.)
怨的情愛 無無悔的志業
----探索美濃作家鍾理和文學創作的心路歷程----

陳國群 醫師
(Posted Sep. 01, 2003)

無怨兮情愛  無悔兮志業     --- 台語新詩創作 (19)    陳國群 醫師 

無怨兮e情愛
阮按an笠山農場彼hi爿bing來
磐buan過山  磐buan過海
為愛走天涯

無悔兮e志業iap
阮按an一字一綴tzua寥liau寥粒liap
字寫出  字相疊tiap
毋管甘gang抑a(ia)澀siap
[2003.8.18.]

鍾理和(1915.12.15.~1960.8.4.)這位美濃的作家,他無怨的情愛是與台妹的長相廝守;他無悔的志業則是不計回報的文學創作!
[野茫茫]

1954年2月14日下午5點,九歲,長得健壯、活潑、聰明,而又帶著幾分淘氣的立民,無助地流下兩行眼淚,告別熱愛他的父母與哥哥以及他揹過、照顧過的妹妹,離開了人世。

魂兮歸來,人間最大的哀痛,莫過於生離死別!
鍾理和在「野茫茫」一文中記述立民去世七日,到孤墳弔祭的心境,他沈痛的寫著:

..而今,天已下起霏霏的細雨了,陰霾和冷漠,已漸漸的領有了廣漠的荒野。立兒,我們就要回去了,你一個人冷清清在這裡,是不是寂寞?是不是淒涼?從前爸爸不相信有靈魂,現在倒願信其有了。… 立兒,你聽見媽媽的哭聲麼?雨更大了。我們要回去了,立兒,你看見媽媽又在把妹妹揹起來了麼? 你回來呀,立兒!跟著爸爸媽媽回來呀….

[故事說起---電影 原鄉人]

電影「原鄉人」就是描寫美濃作家鍾理和一生的故事。其實故事僅攔截在1940-1960的二十年間,1940年他們兩位私奔,那年鍾理和26歲;二十年後的1960年,鍾理和過世,那年他才46歲。

故事由私奔開始,其導因是同姓通婚,不見容於當時的禮俗。一列火車帶著他們兩人的不安、勇氣、憧憬與一個看似很近而又相當遙遠的夢,離開他的家鄉美濃尖山!

文學家,大可用最美麗的辭藻,來向對方表達他的情意:「天若有情天亦老;地如無意地也荒」、「問天下人間,情為何物?」「我是一隻漂鳥,春天飛過你的圓弧的窗台」…可是鍾理和這位大作家,要帶台妹離家時只問她:「你願意替我燒飯嗎?」,當她點了頭,他們就毅然踏上人生未知的旅途。那年鍾理和26歲,正當年壯。

由高雄港、日本門司港、轉往釜山、繼而奉天--亦即當今之瀋陽,他們在瀋陽就先住了下來。那時的東北,名義上為滿州國,其實傅儀僅是個傀儡,勢力完全控制在日本人手上,台灣當時也是日本的領土之一,也因此之便,他們兩位才能在瀋陽落腳,來自溫暖炎熱的南國,一下子冰天雪地、舉目無親,其徬徨無助,可以想見,小兩口幾無選擇地在一處大雜院中租屋住了下來,還好,他在這裡,第一次嚐到出外人的溫暖,裴老先生與裴老夫人適時給了他們生活上的關懷,而最最重要的:在那形形色色,五花八門,人來人往的大雜院堙A誰又管你鍾理和與鍾台妹是否同姓!

他們在寒冷的瀋陽住了一年左右,鍾理和靠開車過日子,偶而也寫寫東西,生活固然清苦,但是鐵民的誕生,則是他們最大的喜悅與慰藉!

隔年裴老鼓勵他們到關內去,鍾理和常說要認識「原鄉」,關內應該更接近他心中的「原鄉」,據說他們這趟去關內,並沒有拿到通行證,以現在的話語而言是「非法入境」,但那時的北京,也是處於動盪的時候,許多事情也就如從追究,管不了那麼多了!在北京五年左右的光景,是鍾理和寫作的黃金時期,第一本小說集「夾竹桃」出版,包含「夾竹桃」在內的四篇小說,薄薄的一本,卻是心血的凝集,是喜悅也是自我的肯定!難怪一拿到書,他就費心地想寄給那些親友,當然遠在台灣的父親是一定要的,那表示,他在外面不但可以生活下去,而且也有東西交卷,想到那煤炭舖的生意,以及困苦的日子,也就不算什麼了!

鍾理和的「原鄉」情,並沒有讓他回到真正的「原鄉」---廣東梅縣,也許他的心境,正如當初許許多多被日本人奴隸下的台灣子民,對模糊的「祖國」「原鄉」的一種憧憬、孺慕的情結,從另一個角度看,鍾理和並不是要去「原鄉」,而是要在「原鄉」,回過頭來看自己、認識自己,他要重新定位「日本」、「台灣」、「中國大陸」的三角關係,其實數十年來,即使時至今日,「中國結」,仍然是霧煞煞,愈說愈不清楚!

台灣光復,鍾理和也不例外,他無心再去廣東梅縣,在歸心似箭的心情下,管他是難民船,他帶著台妹,拉著鐵民,怎麼擠也要擠上船去,…近鄉情卻,物是人非,已於年前過世的父親,他過去輝煌的事業--磚廠、布行…等等事業,兵敗如山倒,相繼解體,還好「笠山農場」的結局是杜撰的,老爸總算把尖山的農場留了下來。鍾理和回到台灣,最高興的應該是得與家人團聚,特別是闊別多年的母親,當她老人家,看到長得聰明可愛,已經六歲的鐵民,其內心之高興,實在無法言喻;而且事過境遷,鄉人對他與台妹的私奔,好像已經忘得一乾二淨似的,老爸顯然對他離家出走的氣也消了,老爸為他留下六分之一,一分也不少的田產!

鍾理和靠著他在北京學的「國語」,讓他在屏東內埔國小,謀到一份代用教員的工作。可是沒多久,他就發現得了肺結核,那個時代,肺結核是個相當普遍的貧窮病,而對於肺結核病,沒有什麼特別的療法,唯一的方法就是離群靜養。

藥物方面「鏈黴素--Streptomycin」並不普遍,對聽覺、耳朵的副作用很大;外科方面,則僅限於限閾肺部擴張的姑息療法:例如造成人工氣胸、砍截肋骨使肺部蹋陷…等。因為有一陣子,認為叫患側的肺部不動,可以封鎖病灶。在內埔教學後期,由於不斷的咳嗽,以及身體的虛弱,讓他不得不辭掉教職,回到尖山養病。

在尖山的養病期間,前後15年左右,曾經有三年的光陰,住進台北松山肺結核療養院,還施行外科手術療法,砍掉六根肋骨後,幾乎讓他的身體矮了一截,傾向一邊,也因此步履闌珊,無法快步行走,在這12年左右,他肩不能挑、手不能提,一切養家過活的重擔,全靠台妹支撐,台妹養豬、養雞、下田、幫傭、上山砍柴…吃盡所有的苦楚,雖然她還是依然善哭,但卻活得充實,活得堅強!鍾理和在這段與頑疾搏鬥的無情歲月裡,最讓人敬佩的是:為數不算少的創作量,如果以當時他的身心疲憊來衡量的話,他完成份量最大的長篇小說「笠山農場」,「笠山農場」雖然帶來獎項與鼓勵,但那僅是寒夜中,一個短暫的火炬,整體而言,他幾乎被退稿所打敗,他是怎麼支撐自己的,實在是個謎!那必定是一股無比的熱忱,踩不扁、壓不死的理念,一顆永不屈服的心!就因為這樣,鍾理和不計一切的創作,只因為那是他,永不放棄無怨無悔的志業!

此期間最大的傷痛,不是生活的清苦,而是失去次子,養了九歲的立民,夫妻倆傷心悲痛,加上自責日深,幾至崩潰!

當然鍾理和也是血肉之軀,他終究有脆弱的時候,他在病危時,交代鐵民:務必把未完成的稿件統統燒掉,以後也不得走文學創作的路!

鍾理和問過台妹:當初你是怎麼答應我替我燒飯的?你隨便嫁給誰,都會比我強!台妹說:我不但願意替你燒飯,而且還願意再替你燒20年,30年的飯!

鍾理和問台妹:有沒有擔心的時候?台妹說:當初他離家,要去松山療養院的路上,他害怕這麼一去就成了永別!

電影中:….親友們以藤椅,為鍾理和做了一輛抬轎,當轎子走出尖山,下到平地,轉過村頭不遠,臨別交代鐵民,要聽媽媽的話,要照顧弟弟!鐵民頻頻點頭,然後鍾理和示意他們母子回去,此時台妹背著立民,一手牽著鐵民,望著漸行漸遠的人影,鐵民一聲「爸」!突然衝出前去,被台妹一把捉住,鍾理和並沒回頭,一直走一直走…….看得大家熱淚盈眶,感動傷心不已!

[電影 原鄉人的影響與意義]

這部由李行導演,秦漢、林鳳嬌主演,中影公司發行的影片,他的首演就選在美濃(1979年6月,鍾理和逝世後19年),免費招待所有的鄉親,當時整個戲院幾乎被踏破了!

李行在拍完鄭豐喜「汪洋中的一條船」後,再度尋找本土題材,於是想到鍾理和的故事,「原鄉人」的片名,是李行定下來的,他的劇本是張永祥先生執筆的,而劇本則根據鍾肇政的「原鄉人」,後者則是為電影趕寫的,其中電影的大綱再與鍾鐵民先生商量,鍾鐵民認為「笠山農場」兩位男女主角相遇、相愛、私奔的情節過重,建議大幅刪除,後來張永祥同意,並放棄前面已寫好的許多章節,故事就由1940年鍾理和與鍾台妹由高雄港,坐船前往門司、釜山,再轉往瀋陽開始。其實為了電影戲劇效果,有些情節並非屬實,鍾鐵民先生在文集中的一些文章,已經做了若干的修正,他說立民弟由風寒轉為肺炎而過世,父母傷心欲絕,….爸爸叫他拿五塊錢去街上買米糠,可能屬實,幼弱的立民,沿路走走撞撞,拖著一大袋,超過負荷的米糠回家,到家時已精疲力盡,倒在媽媽的懷裡,…這可能是加重他病情的因素,但之前,因為鋸子沒有歸還陳伯伯,遭到父親的痛打,那是絕對沒有、完全虛構的故事,也許是父親自責過深的一種追加杜撰!還有「笠山農場」經營失敗後,全部田產賣光,與事實亦不符合,雖然鍾理和父親的產業,一個個結束,但笠山農場仍然留了下來,其中有一部份賣掉,是鍾台妹為籌湊,鍾理和在松山療養院開刀費用,所做的決定,如今「鍾理和紀念館」、「台灣文學步道」,以及鐵民後來蓋房子的地方、前面的山坡地,都是原有尖山的一部份!「原鄉人」電影中鍾理和的太太稱鍾平妹,那是沿用「同姓之婚」小說中女主角的名字,在「笠山農場」中則化名為劉淑華,她的正名為鍾台妹,但劇中「阿誠」是鍾理和的小名則是真的!

車子離開美濃市區,往廣林里、朝元寺的方向走,到達一座小小的福德祠,你會不經意地跳起來,「啊!笠山!」,跟前是綠油油的稻田,稍遠為檳榔樹,再來是「笠山」,「笠山」的後面則為綿延的美濃山,層巒疊翠,幾朵白雲漂浮其間,壯麗、幽靜、祥和,真的這樣美麗的鄉村景色,我相信它會孕育出傑出的作家或者藝術家!

「笠山農場」、「原鄉人」的故事,是相當感人的,雖然同姓結婚,對新一代的年輕人而言,並不覺得新奇,但在那個時代,鍾理和與鍾台妹,能過跳出這個牢不可破的世俗巢臼,實在是相當不容易的!但我們從「原鄉人」的小說與電影,來鳥瞰鍾理和的故事,固然不可或缺,但是要真正理解鍾理和文學的創作與內涵,應該直接去讀他的作品,才能捕捉得到的!這一點是要請讀者特別用心的地方。

[原鄉行]

我問過鍾鐵民先生,客家人真的沒有「故鄉」這個名詞,他們管故鄉叫「原鄉」,鍾理和的電影叫「原鄉人」,「原鄉人」是什麼意義呢?鍾理和出生於日據時代,親眼看到帝國主義欺壓台灣同胞的事,他讀的是日本書,但他的文稿中,並無日文寫的東西!在那個時代,台灣人自然不認同於日本國民,於是對「原鄉」----中國大陸,或多或少,有著無法言喻、孺慕、懷思….等等,相當複雜的情緒,其實中國到底怎麼樣?絕大多數的人是相當模糊的!

鍾理和千里迢迢,遠赴奉天(瀋陽),所為為何?如果是因為同姓的問題,應該去日本就可以了,可見去奉天,另有原因,那就是他的「原鄉情結」,當然他有個二哥在四川,也是影響他去中國的因素!

他是真的要去中國?還是要去中國,來看自己呢?這成分恐怕很難估計,他從北京回台灣以後,除了「祖國歸來」,很少提到「原鄉」對他的衝擊,至於那些所謂的「原鄉人」,來台建立的政權與統治,早期發生驚天動地的二二八事件,他倒是在台大住院,1947.2.28./3.1./3.2.三天的日記中,有翔實的記載,與其說是日記,不如說是當日之所記,三天的日記,印出來就佔12頁 而且還有一部份的文稿散失[新版 鍾理和全集 第五集P.57~68],這在鍾理和全集第一次彙編時(1976,鍾理和逝世16年) ,主編張良澤先生,是主動將其刪除的。鍾理和先生對政治一向較冷漠,這一點可由戰後旅平同鄉會,要搞運動向中國政府表白台灣立場,鍾理和不太熱衷的經過看出!

「原鄉行」的功與過,現在討論起來,或許意義不大,因為畢竟,人總是無法走回頭路的!

鍾理和在奉天、北京六年間的生活,語文上確實精進不少,這對他日後的寫作,與內埔中學任教,都有直接的關係,這是正向的、有好處的一面。林海音女士也有類似的情形,她出生於苗栗,也曾在北平住了相當的時日,「城南舊事」的背景,就是這樣來的,林海音的「城南舊事」就相對於鍾理和的「夾竹桃」,兩者間旨趣相當接近。林海音後來認識了他的先生夏承楹(筆名何凡)(外省籍),讓她很容易脫離戰後語文的障礙,而自成一家!

以這個觀點而言,再印證鍾理和的遣詞用字,自可瞭解:讀日文、漢文的他 居然能夠以接近標準北京語的語句來寫,六年的寒風冰雪,並沒有白受!

可是他在北平期間,可能就是被傳染肺結核的潛藏時期,假設他由同鄉李慶 炳先生得到肺結核,那麼這個肺結核,幾乎改變他的一生;不但如此,長子鐵民後來因為脊柱結核(TB Spine),胸廓變形、脊髓神經受到壓迫而殘障,硬把一個大漢子,矮了一截;前些時候老太太(台妹),因為不明熱,住進高雄榮總,查了半天,最後查出的病因,竟然也是脊柱結核(TB Spine)…. ,想想看,如果北平與肺結核有關的話,那該多不值得!不過話說回來,那個年代,營養不良、生計勞苦,又加上過度聚居生活,….凡此種種,都是孕育結核病的溫床,要得肺結核,除了北京,到處都有機會,到處都有可能!

「原鄉人」來台建立的政權,政策上配合的「反共文學」,其所塑造的文學創作環境,對鍾理和而言,恰好是一種傷殘,不管他的作品是歸類在「本土文學」、「民族文學」、「平民文學」、「庶民文學」、「寫實文學」….,可以說,叫好不叫座,精確地說,沒那個市場!也正因為忠實呈現基層的缺失,甚至於與政策相悖,沒有人敢用,不過他寫寫餵豬、餵雞、餵鴨、販夫走卒…的小故事,倒也沒沾上白色恐怖…,而讓人覺得諷刺的是「笠山農場」,得到的中華文藝獎,就是層峰政策性的單位與機器,也許弄到最後,「反共八股」倒盡所有的胃口,反而喜歡鍾理和可口清新的小菜吧?!

鍾理和終究沒有回到他真正的「原鄉」--廣東梅縣,「原鄉」到底對他的意義如何?我們實在仍有相當模糊不清的地方,說不定他本人也正如此!

[原鄉人]

鍾肇政寫了一本書叫「原鄉人」,電影「原鄉人」就是根據這個腳本,加以修飾、改編拍攝完成的。

但是鍾理和自己也寫了一篇「原鄉人」,內容不是寫他自己,而是描寫村子裡來了一個「原鄉人」,這位老兄眼睛不好,卻又特別喜歡吃狗肉,待宰的小狗被綁在柱子上,「原鄉人」輪起棍子就打,他老兄眼睛不靈光,無法擊中要害,小狗繞著柱子狂吠,說時慢那時快,幾棒又下去了,旁觀的小孩,個個握拳摒息,心臟跟著亂跳,眼珠都要爆出來,「原鄉人」幾個密集安打,終於有一棒打在頭部天頂,小狗一個踉傖,前腳跪地,想叫卻叫不出來,此時腹部又大、又快地起伏著,小狗想站起來,眼睛不好的「原鄉人」,這下可準,正中鼻樑,鮮血馬上由小狗的鼻孔噴出,瞬間地上一灘,「原鄉人」乘勝追擊,小狗的掙扎愈來愈小,腹部起伏則愈來愈大,……..在還沒斷氣前,鍾理和的堂哥,及時夾著他的頭,把他拖開…

如果你想看鍾理和的作品,六本全集還沒翻,就頭暈的話,筆者推薦你看這篇原版的「原鄉人」,它僅僅14頁以及另一篇也是短短的「假黎婆」,看完後,你必然同意:鍾理和文章的細膩、精雕細琢,與寫情寫物,即使是微不足道的芝麻小事,其深刻感人一樣濃厚!

[假黎婆]

「假黎婆」是一篇像散文、又像小說的文體,它收在「鍾理和全集」第一集第一篇,筆者強力推薦,大家有空找來看看,它很短,兩三下就可以看完。筆者第一次看完,只有一個意念:我希望文中所述,完全真實,沒有一點虛假,因為意境太完美了。我問過鍾鐵民先生有關鍾理和的許多問題,唯獨我不問「假黎婆」,我真的怕答案有變!

「假黎婆」的「假黎」,用字有商榷之處,「假黎婆」推想是音譯,與台語「加禮gale」相似,它指的是原住民,至於正確的用字,有些台文、台語的學者,認為就是「傀儡」,並舉證因為原住民善於雕刻人像--「傀儡木偶」、圖騰…等等,所以就稱原住民為「傀儡gale」,我小時候所聽,上山打「傀儡」,就是指日據徵調民兵,前往阿里山爭討原住民…. ,「傀儡山」就是「阿里山」….。

「假黎婆」一文中的「假黎婆」=「加禮gale婆br」,就是面部刺青的原住民,她是鍾理和的祖母,精確地說,她是祖母去世後,祖父續弦、再娶的「繼祖母」、「小祖母」,鍾理和生動地描寫,這位原住民祖母,如何地疼愛他、如何刻苦耐勞、主持正義、不徇私、不苟且、威嚴而又慈祥,….描述生動,情意溢於言辭,相信看完,你會感動不已,寧可信其真!

鍾理和的文章就是這樣,人物並非薛仁貴、秦叔寶之類的赫赫人物,也非征東征西、玄武門之變的大場面,他寫的,都是他周遭的小人物,以及他們生活的點滴,他直接反應這些庶民的平實生活,簡單的說,他是一位黑白片攝影師,把所見、所聞,忠實的記錄下來,不加以彩繪、渲染,他作品的可貴,在於忠誠!他的小說結構裡固然有不少虛構,但那是大綱中,人物、時空的故意錯亂,如果解剖其人物、行為,與故事情節,幾乎完全符合當時的狀況,由最早的「夾竹桃」,直到得到中華文藝獎的「笠山農場」…,均是寫實的作品,也許因為太寫實了,直接反應基層社會的種種問題,這對政府施政,可能是負面的報導,或與政策相抵觸的東西,報章、雜誌藝文副刊的主編,有所顧忌,何況當時以「反共文學」為主流的前提下,即使有人慧眼識英雄,也只好割愛!後來他偶而在聯合報副刊發表的一些文章,是因為時代已經改變,「反共八股」吃多了,難免膩口,加上林海音女士,與他背景類似,惺惺相惜,另外鍾肇政先生的推薦自然也有關,不過他最在意的「笠山農場」長篇小說,雖然得了獎,卻無緣刊登、出版,讓他少了稿費,一直到他垂危之際,仍然念念不忘,可嘆在他生前,還是無法看到「笠山農場」的出版,他生前唯一的出版品「夾竹桃」,本篇印出來才51頁而已!

[夾竹桃]

「夾竹桃」是鍾理和一生中唯一出版的文集,它是在北平的時候刊印的,說起來有點可憐,加上其他三篇,薄薄的一本「夾竹桃」,而本篇全文才51頁(99-149),收於新版全集第二集中。「夾竹桃」與林海音「城南舊事」有相似之處,寫的都是「故都春夢」!

春夏之交,北京開始暖和,有十六間屋房的大雜院,分成前中後三進,而二房東劭太太,則當起總管。她在院埕中,種了不少盆栽,唯獨夾竹桃最為茂盛,花朵也最為豔麗;而秋天來臨時,夾竹桃的最後一片黃葉,也就默默地飄落下來。「夾竹桃」是院子中的盆栽,它見證了在這裡生活,形形色色的小市民!

鍾理和慣用他的「點陣法」來描述,讓人印象深刻。所謂「點陣法」是筆者的說詞,就像盲人閱讀的刺點浮字,更像湘繡一針一線,以極高的dpi(單位點數)來表現,它像一個精雕細琢的作品,一刀一斧,慢工細活,寫情、寫景、寫意,無形中、無意間,卻已塑造出一個高傳真的、靜態動態的影音再現!

鍾理和對於事物的描述,常不直接加上評論或者總結,他習慣於一點一滴,由多種角度來描述,就像拿著相機,由四面八方拍照,然後把這些照片讓你自己看,自己判斷。其實他在意念方面,總是留給讀者相當大的想像空間,希望你自行架構,自行現場重建,這也許是他文章最迷人的地方,他寫「夾竹桃」短篇小說如此,他寫「假黎婆」半散文、半小說的文體亦如此!

在「夾竹桃」裡,鍾理和使用平直「點陣法」,反覆補充說明的方式,像油畫般來架構凸顯,像湘繡一針一線,一前一後,刺出顯影住在這大雜院中每一家、每一個個體的特質,而在形形色色不同特質中,又歸納出異曲同工之妙:那就是為了生活,人們是如何卑微、自私與無情,像動物般的求生、適應、繁殖,在衣食溫飽、仁義道德間掙紮,那是人性的墮落與光輝,善與惡,還有隨著時代而有不同意涵規範的道德標準…..。「夾竹桃」小說中的人物很多,刻劃入微為其特色,他對南屋老太太,由尚可的生活,最後淪為乞丐的故事,歷歷如繪,你不但聽到求乞的聲音,又看到老人家落寞的影像,簡直就像放電影給你看一樣!

讀完「夾竹桃」一文,內心有感,試賦台語新詩一首:

                           故都春夢

台語新詩創作 (18)    陳國群 醫師   2003.8.18.(一) 

故都春夢  夢中行gian
一路行gian佫gau笠山兮e山坪 pian          佫=到
阮兮e記憶囥kn佇di遐 hia        囥=放  遐=那邊
茫茫兮e霧bu
黯淡兮e月影yian
離家千里遠  走揣tsue阮爹娘lian


形形色色兮e儂lang
做陣tsun做陣兮e喊聲sian
來來去去  佮ga生活來相拼pia n
他鄉漂泊兮e鳥niau(jiau)
故都夢醒心驚焚hia n
富貴佮ga貧賤  敢是天註定dian

[登大武山記 大武山之歌]

「登大武山記」是一篇記述文,描寫1936年,他與表兄以及登山隊總共21人,花了四天,同登大武山的寶貴經驗,兒時的大武山,就在他家後面(高樹等地可以遠眺大武山) ,台灣田園作家陳學志就說過:從他住的屏東縣新埤鄉來看大武山,是最佳的角度,那西面像切豆腐樣,垂直數百公尺的斷涯,天晴的時候,幾乎看得一清二楚。

兒時的大武山,很高、很遠,終年隱身雲霧之間,要在天氣晴朗時,偶而驚鴻一瞥,對於大武山,則充滿各種傳說,成千上萬的樹蛙,落在身上,會把全身的血一下子吸光,是他印象最深刻的,對於傳說,有憧憬、也有畏懼,而當他有機會親身登臨時,其興奮之情,是可以體會的。文中所說大武與乳姑,應為北大武與南大武;還有他所記載北大武的高度與現今資料有異

北大武山 海拔 3090公尺

南大武山 海拔 2841公尺

當他攀援登上北大武山時,過去的種種傳說、杜撰,不攻自破,但他除了樹蛙以外,還是希望傳說依然成立,畢竟幻想總是朦朧美的,而現實總是苛刻無情的!

我前幾天寫過一首有關大武山的台語新詩---「北大武山」,現在再把這篇遊記,濃縮成另一首「大武山傳奇」,台文漢文對照:


		大武山傳奇

台語新詩創作 (17)    陳國群 醫師   2003.8.18.(一)

樹蛙人過落滿身
大武乳姑誰先登
湖水春暖鴨先知
佩刀閃閃睡中眠

面巾除盡山海明
排灣勇士跤步輕
絕璧飛瀑白雲裡
松濤成嘯陣陣鳴

另譯成漢文文體如下
大武山傳奇(2)
新詩創作      陳國群 醫師   2003.8.18.(一)

樹蛙人過落滿身
大武乳姑比千仞
湖水春暖鴨先知
佩刀霍霍伴睡眠

面紗除盡山海明
排灣勇士腳步輕
絕璧飛瀑白雲裡
松濤成嘯陣陣鳴
「大武山之歌」是一篇與「登大武山記」完全不一樣的內容,這是鍾理和嘗試「大河」的作品,所謂大河之作,好像一條大河流:分成上游、中游、下游,它是一個龐大小說系列,涉及家族三代或三代以上,例如描寫黑人的「根」、李喬的「寒夜三部曲」、東方白的「浪淘沙」、吳豐秋的「後山日先照」…等等。「大武山之歌」的大綱,幾乎已經架構完成,可是鍾理和知道他的健康情況,勢必無法完成,在垂喪之餘,只好寄望好友鍾肇政,鍾肇政後來另起爐灶,寫出「台灣人三部曲」,內容雖然有異,也算替摯友代打成功!

[南北二和]

日治時代,彰化方面的文豪、詩人、醫生賴和(1894.5.28.~1943.1.31.)他那視病猶親,為弱勢團體「嗆聲」,為提昇全民文化而努力,為同胞不平等待遇而抗爭,…..在在不遺餘力,他是中部一股積極正向力量,他的文采、他的文學造就,一直備受敬重,他可說是「台灣新文學之父」。

而在美濃的鍾理和(1915.12.15.~1960.8.4.) ,則在文學的園地上,以血淚耕耘,他的筆,忠實地記下鄉村生活的點點滴滴,他的筆,沈澱了農民、小老百姓的「純真」。雖然他們兩位的創作內容,有所差異,表現強弱亦有所別,但都是「本土作家」,都是「新文學運動」的倡導者、擁護者與實行者,他們兩位也都是客籍,一個在中部,一個在南部,一前一後,點燃「台灣文學」的火把,在「台灣文學」的傳承上,南北兩大文豪,意義同等重大,他們兩位的名字,都有一個「和」字,所以可以稱為「南北兩和」。

「南北兩和」是台灣文學的寶庫,如今彰化「賴和紀念館」、「八卦山文學步道」;美濃「鍾理和紀念館」、「台灣文學步道」相繼成立,相互輝映,兩處永遠叫人感懷,它將繼續激勵、領航後繼「台灣文學」創作者,推向世界級的境界!

[參考資料]

1. 磺溪的文學巨擘  賴和   陳國群撰文  待發表
2. 台灣文學與時代精神-賴和研究論集   林瑞明  允晨文化  1993.8.
3. 台灣文學的本土觀察  林瑞明  允晨文化  1996.7.
4. 台灣文學的歷史考察  林瑞明  允晨文化  1996.7.

[南北二鍾]

鍾肇政先生是出生於桃園龍潭,活躍於北部的「本土作家」,與之相應的是,出身高樹,後來遷往美濃尖山的鍾理和,因為兩位都姓鍾,兩位都是客籍,都是寫實派的鄉土作家,諸多的雷同,因此被稱「南北二鍾」。

他們相互間,則是惺惺相惜,常常書信往返,討論文藝創作的理念與心得等等,書信之多,居然可以集結成「台灣文學兩鍾書」一書,這是後來任職清華大學的錢鴻鈞先生所編彙而成的,全書厚達413頁。

其實這兩位好友的交往,是相當、相當奇特的,在鍾理和的生前,他們兩位一南一北,並未見過面,後來鍾理和以46歲英年病逝(1960) ,鍾肇政聞此耗訊,漏夜由北部南下,一進門,竟忍不住嚎啕大哭,在旁的親屬,也都陪他落淚!一生的朋友,一輩子的交情,竟然落得如此場面!「台灣文學兩鍾書」是代表一種相當特別的知音相惜與友情的可貴,一種超然,互無所求的精神昇華!

[參考資料]

台灣文學兩鍾書 鍾理和 鍾肇政著 錢鴻鈞編 草根 1998.2.

[本土文學論戰與鍾理和的退稿]

大規模的「本土文學」論戰前後三次,可以說「金光強強滾、烏魚炒米粉」,戰得「天昏地暗、日月無光」。

第一次 (~1930) 鍾理和時年 15歲,前往笠山農場前,還未開始寫作 ,此時涉世尚不深,當時是日據時代,有一位叫黃石輝的,他首先倡導鄉土文學,他的理由是「頭戴台灣天,腳踏台灣地,喙講台灣話,當然可以用台灣話來寫文章,記下台灣的人事物!另外一位郭秋生的,也相應合,此次論戰,約持續一年,推理鍾理和應不至於參與。

第二次 (1947-1949) 鍾理和時年 32歲,他在台北松山療養院養病,當時是終戰(1945)後不久,國民黨政府的統治時期,一切為反攻,反攻八股成為主流,此次本土文學論戰的戰場,在新生報「橋」副刊,由副刊主編史習枚(歌雷)提出,論戰前後持續約四個月,結論是沒有結論:「本土文學」、「台灣文學」是一種方言文學嗎?台灣文學是不是中國文學的一部份?爭論的結果,反而是一團迷霧,我想鍾理和那時病況不輕,應該置身度外才是。

第三次 (1976-1977) 鍾理和已過世16年,當然不克參加,那時因為1970年發生釣魚台事件,1971年台灣退出聯合國,連連外交上,不斷的挫折與斷羽,於是激發全民的民族意識,大家共識到:別人總是靠不住的,唯有自立更生,自我奮發圖強,才是辦法!於是本土性,自我的東西,再次被重視,其中包括「本土文學」,葉石濤先生的台灣鄉土文學史導論中,認為「台灣文學」是應以台灣的觀點立場、經驗,來透視整個世界的作品,…..不說沒事,說了反而有事,國民黨政府運作黨的機器,召集黨、政、軍、救國團、文藝界,舉行第二次全國文藝會議,定義「鄉土文學」是一種類似毛澤東所說的「工農兵文學」,「鄉土文學」是什麼?是台灣的鄉土?還是中國的鄉土?台灣鄉土文學是本土文學,台灣的中國文學?還是中國的邊疆文學?地方文學?…….報章、雜誌、媒體,異口同聲,建議要修改當前文藝政策,發揮文學創作功能,加強心理建設,特別要提高警覺,務必粉碎敵人進行的統戰陰謀,全國同胞,務必團結一致,提倡人性化、自由化,以期打擊奴隸與唯物階級,並且一定要加強對匪防範…..

一個簡簡單單的「本土文學」,一路演義下去,竟然出現「保密防諜」等等「天女散花」、「牽亡兼捉狂」、「乞丐撞墓壙」、「好人聽了會神經病」、「死人聽了會跳起來」、「瘋狗聽了會氣死」….等等,不知所云的「杜鵑窩狂想曲」!

我以前百思不解:鍾理和的作品,如果是優秀的,那麼他為什麼是一個「退稿專家」?如今我看了這些史料以後,豁然開朗,心中疑惑,一掃而光!

[鍾鐵民繼承父志的意義]

對於作家,最大的傷殘是作品得不到共鳴,得不到掌聲,甚至於沒有機會,讓讀者去讀,鍾理和優秀的文學作品,儘管我們今日看來,你大可用「民間文學」、「本土文學」…等等來形容它、瞭解它,但作品一旦沒有機會發表,久而久之,它的打擊力是累積的、致命的,能夠像鍾理和這樣,一直寫下去,不計成敗的,誠屬少數!他在北平時一直寫,回到尖山養病期間,也一直寫,抱病、拼命地寫,如果以「投資報酬」的眼光來看,老早就該收攤了,鍾理和也是人,他再堅毅,也有軟弱的時候,台妹做苦工,一雙手長著厚厚的繭,她到山裡扛木頭,被林物局員警追捕,他喪子、他病痛咳嗽咳血、他無法擔當生計、他的稿件賣不到錢、他幾乎喪失男性的尊嚴…..,「煮字療飢」,問題是有字無法煮,再多的文稿,也換不了錢!

「笠山農場」是一本長篇小說,單獨印出來就是厚厚的一本,那是他在貧病間最大的作品了,你可想像,寫作一部「笠山農場」,他要咳多少痰?咳多少血?這部嘔心泣血之作,雖然得了中華文藝獎,卻沒有得到刊登與稿費,他有多篇文章,寄到香港去,也一樣找不到市場,後來聯合報副刊,偶而刊登他的一些短文,所得的稿費,最大的用意是精神鼓舞而已,而不能當作經濟的來源,他的稿費,對生活而言,是遠水不救近火,畫餅充飢罷了!

也因此,他在病危時,特別交代鐵民,務必把剩餘未完成的稿件、日記、雜記…等,統統燒掉,並且告誡他,以後絕對不要重蹈舊轍,他以一生坎坷來警示;他以血淚來苦勸,鐵民以後做什麼都可以,就是不能走文學創作這條路!

鍾理和的立場一點都沒錯,錯的是「時序不對」,說清楚,那叫「生不逢辰」,假設鍾理和晚個二、三十年,他的聲名,準是天壤之別!

鍾鐵民先生實在有違父命,他畢業於國立師範大學中國文學系,擔任旗美高中的國文老師,他不斷的文學創作,寫作、寫作….. ,他大逆不道,他嚴重違抗父命…. ,這在為父的鍾理和,是否要暴跳如雷?!

如今鍾鐵民的文學成就,已是有目共睹,他更在1994年,父親逝世後34年,得到有「台灣文學」諾貝爾獎之稱的「賴和文學獎」!我們實在要為鍾理和先生高興與驕傲,這叫做「絕地大反攻」、「敗部復活」,這是一場所向披靡的「復仇行動」;鍾鐵民的女兒,畢業於彰化師範大學國文研究所,更是一棒接一棒,好像接力賽一樣,雖然鍾理和這一棒摔倒在地,可是後來居上,一時的失落,不能說「全盤皆輸」!筆者相信,鍾鐵民的抉擇,與他父親當年對命運的抉擇一樣,完全出於「至誠」,俗語說「心誠則靈」,文學並不是一條走不通的路,「山高無坦途」,任何的科門、學問,任何的藝術、創作,都要付出相當代價的,「十年寒窗無人問」,比比皆是,如果每樣事情都是斤兩計較,「功利掛帥」,許多事情,實在做不下去,更不要說成就一番了!

誠如鍾鐵民先生,在賴和文學獎得獎感言中所說,像他自己已經由艱苦中走過來了,給不給獎,已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些在極端孤寂、脆弱、無助,而又一再面臨無情摧殘的創作者,人們的掌聲,人們的鼓勵何在?那些人渴望的,僅僅是,些許的溫暖與奧援!這些人相信大有人在,可惜我們不知道他在那裡….。筆者認為鍾理和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

藝術家、文學創作者,先天而言,都是屬於感官比較敏銳的族群,他們的先知先覺、他們的創見、他們的所思所懷,常常超越社會的共識,因此常與社會大眾格格不入,甚至於一般人,會把他們視同「怪物」,甚至以「捉狂」分類之。據說梵谷生前只賣出一張畫,我想它的賣價,與日後「蘇富比」的拍賣價,必然是天壤之別。自古文人多寂寞!問題都出在「社會的評價」。反之,如果要填飽肚子,要取悅讀者,兼顧廣大的社會群眾的市場,繼而,言非所衷、杜撰造假、妖言惑眾、危言聳聽……..,不一而足,試問其作品的價值何在?

[鍾理和文學創作的意義]

鍾理和的文學創作量並不多,因為他46歲就過世了;但從另一個觀點而言,他的創作量,是相當驚人的,特別是他在尖山養病的那段日子,讓我們無法想像,一面咳嗽,一面咳血,以傷殘之軀,竟然能夠寫那麼多,這與客家勤奮的特質有關,他不但不認輸,而且還有更遠大的計畫,他寫「大武山登山記」,但並不因而滿足,他更擬定「大武山之歌」,天啊!那是「大河」小說的架勢,那是另版的「根」、李喬的「寒夜三部曲---寒夜、荒村、孤燈」、鍾肇政的「台灣人三部曲-沈淪、滄溟行、插天山之歌」、東方白的「浪淘沙」…,後來他自知心命不從,只好把這個計畫,告訴他的好友鍾肇政先生,雖然內容旨趣互異,鍾肇政倒也替他代打完成了「台灣人三部曲」。天若假以時日,相信鍾理和會創造出更多、更大的作品。

鍾理和的文學創作,到底帶來什麼影響?很顯然地,它的意義是「本土文學」、「台灣文學」的抬頭。「台灣文學」淵遠流長,上自沈光文、郁永河.. ,日治時代,則以賴和、楊逵..等為代表,日治末期、戰後,則因為語文、政治因素,形成嚴重的斷層,鍾理和、鍾肇政、吳濁流、李喬、東方白、葉石濤、鄭清文…等人,是彌補、銜接時代,不可或缺的作家!

如此而言,「鍾理和紀念館」旁的「台灣文學步道」,就是一部起承轉合的 「台灣文學發展史」,「鍾理和紀念館」與「台灣文學步道」,兩者已經緊密地化成一體,它已經是銜接過去「台灣文學」力量的一座橋樑!

「本土文學」需要灌溉的園地仍多,而各族群,也似乎更能發揮其獨特母語,來寫詩、為文,相信日後,會開出更為豔麗的花朵,它不但不是分歧、分化,而是像花圃中,因為有了各種五彩顏色、各種繁茂、不同型態的花朵,相互競豔,而更加充實與豐富!

鍾理和並非狹義的鍾理和,鍾理和的文學作品並不孤單;他的創作與努力也沒有白費,鍾理和一個平凡的作家,但是他文學創作的意義與精神,是非凡的!它已經匯入「台灣文學」的主流,它將帶領新生的一代,邁向更為深遠的里程碑,打造出更為亮麗的成績!

凡事不用太悲觀,誠如:
裴老說:「冬天過去,雪總要融化的!」
不!應該更為積極:
陳炳伯說:「汗水滴到田裡,總會長出稻子!」
我們更加相信:
「種子落下,有朝一日,它必將開花結果!」



[2003.8.18.一  文稿三日內完成 ]
「附錄一」
[鍾理和家族]
父  鍾鎮榮  (~1943.8.31)
母  劉水妹  (~1957.9.15.)
兄弟
姊妹
本人  鍾理和  1915.12.15.~1960.8.4.  出生於屏東縣高樹鄉  逝世於美濃尖山
妻    鍾台妹   出生於竹頭庄(今廣興里)
長子  鍾鐵民   1941.1.15.出生於瀋陽
[長女]  歿      1944.9.9.出生於北平 甫一周而逝
次子  鍾立民  1946.7.3.~.1954.2.14. 出生於內埔  逝世於美濃尖山  活了九歲
長女  鍾鐵英   1951.7.19. 出生於美濃尖山
三子  鍾鐵均   1955.5.  出生於美濃尖山
次女  鍾鐵華   1958.7.  出生於美濃尖山


「附錄二」
[鍾理和重要年表]
1915  12月15日  出生於日治屏東郡高樹庄大路關(今屏東縣高樹鄉廣興村)
1932  時年 18歲  協助父親經營「笠山農場--尖山農場」--今美濃鎮廣林村尖山,
朝元禪寺旁。認識大他幾歲的同姓女工 鍾台妹 
1938  時年 24歲  隻身前往瀋陽
1940  時年 26歲  帶台妹前往瀋陽  在瀋陽住一年左右
1941  時年 27歲  日本長子鍾鐵民出生於瀋陽  
夏天遷居北平 後來在北京住五年左右 出版「夾竹桃」小說
1946  時年 32歲  由北京回台 後來十五年間 曾往內埔教書  
此後大多住於美濃尖山 
1946  時年 32歲  次子鍾立民出生於內埔
1947  時年 33歲  二二八事件    入台大醫院診治  
二月二十八日,三月一日,三月二日,日記記載二二八之所見所聞
入松山療養院 前後三年(1947.12.27.~1950.10.21.)治療肺癆 曾接受手術胸廓整形術 取掉六根肋骨 讓肺葉蹋陷的姑息療法
1954  時年 40歲  次子鍾立民夭折
1956  時年 42歲   「笠山農場」獲中華文藝獎 獎金  但文稿未刊登
1960  時年 46歲   8月4日病逝
1976  逝世後16年  張良澤編輯之「鍾理和全集」出版  遠行 遠景發行
刪去敏感章節與內容
1979.6. 逝世後19年  由林海音、鍾肇政、葉石濤、鄭清文、李喬、張良澤等
六人發起籌建「鍾理和紀念館」
電影「原鄉人」在美濃首映 免費招待鄉民親友
1980.8.4. 逝世後20年    「鍾理和紀念館」破土
1983  逝世後23年  「鍾理和紀念館」 啟用
1994  逝世後34年  鍾鐵民獲 第三屆(1994)賴和文學獎
1996  逝世後36年  葉石濤、陳千武、鍾鐵民、曾貴海、鄭炯明、彭瑞金、
吳錦發、瓦歷斯 諾幹、等人倡導興建「台灣文學步道」
1997~   逝世後37年  在「鍾理和紀念館」旁另闢「台灣文學步道」
勒石銘刻35位台灣作家佳句金言 上起沈光文,下至賴和、王昶雄、楊逵…等
1997	  逝世後37年  「鍾理和全集」出版 財團法人鍾理和文教基金會 發行  
春暉出版社 印行
[參考資料]

鍾理和自我介紹、自傳、生平與著作刊登年表,收錄於「鍾理和全集」第6集書末

「附錄三」

[沒有投稿卻有稿費]

中華民國內分泌學會的秘書李小姐,有一天打電話給我,說我投的稿,已經刊登出來了,我有點驚愕說,我並沒有投稿啊!李小姐說『乘在歌聲的翅膀──聆聽奇美曼陀鈴樂團演奏有感』,『卑南音樂鬥士林豪勳』那兩篇文章不是你寫的媽?我說:「是我寫的沒錯」,可是我並沒有投稿!那怎麼辦呢?我說:登都登出來了,只好領稿費。

記得鍾鐵民先生回憶小時候,常拿印章到郵局去領父親(鍾理和)的退稿,因為那時的報章雜誌,要的是一些歌功頌德,反共八股之類的文章,至於你家的豬母生了一場病,這些雞毛蒜皮的事是不感興趣的。 相對於鍾理和先生,我是多麼地幸運,居然沒有投稿,就領到了稿費,所以 我當機立斷做了一個決定:將稿費2000元購置「鍾理和全集」,雖然以前電話中,鍾鐵民先生曾經答應送我一套! [2000.8.15.二]

「附錄四」

[美濃文學之旅]

有一次院長李醫師說要辦旅遊,要我帶隊,我馬上建議去美濃,重點是參觀鍾理和紀念館,那一次,大家玩得很高興,也覺得很充實。我在鐵民兄的院子裡,第一次認識成大林瑞明教授、一位不太會講會國語,但聽得懂國語的日本學者、還有一位不太熟的客人、鐵民嫂,我們五六個人,在午後樹蔭下,隨便的談、盡心的說,一時興來,我也得意忘形,班門弄斧地大談文學、歷史,其實那是我跟鐵民兄,第一次較為親近的對話,以前都是在紀念館,匆匆忙忙擦身而過,記得三次雅玲的小妹妹的催促,我們才依依不捨的離開鍾理和紀念館。那一次我還帶大家參觀東門窯、東門樓、中正湖、湖邊紙傘製作…,並且吃最具特色的美濃粄條、滷豬腳、高麗菜封…. ,揮別「約克夏的黃昏」,踏著夕陽滿地金黃的碎片,我們離開了「笠山農場」,尖尖、不大、不高的可愛山丘,實際的地名叫尖山的地方,那是書中男女主角定情之所在,我們沿著山腳下、山邊,慢慢的開,慢慢的走,右側後退的背景,是那圓禿禿的月光山,應該有名字、而我們又不知名的美濃山脈,我告訴大家,翻過美濃山的北邊,就是「杉林鄉」,真的,翻過去就到了,但我們翻不過去,如果要去「杉林」、「甲仙」,要退回「旗山」,再由「旗山」前進,政府計畫打穿月光山,建造一條隧道,直通「杉林」,但不知何年何月?當我們又經過極像三角旗幟的旗尾山時,我打斷大家的歌唱,再一次強調「旗山」,原名「蕃薯寮」,它更早則叫「羅漢外門」,而「羅漢內門」指的就是現在的內門,之所以稱「旗山」,是因為這幾座「旗尾山」而得名的,下次有機會再帶各位看台灣老街之一「蕃薯寮」…。等我這個內科主任講完,大家拍手,過不久,護士小姐們又忙著唱歌,一首接一首唱個沒完,回家途中,整部中型遊覽車,洋溢著「好樂迪-錢櫃KaraOK」包廂的氣氛。

那是好幾年前的事,如今月光山隧道,居然完成了,有時我去「杉林」、「甲仙」、「寶來」、「南橫」…,我會故意由美濃進入,我喜歡穿行月光山---美濃最高的山(?),經過隧道,豁然開朗,看到另一片山野田園的驚喜!

「附錄五」

[台語新詩創作  笠山農場]
笠山農場
台語新詩創作 (16)    陳國群 醫師

奉天北京六年間gang
風雪孤單度艱難lang
小說一本來出版bang
欲揣tsue原鄉迨due一村tsuang
貧賤夫妻寒夜伴puan
鐵民阮囝阮心肝guang


一塊木板做桌面min
大地遂sua來做書房bang
伊去剉tr柴伊去田tsang
伊去飼tsi豬無打扮bang
阮是一心來創作tsou
文章退回無怨嘆tang


台妹為我來煮飯brn
一煮煮過二十冬dang
上tsiun山落海心無怨uang
「笠山農場」阮兮e夢mang
軟跤Kah軟手勿會be討賺tang
可憐阮是「原鄉儂」lang

[2003.8.18.-]
[圖  笠山農場   + 詩句 ]  [略]


「附錄六」
[新詩創作  原鄉人]
原鄉人

奉天遠在北大荒 
風雪孤單度艱難
小說一本來出版
欲尋原鄉在何方
貧賤夫妻寒夜伴
鐵民我兒我心肝


一塊木板做桌面
大地遂來做書房
她去砍柴洗衣裳
養豬犁地田裡忙
我則一心來創作
稿件退回又何妨


台妹為我來做飯
一做做過二十年
上山下海無怨悔
「笠山農場」文學願
一生坎坷但問天
誰來可憐「原鄉人」
--陳國群   2003.8.---


[圖  笠山農場   + 詩句 ]  [略]



[2003.8.18.一  文稿三日內完成 ]
[參考資料]

1. 大地地理雜誌  期 2002.8.1. 陸傳傑  追尋鍾理和的文學足跡  P.66-87.
2. 臺灣文學兩鍾書  鍾肇政 鍾理和 著  錢鴻鈞編   草根  1998.2.
3. 原鄉人  鍾肇政著   鍾理和文教基金會  1993.10.
4. 鍾理和全集  張良澤編  遠行 遠景  1976
5. 鍾理和全集  鍾理和文教基金會  春暉出版社  1997.10.
第一集  短篇小說  17篇---假黎婆  菸樓 同姓之婚[女主角平妹]  野茫茫  雨
第二集  短篇小說  11 篇-大武山登山記  夾竹桃 原鄉人 薄芒
第三集  短篇小說 散文 未完成稿---竹頭庄
第四集  笠山農場---女主角 劉淑華
第五集  日記
第六集  書簡 雜記-鍾肇政 廖清秀 自傳 生平年表  作品評論
6. 鍾理和紀念館   1983年8月 落成
7. 台灣文學步道   1997年建造完成
8. 鍾理和文教基金會   1989年成立
9. 台灣文學步道   彭瑞金著  高雄縣立文化中心  1998.7.
10.鍾理和紀念館暨文學步道解說手冊   鍾理和文教基金會  2001.11.
11.美濃愛鄉協進會  1994年成立
12. 電影 原鄉人  李行導演  秦漢 林鳳嬌主演  中影公司 1979.6.
13. 原鄉人  電影主題曲    湯尼 曲   莊奴 詞 湯尼 曲
古雅台語人  http://staff.whsh.tc.edu.tw/~huanyin/index.php
鄧麗君唱  http://staff.whsh.tc.edu.tw/~huanyin/home_people.php
我張開一雙翅膀  背默著一個希望 
飛過那陌生人的城池  去到我嚮往的地方 
在曠野中我嗅到芬芳  從泥土裡我攝取營養 
為了吐絲蠶兒要吃桑葉 
為了播種花兒要開放 
我走過叢林山崗  也走過白雲茫茫 
看到了山川的風貌 
也聽到大地在成長
14. 美濃 鍾理和 原鄉風景   趙莒玲 著  貓頭鷹  
15. 高雄縣美濃客家文物館    2001.4.28.開館
16.
賴和文教基金會
http://home.kimo.com.tw/laiho528/   
http://laiho.mit.com.tw/[此網站即將作廢]
賴和介紹 年表  http://laiho.mit.com.tw/Laiho_Info.htm
e mail: lai0ho@ms12.hinet.net 
彰化市中正路242號4樓  500
Tel:04-724-1664  Fax:04-727-1412  張綵芳 小姐
郵局帳號   戶名::財團法人賴和文教基金會
17. 磺溪一完人  賴和先生百年紀念文集 磺溪文化學會策畫  
李篤恭編 前衛 1994 
18. 尋找臺灣精神  賴和文教基金會
19. 尋找臺灣精神(二)賴和文教基金會  望春風  2002.5.
20. 彰化半線天 康原  紅樹林文化 2003. [康原=康丁源 曾任賴和紀念館館長]
21. 八卦山文學步道  往八卦山上至國聲廣播電台
22. 種子落地  臺灣文學評論集  康原編   賴和文教基金會  1996.
23. 種子落地  臺語詩歌專集  康原編   賴和文教基金會  1997.
24. 種子落地  臺灣小說專集  陳萬益 等合著  賴和文教基金會  1998.
25. 種子落地  臺灣散文專集  陳芳明 等合著   賴和文教基金會  1999.
26. 台灣文學與時代精神-賴和研究論集   林瑞明  允晨文化  1993.8.
27. 台灣文學的本土觀察  林瑞明  允晨文化  1996.7.
28. 台灣文學的歷史考察  林瑞明  允晨文化  1996.7.
29. 臺灣百科全書  陳國群 主編  地方篇 臺灣319鄉鎮   高雄縣美濃鎮 
30. 臺灣百科全書  陳國群 主編  條例篇  賴和文學獎
16-08-04-16-14 賴和文學獎
第一屆(1991)    拓拔斯 塔瑪匹瑪(田雅各)   [賴和獎]
第二屆(1993)    楊照(李明駿)
第三屆(1994)    鍾鐵民
第四屆(1995)    舞鶴(陳國城)
第五屆(1996)    王家祥
第六屆(1997)    林雙不(筆名 碧竹 )
第七屆(1998)    李敏勇
第八屆(1999)    路寒袖(王志誠)
第九屆(2000)    彭瑞金
第十屆(2001)    李魁賢
第十一屆(2002)  李 昂
第十二屆(2003)  廖鴻基
第十三屆(2004)  
第十四屆(2005)  
第十五屆(2006)  

31. 磺溪的文學巨擘  賴和   陳國群撰文  待發表


關於疾病、健康、醫療、就診有疑問嗎?
請到篩選過的
台灣醫藥資訊網頁 總索引

您想增加醫藥常識嗎?老醫為您每天選一篇,每週五篇,
一年二百六十篇。
“老醫每日精選一篇”


(Literat) Since Mar. 04, 2003

Olddoc
Since Jan. 24, 2003


(Literat-T) Since Aug. 29, 2003


(chiaushin) Since June 02, 2002

(TMN) Since June 09, 2002

【回台語藝文首頁】【台語天地首頁】 【台灣健康資訊網首頁】 【老醫之家】【回分類索引首頁】